金三喵

占有欲

-崇深。:

来源今天微博上发的一个吃醋梗 昨天一位的小视频


大家可以去品品  xxj闹什么脾气呀!!!




本深一直在复习考试 今天忍不了了T T


磕到头掉了  




最后 希望大家多多刷音源吧><




———————————————————






0.




姜丹尼尔已经单方面宣布和邕圣祐冷战一星期了。




起因说起来不怕别人笑话,就是这次回归的小分队表演。在公司安排下,邕圣祐和李大辉意外组成了新的unit,刚开始作为新Unit拍摄的时候丹尼尔还没有太多不好的小情绪,可能是因为之前都是各忙各的,彼此看不到拍摄内容,舞台准备也不明了,偶尔在空闲的时候姜丹尼尔会在舞台下面某个不引人注目的小角落里偷偷瞄一眼。




1.




不管人气多高,这次回归他们都还是有一些惴惴不安,越接近限定团的结束,未来更看不清方向,每个人都是笑着说没关系,可是如果真的没关系,黄旼炫不用三个月只吃鸡胸肉为了练腹肌,朴志训不用为了丢掉“收藏”形象减肥,赖冠霖很多天没有按时睡觉还在练习生回来之后捧着韩语教材学习……邕圣祐也不用换了发色。




是的了,邕圣祐换了发色。




这也是丹尼尔不开心的事情。他喜欢邕圣祐一头深色,黑发最佳,喜欢什么造型都不做,要有几捋毛发软趴趴的搭在额头那种,配上他的眼睛,就像眼底有星星那样,可能会嘟囔然后说一些别人听不懂只有自己听得懂的话,那种时候丹尼尔会有一个错觉,邕圣祐是他自己的,他可以偷偷把邕圣祐藏起来。




染发的事情丹尼尔不知道。


等到知道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他可恨死那个帮邕圣祐染发的cody了。邕圣祐很好看他一直都知道,要不然怎么能叫邕大卫呢,染了灰色头发的邕圣祐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太好看也太没有真实感了。他似乎都能想到这样漂亮的宝贝儿在阳光下的模样,肯定是好像撒了薄薄金箔片那样发亮,全世界都看到了,他藏不住了。




真的很讨厌。


丹尼尔低下眼睑掩去眼底不明朗的情绪,趁着没人注意,拉着邕圣祐就跑去了厕所。急匆匆关了门朝着略干的嘴唇咬了过去,一手搂着他的腰,就那么细,每天吃那么多也不知道肉都去哪里了,隔着衣服都好像能摸到隐隐约约的背沟,一手抓着他新染的灰发往后扯,让邕圣祐不由自主仰起了头,可能因为刚染完有点伤发质,并不像以前那样软,有些扎手,丹尼尔更不开心了,咬破了他的嘴。




“呀你疯了吗?”可能是因为疼,邕圣祐又囔囔了,是断断续续从嘴巴里发出来的音,微微拉开了和丹尼尔的距离还牵扯出了白色细长的唾液,隐隐约约,挂在他带了血珠的唇瓣上。




“是,我疯了。”




2.




冷战开始是因为X-CON上THE HEAL的表演,邕圣祐抱了李大辉。


在舞台侧边看到这一幕的丹尼尔就差没冲上台了,眉头皱的可以夹死苍蝇。旁边金在奂和朴佑镇见状不好会扯住他拼命和他说话想转移注意力,其实也就很正常的兄弟拥抱而已,但是对于丹尼尔这种独占欲特别强的人来说,心里头泛的醋大概方圆十里都能闻得到,釜山亲故还特别不会说话,“哥淡定点,你不是还背了在奂哥吗?”




哦是了,不说他不生气。


丹尼尔在宿舍叽里咕噜和邕圣祐说了很多次了,他会背金在奂,然后邕圣祐一点表示也没有,只会很温柔说,好的我知道了。


这不对啊,丹尼尔想的是,邕圣祐要不开心,要肉眼可见的不开心,然后不要理他最好,说不想自己背金在奂,这样的剧本才是正确的。




夹在丹尼尔和邕圣祐中间的金在奂听到朴佑镇说的话就差没一脚踹过去了,真的是没有一点眼力见的家伙。




丹尼尔盯着舞台上抱在一起的人,好的,超过5秒没撒手了,他宣布他不想和邕圣祐说话了。




3.




结果是,丹尼尔说他不要和邕圣祐说话,邕圣祐真的没来和他说话。




其实是,可能因为这次小分队的合作,邕圣祐和李大辉的关系突飞猛进,连网上的评论都会说,邕辉看起来真的亲热不少。


亲热你妹啊亲热。


时常练习之余回到宿舍里邕圣祐竟然会跑去李大辉的房间待着,讨论两个人的表演,讨论音乐,感觉收到冷落的丹尼尔加大了吃软糖的个数,朴佑镇路过他们房间门口,都能看到这位哥一个人坐在床上扯着那种大长条的软糖,面露不喜使劲嚼着,仿佛不是软糖是仇人。




还会出现那种都12点了还不回来睡觉,丹尼尔觉得很生气,想了想把自己床上的所有公仔都丢去了上铺,然后在客厅在邕圣祐包里各种地方搜出来的海豹也全部丢了上去,看起来本来就不大的床仿佛没有位置睡人,他留了夜灯,然后使劲往里面缩,留了一半的空间,意图明显。




等到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才会听见开门声,邕圣祐在床前站了很久,然后叹了一口气,但是听起来还不坏,“尼尔啊……”接着听见鞋子的声音,旁边的床有明显凹进去的感觉,丹尼尔觉得好极了。邕圣祐刚躺上去,丹尼尔的手就搂上了腰,收紧了,恰好是鼻子蹭在邕圣祐的耳朵地方,闻到淡淡的沐浴露味道。




大概今晚勉强能做个好梦吧。




4.




Jealous 。嫉妒。




5.




安可宣布一位的时候,丹尼尔习惯性的看向情人的方向,本想若没得到有默契的对视,让自己偷偷看一眼心上人好看的侧脸以慰焦躁的内心也好。结果看到的是什么鬼?




他想抱的人被黄旼炫和朴志训抱着,连赖冠霖的手都可以搭到他的肩摸到他的脸。


这都是什么事?如果是邕圣祐和李大辉拥抱,或者丹尼尔还能说服自己是小分队是小分队,宣传啊宣传。结果竟然是和几个最近和他都很有cp话题度的队友搂抱,不好意思,丹尼尔觉得他忍不了。




丹尼尔咬着后槽牙,已经不知道表情管理这种事情,直接转身走去队伍的另一边,留下金在奂和朴佑镇两两对视,有点尴尬不知道要不要跟着走。松开搂抱的邕圣祐站定自己的位置微微侧身小声的问了问金在奂,“他怎么了?”




金在奂脸颊的肉最近少了很多,皮笑肉不笑扯起了一个定角弧度的笑看着自己的好友,“醋坛翻了。”




6.




邕圣祐叹了口气,觉得现在的小孩子真难哄。




开开心心,应该是开开心心,拿了一位下台,丹尼尔埋着头猛走,也不和队友说话,低气压围绕着他好像台风天随时可以电闪雷鸣,尹智圣偷摸摸和金在奂打了个眼色问自己弟弟怎么了,金在奂耸了耸肩眼睛瞥了瞥自己身后的邕圣祐。




然后就看见后面那人快走了几步拉着前面闷头不吭的大狗狗闪进了旁边的更衣间。




唔,大概今天合照得晚几分钟上传了。




7.




丹尼尔和邕圣祐的个子其实差不多高,但是看起来丹尼尔总会比邕圣祐大很多,可能是因为60cm宽肩。小小的更衣间没开灯,站下两个大男人其实有点挤,邕圣祐把丹尼尔压在了门上,其实看起来更像是邕圣祐主动靠近了他的怀里,“我们尼尔怎么了?不开心吗?”




丹尼尔头撇到一边,说傲娇的时候真的一点也不输别人。或者他过于敏感,邕圣祐的香水味好淡,还夹杂着可能是黄旼炫或者是其他人的香水味,丹尼尔皱了眉头,有点想爆粗。




“小情绪都出来了。”黑暗里邕圣祐凭感觉手抚上丹尼尔的眉心轻轻揉了揉,迟疑了一下,又往前靠了一下,彼此鼻息都能感受到,他轻轻舔了下丹尼尔的嘴唇,“不要不开心了,嗯?”




是邕圣祐的习惯,就像个猫咪一样,每次亲人的时候都会先伸出舌尖舔一舔,吃东西也是这样,很多时候丹尼尔都觉得真色情,像现在这样。




迅速转身把身上的人抵压在门上,邕圣祐被挤压着快呼吸不过来,手在半空中缓了缓才慢慢落下搂上他的颈,感觉到嘴里小阵的血腥味。是的了,丹尼尔每次心情不好接吻都和狗啃一样,好不容易结了血痂的唇可能又破了吧,谁管他呢,开心就好。




“我的。”




微微拉开距离鼻尖却还是抵在一起,刚刚才在舞台表演完一下来就接受了那么热情的亲吻,邕圣祐有些喘不过气来,“嗯?”




“哥是我的,不能给别人抱。”




果然是他可爱的丹尼尔呢,“好。”










end



评论
热度(486)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