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哈德】疤头的媚娃捕获计划

dorolulu:



这两章写的把自己虐到决定顽强的自救煎一个小甜饼o(`ω´ )o


愉快甜蜜的ooc,时间从一年级禁林后开始。




-----------------------------------------------




Draco今天一直都觉得不太对,好像被人一直盯着,但是每次他回头,又什么都没发现。他有些后悔刚刚在图书馆把打瞌睡的Crabbe和Golye赶了回去,看着前面黑漆漆的走廊,他想起了昨晚禁林里那个怪物,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他咽了下口水,两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书包,Draco,你是个Malfoy,Malfoy不怕黑。深吸一口气,咬了咬牙,他快步向着黑暗的地窖深处走去。




“啊——”在转角的地方他被一个突然冲出来的黑影扑倒了,脸朝下被压在冰冷的地上,他拼命的挣扎尖叫:“你….你….不能吃我!我爸爸…..呜呜…..”身上的怪物一点也不为所动,好像一块巨石一样压的他连翻身都不行,他开始感到鼻子泛酸,他很委屈,为什么学校还会有怪物,爸爸说的对,邓布利多就是个老废物!




突然他的袍子被从背后掀了起来,“你——你要干什么——不要——”他惊慌的骨头都软了,瘫在地上紧张的都不敢动弹。难道怪物要真的要吃他?所以先把他扒光,准备用火烤他像故事书里画的那些烧鹅那样?他感到自己的眼睛已经开始湿湿的了,虽然爸爸说Malfoy不可以哭,但是我就快死了,被火烤一定很痛。




“呜呜——不要——不要吃我——呜呜——”他感觉眼泪鼻涕都开始冒出来,把他的小脸弄的湿乎乎的,他一边拿袖子擦脸一边抽抽的颤抖着。突然他感到什么伸进了他衣服里,“啊——”他吓坏了,那好像是只手,带着滚烫的温度,在他的背上四处用力的摸索揉捏。难道是在挑先吃哪块肉?Draco真的绝望了,他才只有11岁,他美好的小王子人生才刚刚开始就要断送在怪物的口中了!




“翅膀在哪?”他听到一个微微有点低沉暗哑但是带着一点稚嫩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什么….唔…..”


“你把翅膀藏哪儿了!快说!”


“什么翅膀….呜呜….”那个声音听上去又凶又野蛮,Draco委屈极了,他要死了,还要被凶,太过分了!他开始用力的大声哭嚎起来,“呜呜——你要吃就快点!我怕疼!呜呜呜——太过分了——呜呜——”




“啊…Malfoy…你怎么哭了…我…我..只是想看看你的翅膀…..”


咦,这个声音怎么有点熟悉,Draco刚刚在惊吓中被冻住的脑子开始慢慢的复苏,还有,他怎么知道我是谁,难道….他用尽全力的用胳膊撑住地面往后一掀,身上的重量终于离开了,他赶快翻身坐起来。


“疤头!”他气急了,原来是这个讨厌的格兰芬多巨怪在吓唬他。昨天被害的一起挨罚还扣了斯莱特林分数,今天又这样来捉弄他,简直欺人太甚!他决定晚上回寝室就给爸爸写猫头鹰!




“Malfoy,我只是想看看你的翅膀..”Potter一边挠着他乱糟糟的黑头发,一边看着他,无辜的就好像在说我想看看你的魔药课笔记。




“你的疤也击穿了你的大脑吗!我是个巫师,什么翅膀不翅膀的,你连说话都不会好好说吗?”




“你是个媚娃,Malfoy。”那双翠绿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好像某种盯上食物的野兽,Draco微微瑟缩了一下。


“你…你别胡说…我是个纯血的巫师!”他的手不自觉的捏紧了自己的袍子,开始慢慢往后退,刚刚吓软的腿好像恢复知觉了,也许他该立刻站起来逃跑。




“昨天马人说的,他说闻到周围有媚娃的味道,可是后来找不到了。昨天后来不在的只有你。”


“你别乱说…我才不是!他撒谎!”Potter开始一步一步向他逼近,他慌张的往后爬去,可是却撞上了墙壁无法再退了。


“马人不会撒谎的!海格说媚娃是会长翅膀的人类,我想看看你的翅膀。”说着他又扑了上来。


“你这个野人!我说没有就没有!”Draco用力的推着扑过来的野人,可是最后还是被对方巨怪一样的蛮力压在了墙角。


“我要去告诉麦格教授!格兰芬多要为你的野蛮行为付出代价!起码200分!”他一边努力扭动着一边喊。


“好啊,Malfoy,正好我们一起问问教授媚娃可不可以和我们一起上学。海格说媚娃是一种神奇生物,不是人类。也许我们之后上课可以参观研究一下你?”




Draco真的害怕了,那双眼睛带着一种不容抗拒的恶意紧紧的盯着他,甚至连那个愚蠢的疤都似乎闪着邪恶的光。他觉得Potter这个野人可能真的会做出这种毫无文明修养的事,然后他也许真的会像那些动物一样被人拴着脖子然后指着身体的各个部分学习和人类不一样的地方。他没想到他来学校还没到一年就暴露了,爸爸每次提到这件事都很严厉的警告他绝不能告诉任何人,所以斯莱特林他的好朋友里也没有一个人知道。没想到却被一个最糟糕的人知道了。




“你…你想怎么样….”他感觉他的袍子快要被他抓破了,好不容易的停住的眼泪又有一点要往外涌。


“给我看看你的翅膀,我不告诉别人。”Potter的手开始扯他的袍子。


“那你保证不告诉任何人?”Draco脸色苍白的咬着嘴唇,忍着眼泪。


“嗯。”那个野人说完已经将他翻了过来,直接拉起他的衣服推到肩膀处,“为什么没有?Malfoy你把翅膀藏到哪里了?”Potter又把他转过来,皱着眉头问。


“我…爸爸说..我还太小,长大了翅膀才会长出来。”Draco觉得愤怒又屈辱,这个该死的疤头真的好像把他当作某种神奇动物一样研究吗。


“那要到什么时候?”说着,野人又伸手在他光滑的背脊上摸着,好像不甘心的要找到翅膀的痕迹。


“我也不知道…爸爸说每个媚娃都不一样,而且本来Malfoy家很久没有显性的媚娃基因发作了,不知道为什么到我就这么倒霉呢…..”他说着又委屈了起来,本来这件事真的可以说是他Draco Malfoy闪闪发光的生命里最不堪的败笔了,现在又被一个野人疤头威胁当成动物一样摸来摸去,他越想越委屈,眼泪不自觉的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啊….你怎么又哭了….我没压着你了呀….摸摸也疼吗…你可真娇气…”Potter看起来困惑又不舍的把手从他身上拿下来。


“又不是我想做个媚娃的!”他愤怒的把衣服拉好,一边哭一边发脾气,“这下你开心了吧!虽然你是个疤头,你还是个人类,而悲惨可怜的Malfoy只是只动物!呜呜…..”




“你不想做媚娃——”Potter看上去吃惊极了,看起来他真的天生智力不太健全,Draco开始觉得心里平衡了一点。“我是说,有翅膀多漂亮啊,我小时候最喜欢在教堂看那些小天使的画像,”说着,野人脸居然有些红,还拿眼睛瞅了Draco一下又立刻挪开了,“嗯..我觉得…你和那些小天使长的挺像的…”




“天使可是神圣生物,是和我们生活在完全不同世界的物种…”Draco翻了个白眼,正要教育没有没文化的野人。




“我也不太懂这些,”野人抓了抓那头乱发,Draco一直怀疑Potter是不是从来不洗头,哪有人类的头发可以那么乱。“我只是觉得你和画上金发,白白胖胖带着翅膀的小孩挺像的….现在你又有翅膀了…”




“嘿!注意你的用词,野人!Malfoy不胖!”Draco愤怒的抗议。


“那有办法让翅膀快点长出来吗?以前我在麻瓜的电视上看过敷小鸡,也许温度高一点会长的快一点?”说着野人Potter已经开始行动,一把把Draco拉进怀里抱住然后两只手按在他背后蝴蝶骨的位置捂着,不时还揉两下,嘴里嘟嘟的不知道叨念着什么。




“放开我,你这个蠢货!”Draco简直无语了,现在他也不生气了,因为他甚至对这个野人的智商产生了一丝丝同情。“我不想长大也不想长出翅膀。”




“为什么!”Potter震惊又沮丧的表情好像被人踢了一脚的小狗。




“爸爸说媚娃都有命定的伴侣,我们长大后就会出现了。可是媚娃是没有办法拒绝他们伴侣的要求,我是个Malfoy,我不能像个奴隶一样被人家命令。”Draco说着又忧伤了起来,他还记得第一次爸爸告诉他这个他整整哭了一天,眼睛都肿的睁不开了。




“什么要求都不能拒绝吗?如果你不愿意也不行吗…”Potter皱了皱眉头,好像陷入了一些思考,虽然Draco很怀疑他空空的脑子可以负担思考这种剧烈运动。




“不行的…所以很多人会想办法捕捉媚娃,或者尝试用各种残酷的魔法和魔药让他们成为媚娃的伴侣,因为媚娃比很多巫师的魔力都要强大许多….”




“而且他们很漂亮…..”Draco听到野人好像在小声自己嘟囔着什么,真是神神叨叨的。




“所以你明白了吗?我不能被人发现,也不想长翅膀。”Draco垂着脑袋,有些难过的说。其实他小时候也偷偷想过有翅膀是一件很华丽的事,毕竟Malfoy都爱漂亮。可是他很害怕被人发现捉到,爸爸说的那些故事太吓人了。




“没关系,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Draco无奈的发现小野人又用力的抱住了自己,他已经没力气和野人抗争了。“他们不是说我是救世主什么的吗…虽然也不太明白…不过我应该很厉害,我不会让坏人捉住你的。”




Draco不想承认,可是他砰砰跳着的小心脏确实偷偷的说,他有点被这个野人感动了。他偷偷伸出手,也轻轻的抓住Potter的袍子。他想,也许媚娃的人生也不像他曾经想的那么悲惨。






之后的日子,Potter真的就像护着崽子的母鸡一样,除了上不同的课以外几乎形影不离的跟着Draco。这其实有些令他烦恼,学校里已经开始有各种切切私语,格兰芬多的版本甚至说他给那个蠢货疤头下了爱情魔药。Blaise和Pansy问过他许多次了怎么又招惹Potter了,可是他也不能说疤头是个智障恋翅狂吧。唉,看着不远处那个毫不在意他人眼光,顽固的盯着自己的野人脑袋,Draco叹了一口气,爸爸说的也许是对的,媚娃真是罪恶的生物。




最让Draco觉得困扰的是,从那天开始,这个野人每天晚上都会偷偷的溜到斯莱特林的寝室强行要抱着他睡觉,而且手总是捂着他的蝴蝶骨揉揉搓搓,嘴里叨叨絮絮什么,“….快快长大…”好像某种奇怪的咒语。他怎么抗议都无效,尤其Potter居然有一件隐身斗篷帮他实现他的犯罪行为,据说还是邓布利多给他的。Draco已经无奈了,他是个斯莱特林,是运用脑子和智慧解决问题的人。可是你要怎么和一个毫无智力的野蛮人讲道理呢,而且Potter对他认定的事情简直固执的可怕。不管怎么说,至少Potter是以后会保护他的人,Malfoy有债必偿,所以他决定宽宏大量的不和Potter计较这些小细节,只是要求他每天来他寝室前必须洗头洗澡。






Potter的媚娃孵化计划看上去平静无波的进行着。学校里过了几个月也开始习惯了他们由死对头突然变成这种奇怪的野兽与食物或者骑士与公主,不,王子的关系。




这天Draco正雀跃的跟着斯莱特林的魁地奇球队一起准备开始他人生的第一场魁地奇训练,他努力了好久,终于也成了正式的找球手,爸爸为这个消息乐坏了,慷慨的捐赠了整个球队每人一把极速2001,让他有面子极了,今天一整天都沉浸在快乐的光环里。而且他还一直有个小小的心愿,就是能在魁地奇的赛场上打败那个蠢疤头,他绝不会承认自己不甘心每次被压住总是挣扎不过他的蛮力,媚娃和野人可不同,媚娃是敏感脆弱的生物。




看到对面格兰芬多队伍里的那颗蠢脑袋,Draco正准备得意的上前去炫耀几句,突然就听到那个总是自以为是的Granger插话过来说,“至少没有任何一个格兰芬度需要靠买进入球队,他们都有真材实料。”


他感觉血都涌到了脸上,脸皮又热又烫,他气急了,“没人问你的意见,泥巴种!”


接着那个黄鼠狼就对他拔出了魔杖,不过他活该,连根好的魔杖都没有就敢攻击他,看着那个红毛不断吐出鼻涕虫,Draco笑的直捶草坪。




“我们最好把他送到海格那里。”Potter扶起黄鼠狼,他冷冷的看了Draco一眼,然后和Granger头也不回的走了。




哼,野蛮人就是不分是非,明明不是我的错。今晚我一定不会让他进寝室的!




可是接下来整个下午,Draco都再也没有见过那个默默跟了他几个月的野人的影子。他开始有点担心,会不会是黑魔王真的把他抓走了,毕竟爸爸说过黑魔王是最强大的黑巫师,虽然他一直觉得这些事都远的像传说,可是大家常常都在议论,像Potter的那个疤,还有他和黑魔王的宿命。他开始害怕,万一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个野蛮人怎么可能是黑魔王的对手。




焦虑了一个下午的不安终于在晚餐时看到格兰芬多长桌上那个淡定的和黄鼠狼还有泥巴种一起吃饭的疤头时化作了狂怒。Draco恶狠狠的咬着小羊排,瞪着那边,可是那个疤头居然一次也没有看向他。好不容易看到那三个格兰芬多离开了餐桌,Draco碰的一下放下刀叉,追了上去。




“疤头你怎么回事!”


“Malfoy!你又想干什么!”果然黄鼠狼是第一个尖叫的。好像我叫的是你似的,Draco翻了个白眼。


可是疤头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旁边的Granger也防备的看着他。




Draco委屈极了,明明他只有一个人,他们有三个。而且下午先动手的也不是他,为什么他们要弄的好像都是他的错一样。他从小其实并没有受过什么委屈,父亲虽然对他要求严格,可是也非常疼他,他一哭父亲就开始叹气软化了。他不服气的瞪着对面三只巨怪,不讲道理的格兰芬多!




“也许你该向Hermione道个歉。”最后他看到疤头叹了口气,声音不大但依然坚决的对他说道。




Draco感觉他的鼻子又开始泛酸,也许眼睛也有些开始湿。他真的伤心又愤怒,为什么野蛮人就是可以不讲道理。明明下午他只是想开开心心的去取笑一下疤头,让疤头羡慕一下自己的扫帚,他还想,要是疤头表现良好,他或许可以求爸爸也送给疤头一个。他知道疤头和爸爸一样,怕他哭,可是他就是不想哭,虽然他知道自己可能生来就是个哭包,但是这次他就是不想!他用力咬着嘴唇,拼命瞪着眼睛阻止眼泪掉出来,像个巨怪一样冲过去,在泥巴种与黄鼠狼的尖叫声中用力的狠狠踩上的Potter的脚,好像要把所有的委屈和愤怒都化作力量去让那个野蛮人也受到和他一样的伤害。




野人为什么连脚都那么硬!这是Draco晚上蒙在被子里咬枕头时最想知道的。一回到寝室他终于忍不住开始哭,他用各种手段攻击着平时疤头的那个枕头,直到最后累的睡着了。夜里一阵剧痛突然袭击了他,他刚想大声尖叫,但是感觉到痛的地方好像是背后,两个蝴蝶骨的地方。他下意识想叫疤头,但是发现床上还是只有他一个人。




Draco一边小声抽泣着,一边摸出自己的魔杖,给自己的床四周施了个静音咒,然后才开始放声惨叫。他缩成一团在床上不断的抽搐着,太疼了,他从来没有这么疼过,他一边哭一边想。他还是讨厌做媚娃,也许他会成为第一个因为长翅膀而疼死的媚娃,什么天使不天使的,也许他死了就自动是了。只是疤头看不见了。那个只长肌肉不长脑子的野蛮人,明明说好要保护我的。Draco已经快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在认真考虑要不要去医疗翼求救,毕竟他还是害怕死的,哪怕可能以后真的会变成被研究的神奇动物。不过现实没有给他太多考虑的时间,又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传来,Draco晕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他有某种感觉,他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身上的疼痛已经完全消失,好像昨天那么惨烈的痛苦只是一场梦。Draco来到镜子前,小心翼翼的脱下睡衣,转过身,看到了自己已经变成另一个物种的证据。




他告诉Blaise他们他不去早餐了,自己一个人去湖边的草坪上坐下,开始思考自己的神奇生物人生。其实他还是很害怕,他想去找疤头,告诉他自己长翅膀了。可是疤头是个叛徒,他以后甚至也许会和黄鼠狼和泥巴种一起在神奇生物课上嘲笑他。想到这个画面,Draco又感觉眼睛湿湿的,他用力的抹了一下眼睛,他的眼睛已经肿的连美容魔法都没办法遮掩了,他不想等下一副凄惨的样子在学校被人看到。从今天开始他要做一个坚强独立的媚娃。




突然他看到他身旁的草皮塌了一片,吓了一跳。一个人从空气中冒了出来。


Draco看了一眼,又转过头看着自己眼前的湖面。




“为什么不去吃早餐还旷掉魔药课?”


啊,梅林啊,我居然翘掉了魔药课,一定是新的媚娃神经影响了我优越的智力,我居然完全忘记了!Draco懊恼的拔着手边的草。


“Snape大概气的不轻,他疯狂的扣格兰芬多的分,还因为Hermione回答了一个问题扣了她20分原因是不给其他同学自我学习的机会。”


Snape教授果然是霍格沃茨最正义最棒的教授!Draco开心的几乎要为这群格兰芬多的悲惨鼓掌了。


“唉….”野人居然叹了口气。伸手摸上了Draco金色的脑袋。“你就那么不喜欢格兰芬多吗….”




Draco还在生这个叛徒的气,他想躲开这只温热的手,但是,他不想承认,那被轻轻抚弄着头发的感觉挺舒服的。这一定是该死的媚娃动物神经在作怪!天呐,我真的是一只动物了!我居然开始喜欢被撸毛!




他又开始为自己从今天开始的新生活担心起来,不自觉的双手抱紧了弓起的膝盖。




“Potter,”他低着头,小声的说,“我长翅膀了….”


那个野人一瞬间好像真的被闪电劈中一样,惊讶的绿眼睛里带着藏不住的狂喜。


“快…让我看看…Malfoy…”看着Potter突然激动的好像傻的连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Draco心里又有了一丝的小得意。


“你这个傻子,这里被别人看到了怎么办?”他伸手用力戳了戳那个疤,感到了一点点报复的小快感。


突然他感到一个什么东西轻轻的落到头顶,把他和Potter两个人罩在了里面。噢,对,他怎么能忘了,这个校园违纪先锋疤头有多少特权。他感到野人已经开始拉他的袍子了,翻了个白眼,他小心的先脱下袍子,然后背对着Potter慢慢拉起自己的衬衣。




他感到一双有一点粗糙又带着热气的手有一点颤抖的摸上他背上那两处变异的记号。




“疤头…别摸了…好痒….”Draco扭动着躲闪起来,早晨穿衣服的时候他就发现了,新长出来的翅膀非常敏感,他已经准备今天晚点写信给妈妈让她帮忙再定一批丝质的衬衫了。




“Malfoy…他们…”疤头的声音带着点沙哑激动的颤音,“…好小啊….”


“他们会长大的!变得又大又华丽!”Draco生气了,他转头,看着疤头依然激动而专注的用手轻拂着他背部两个毛茸茸的小突起。虽然他的翅膀现在还不到一个巴掌的大小,只是一个小小的毛茸茸的尖尖,但是他相信自己以后一定会拥有像书里的大天使一样华丽的大翅膀,也许疤头求他的话,他可以勉强带他飞到天上玩玩,也许会把这个没见过世面的野人吓个半死。想到这里,他又开心了起来。




“别摸了,万一掉毛了你可赔不起。”他很想打掉疤头那双乱动的手,可是他现在的姿势很难把手扭过去,他也怕万一他强行转身,谁知道那个没脑子的野人会不会因为不懂松手扯掉他的绒毛。那一定很疼。




“会疼吗…”疤头一只手又摸到了他的脑袋上,另一只手轻轻的在他的翅根和身体连接处那里轻轻的抚摸着。




“现在是不会啦…”Draco是不会承认其实他开始有点享受被撸毛了。


“现在?”野人的手顿了顿,“昨晚…很疼吗…”


Draco想起昨晚,身子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Potter似乎感觉到了,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将他转过来,仔细的看着他。


“其实…也还好…不怎么疼…”他有点不敢看那双深邃的绿宝石一样的眼睛,他们灼灼的盯着Draco,那种热情的专注让他脸烫烫的。


“说谎。”Potter伸手在他肿肿的眼皮上轻轻打着圈,“你都哭成这样了。”


“我..我只是睡前喝多了水!”虽然现在Draco又开始有点点想哭了,但是他想到昨天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以为自己可能会死去时的感受,他又倔强的不想向这个叛徒疤头示弱。他已经决定了,他要做一个坚强独立的媚娃。




“对不起,Draco。”野人用力的把他抱进怀里,两只手小心的护着他的小翅膀。“我以后都不会离开你的。”他听到野人在他耳边温柔的说着。






从这天起,疤头确实像他说的一样,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着Draco,连一日三餐都直接坐到了斯莱特林的长桌上。Pansy和Blaise为此抱怨了很久。晚上更是直接搬了一些衣物过来,一副在Draco寝室做窝的架势。这些Draco都以Malfoy宽宏大量的气度容忍了。




可是Potter对每一个试图和Draco有亲密一点举动的人表现出来的快要具现出来的敌意真的让他很头疼。Pansy现在已经不能轻松的挂在他身上了,虽然以前他觉得那有些黏糊糊的烦人,可是现在看到Pansy对他保持距离又让他有些小失落。还有Blaise也不敢再给他的盘子里夹他喜欢的蘑菇了,虽然疤头会不知道从哪里直接给他抢一整盘的蘑菇过来,可是他依然怀念和朋友们轻松玩闹的日子。连Golye有一次试图拍他肩膀也被那个疯掉的疤头丢了一个锁腿咒。Draco觉得他受够了,不过他武力也拗不过野蛮人,只能智取。在他喝了一大壶水,然后努力哭了一下午之后,Potter终于不情愿的妥协了。现在他可以表现良好的只是用可怕的眼神瞪着那些试图和Draco有亲密接触的人而不掏出魔杖。




晚上疤头依然是抱着他睡觉,珍惜的一根根摸着他的小绒毛。只是再也没有叨念“快快长大”什么的,因为他说也许翅膀每次长大都会那么疼,现在这样小小的很可爱也很好看。虽然Draco有一点好了伤疤忘了疼的默默想象自己背着大翅膀华丽的出场让众人羡慕的样子。




总而言之,Draco觉得他的媚娃人生虽然充满了挑战,但也许不会那么糟糕了。






---END---





评论
热度(351)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