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我回来不是为了和你谈恋爱33

墨悲丝染今天填坑了么:

#cp曦瑶,忘羡,晓薛,追凌

#ooc严重

#ooc是我的,人物是秀秀的

#有私设,时间封棺十年后

#如果有一天瑶妹突然被献舍

#搞笑文风,不喜勿入

#晓星尘:没有什么事是用一颗糖哄不好阿洋的,如果有,那就两颗

#金光瑶:这东瀛还去不了了是不是(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三十二:

http://iahith.lofter.com/post/1d14ecee_1246673a




三十三、

“阿洋,我……”

听了薛洋这一句惊天动地的话,晓星尘愣神半刻没反应,待反应过来后实实在在地是无言以对。

本考虑着薛洋如今独余一魄身子甚弱,这近十年来晓星尘是忍了再忍都不敢去碰薛洋,明月清风是生怕失控薛洋受不住,到头来却成了道侣觉得自己恶心他的理由?

晓道长真不知是哭还是笑。

“你你你你什么你?你没话了吧?没话就滚我他妈不想看见你!!”

薛·不讲道理·洋顺手捞起桌上的茶杯扔向晓星尘。

金光瑶脸黑了。

成美这套茶具是我送给二哥的,

你完了。

好在茶杯并没有掉在地上碎掉,晓道长平平稳稳接住了茶杯放在桌上。

“阿洋,我永远都不会再说曾经那般话了。”

晓道长好脾气地哄着闹脾气的道侣,伸手掏出了一颗糖。

“别生气了,同我回去,好吗?”

……

我一定不是因为晓星尘给了我糖我才服软的。

薛洋一边这样自我安慰,一边伸手去拿那颗糖。

晓星尘眼疾手快抓住薛洋手腕然后抱起薛洋,向站在那边的曦瑶二人道歉。

“给二位添麻烦了。”

然后晓星尘抱着薛洋走出了房间。

“晓星尘你他妈放老子下来!你想干嘛?!”

薛洋没有吃到糖,薛洋很生气。

“自然是做阿洋想做的事。”

晓星尘把那颗糖喂到薛洋嘴里,认认真真道。

晓星尘你的明月清风他妈喂狗了???

薛洋觉得他现在遇到的是假晓星尘。

不好意思洋洋,这好像是你撩的火。

成美,一路走好慢走不送。

金光瑶表示他一点也不怜悯薛洋甚至想拍手叫好。

他拿起那个被薛洋当石头扔的茶杯看了看,

哦这还是他用的茶杯。

金光瑶很后悔没有在薛洋走之前狠狠打他一顿。

将那茶杯用茶水洗了洗,金光瑶抬手倒了两杯茶。

“二哥,你快把衣服换了。”忙活完金光瑶抬头,见蓝曦臣还是拿着那件衣服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由得蹙眉道。

深色的眼眸看着金光瑶,蓝曦臣突然问道:

“阿瑶,你…何时及冠?”

意味怎么说怎么明显。

二哥你的雅正端庄呢?被仙子吃了???

成美,这都是你的锅。

金光瑶在内心又给薛洋狠狠记上了一笔。

“咳…二哥,雨停了,我、我去买些干粮回来。”金·从前巧舌如簧突然结结巴巴·光瑶匆匆找了个理由,就要出门去了。

如果说自己只知白遥年龄不知白遥的生辰八字大概会被二哥就地正法吧……

蓝曦臣难得一见他这般慌乱的模样只笑了笑叹口气,道一句早些回来。

无妨,来日方长。


“白遥!你给我站住!”

只是出来买些干粮的金光瑶遇到了一个他怎么也没想到的人。

面前的少女身着白家校服,身后还跟着几个白家弟子,她神情骄横,一双杏眼死死地瞪着他。

白家的小姐,白宴清的女儿,白蓁。

性情骄纵任性,无法无天。

直觉告诉敛芳尊,她是来找茬的。

果不其然下一秒,白蓁就一个巴掌向他打了过来。

金光瑶后退一步躲过,彻底激怒了白蓁。

“你敢躲?你居然敢躲?!”白蓁几乎要碎了一口银牙。

“白小姐,为何…为何你能打我,我便不能躲呢?”金·影帝模式开启·光瑶又是倒退了几步,做足了害怕的模样双眼甚至蒙上了水雾。

“白遥,你不过是个下贱的私生子,连你娘都只是个下贱的婢女!你以为你当上泽芜君的徒弟就很了不起了吗?我呸!下贱的东西骨子里永远是下贱的!我打你你还敢躲?”

白蓁说着,又是一个巴掌落下,被金光瑶“险而又险”地躲过。

这白蓁当真是被白宴清宠坏了,见金光瑶又躲了开那是火冒三丈,抽出一把匕首就向金光瑶刺去。

金光瑶连躲了白蓁好几击,突然发现了不对劲。

白蓁的每次攻击,不是冲他要害,而是冲他的脸去的!

白蓁似乎是知道……这张“脸”下更为惊人的那个秘密!




【蓝·护妻狂魔·涣还有三秒钟抵达现场】

【关于为什么白蓁这么骄横…白宴清因为白遥母亲的事情觉得对不起白夫人和白蓁,就加倍对白蓁好,结果这孩子被宠坏了】

【“白遥”的真容会因为白蓁的攻击而暴露吗?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
热度(661)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