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请你离我爹爹远一点01

墨悲丝染今天更文睡着了么:

#主cp曦瑶

#私设颇多,不喜勿入

#ooc严重

#ooc是我的,人物是秀秀的

#假若瑶瑶没有杀阿松且阿松痴呆治好,假若观音庙时瑶瑶没死

#有原创人物

#搞笑文风,不喜勿入

#我又开坑了,莫不是作死





01

“逆天改命,代价极大,汝可知晓?”

“还请仙人,但说无妨。”

“得尽愿得,不得善终,汝可愿意?”

“只请仙人,救他一命。”


金光瑶醒过来的时候,身处金鳞台的牢狱之中。

断腕、腹部还有胸口的伤只是怕他失血过多死了草草地包扎了一下,闻着味道都是最下等的草药,更不必说绷带纱布乱七八糟松松紧紧,足以体现出包扎者的厌烦。

他的衣服也没有被换掉,仍是那件沾满鲜血的金星雪浪袍,因为处理伤口而被解开就没再系上。

金光瑶坐起身,因牵扯到伤口疼痛蔓延四肢百骸,他抬起仅剩的一只手,拉了拉松垮的衣衫。

他的脸上仍带着若有若无的笑,不知是真是假。

成王败寇,身败名裂,还能奢求什么?左右在世人眼中他恶贯满盈罪过当诛,有人给他包扎就不错了。

然而这样一抹仅剩的笑,却在金光瑶试图运转灵力疗伤的时候,凝固在唇角。

他的灵力不是被封了,而是被废了。

连带着修为,彻底地废了。

倚靠着石墙闭上双眼,金光瑶忍得这下落为阶下囚的惨状,忍得下这钻心刺骨的疼痛,却忍不住这深深的无力。

就像是一瞬间回到了年少时身处青楼,毫无抵抗力任人欺辱的时候。

一朝落败,一切化为乌有。

胸口的伤又缓缓渗出血来,金光瑶按住伤口,咳出几口鲜血,脑海中浮现出的却是刺他这一剑的人。

二哥……

不,蓝宗主。

金光瑶的唇角扬起一抹苦笑。

“得尽愿得,不得善终……”

他咀嚼着这几个字,明明是注定好的成败,到来时却是出乎意料的痛彻心扉。

只因是他,给了他最致命的一击。

可他独独没有想害过他。

事已至此,罢…罢……


恰在此时,一墙之隔的牢外,传来了什么声响。

金光瑶睁开眼皱了皱眉头,下意识挪得离那面墙远了些。

事实证明敛芳尊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因为这墙……

这墙……

这墙在下一秒,就被“轰”地一声炸开了一个洞。

这一声炸响惊天动地,自然惊动了牢房门口的守卫。

“娘的,你这厮搞什……”骂骂咧咧的守卫话还没说完,一枚丹药就精准地飞入他的口中,不知是迷药发挥了作用还是被噎着,总之那个守卫两眼一翻倒了下去。

既炸开墙又喂了守卫一颗迷药的那人被烟雾呛到咳了好几声,抹了一把脸上的灰,露出一张白净年轻的面容来。

他看着金光瑶,金光瑶也看着他。

熟悉的名字呼之欲出。

看着金光瑶此刻的模样,那少年一瞬间红了眼眶,但又很快地调整好了情绪,抹了抹眼睛,朗声道:

“爹爹,我来救你了!!”

“……阿松?”


本就在来的路上又听到爆炸声的金凌加快了步伐,在他看到被炸破的牢房和昏迷的守卫时,偷偷带来的伤药落了一地。

“小叔……”

金凌一时间心情复杂,居然更多是庆幸的。


而此刻的云深不知处,寒室烛光彻夜燃,泽芜君对着摆在桌上的朔月,一夜未眠。

“蓝曦臣!我这一生害人无数,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可我独独没想过要害你!!”

蓝曦臣自以为他是了解金光瑶的,

可是到头来他却是从未了解过金光瑶。

“你相信魏公子,可我,相信金光瑶。”

他还记得他曾经这样对蓝忘机说,

可是到头来还是他一剑刺向了金光瑶。

“阿瑶……”

当他看见金光瑶满身鲜血奄奄一息的时候,当他看见大夫近乎粗暴地给金光瑶上药的时候,当他看到看到金光瑶被金家人带走的时候,

他有多想上前把他抱过来,他有多想替他细细地处理好伤口,

可是,他不能。

他首先是蓝家的家主,

其次才是蓝曦臣。

“阿瑶……”

蓝曦臣抬手扶住额头,遮盖了他的表情。

灯熄了。



【好了值得提醒的是最近几章曦瑶都不会见面】

【原创人物下章登场,大家可以猜猜是怎样一位神助攻】

评论
热度(747)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