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余生有你(下)

墨悲丝染今天填坑了么:

#cp晓薛

#“我回来不是为了和你谈恋爱”番外,讲述晓薛在一起的全过程

#中间刀子遍布

#ooc严重

#ooc是我的,人物是秀秀的

#不喜勿入

#上篇虐洋洋,下篇虐道长,结局糖




#这是我写过最长的短篇






(上):

http://iahith.lofter.com/post/1d14ecee_1243b4db




07

重生之后的晓星尘,开始频繁地做梦。

若只是梦,反倒不会让他如此在意。

怪就怪在那梦,全是关于薛洋的。

他问过宋岚,薛洋已然身死。

晓星尘心恐,为何重生之后,薛洋也死了,他却仍是在梦里不愿放过自己。

可不管晓星尘愿不愿意,这做梦梦见,无人能够控制。

第一日,他梦见在夔州当混混的薛洋,砸摊、打架、谩骂,充分体现出一个市井流氓的各种特性。

他蹙眉,只道这薛洋果真是年少便不学好,才是得那日后的心性。

第二日,他梦见身为金家客卿的薛洋,拼凑阴虎符,炼制凶尸,毫无人性,残忍到晓星尘不忍去看。

何为地狱?晓星尘此刻所见,即是地狱。

怎能如此?那可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怎能如此!

第三日,他梦见义城的薛洋,手持降灾,一把尸毒粉撒下,手起剑落割人舌头,可偏生他脸上还带着笑,嘲笑着人命的如此轻贱。

那些人…那些人都是最后…死于晓星尘剑下的。

但至此处,晓星尘已完全不想再看下去,再做这般的梦……

薛洋,为何…你…太让人恶心了……

可,杀死这些无辜的人…我又何尝不是……

晓星尘陷入深深的自责和绝望,却没听见薛洋恶狠狠那一句:“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欺他眼盲?”



08

“星尘,你的脸色最近似乎不太好。”宋岚在纸上写道。

“无妨,只是近日被梦魇着了。”晓星尘不打算告诉挚友真相平白让他担心,只当是这梦很快便会过去。

左右便不睡,也就梦不着了。

是夜,月明星稀,清风徐来。

晓星尘坐靠窗边,手抚霜华,轻声叹息。

他始终无法把那个义城的少年同那十恶不赦的薛洋联系在一起。

那样活泼开朗的少年,怎么会是…薛洋?

心口传来阵阵刺痛,晓星尘皱起眉头,抬手抚上,忽地眼前一黑,昏睡过去。

直到又站在了义城的街道,他才明白,这梦是必然的,逃不开,躲不掉。

薛洋,你为何要如此折磨我……

“锁灵囊…锁灵囊…对,我需要一只锁灵囊…锁灵囊……”

他看着薛洋背着“他”的尸体迎面走来,疯魔般口中念叨着锁灵囊。

“薛洋,你……”

晓星尘方一开口,薛洋便从他面前穿了过去,如往常的梦一样,薛洋看不见也碰不着他,他亦然。

身后由近至远的脚步声又由远至近,晓星尘猛地转身,只看到了“晓星尘”站在他的身后。

或者说是,薛洋。

薛洋扮得太像,竟连晓星尘也分不出。

除了背负两剑,一柄霜华,一柄降灾。

他…为何如此?

只是这话还没有问出口,问出口了梦中人也听不见,晓星尘又醒来了。

窗外,艳阳高挂,晴空万里。

没有薛洋。



09

第五日,晓星尘外出买菜。

不经意间,撞到了一个人,也没撞多大力度,那人却是一下子倒了下去。

“抱歉,你没事吧?”晓星尘忙伸手要去把他扶起,殊不想那人看了他一眼,像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打开了他伸过来的手。

“滚开!不用你扶!”青年用仅剩的一只手支撑着身体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匆忙跑开。

青年的声音很嘶哑难听,晓星尘却觉着有那么一丝熟悉。

一个地上的布包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应当是青年掉下的,他伸手捡起,里面是一颗颗糖。

他几乎是一瞬间就想到了薛洋。

可再抬头,人海茫茫,哪还有那青年的影子?

薛洋站在阴暗处靠着墙,手握成拳,指甲陷进肉里,鲜血滴落触目惊心。

怎么哪都遇得到你晓星尘!!!

晓星尘回到住处,把那袋糖放在桌上。

当晚不出乎意料地,他又梦到了薛洋。

他这次梦到的薛洋,伤痕累累,鲜血淋漓。

“还给我!!!”

却还试图去抢那个锁灵囊。

他看见薛洋被含光君斩断了一只手臂,然后被救走。
那只断臂就孤零零地落在地上,与他今天撞见的那人好像断的是同一处。

他看见断臂的手掌被掰开,掌心躺着一颗发黑的破碎饴糖。

攥了八年的糖,已经再也不能吃了。



10

晓星尘看着那袋糖发楞。

自那日以后他有三日没有梦见薛洋了。

可笑他分明应当庆幸,却没有来头地觉得心慌。

他甚至不明白薛洋为什么要把那颗糖保存那么久。

明明已经不能吃了啊,为什么不丢掉?

晓星尘不懂薛洋,或者说他从来没懂过薛洋。

“道长,你可千万别忘了我啊。”

耳边似又响起那个甜腻腻的声音,晓星尘转过头,却什么都没有。

这一夜晓星尘终于又梦到了薛洋。

小小的薛洋倒在地上,一辆马车飞驰,车轮毫不留情地从他手上碾过。

那辆马车上的人,是常慈安。

小小的薛洋捂着手,发出痛苦凄厉的惨叫。

晓星尘的心随之一沉。

他冲过去,想要抱起薛洋,却什么也碰不到。

孩子痛苦的惨叫,在他耳边回荡。

为何会有之后的薛洋?

因为这一天已经碾断了他所有的善。

前几日他还在指责,指责梦中薛洋的残忍。

“你有什么资格?!”

现在…他又有什么资格……

没有过那样的经历,没有过那样的恨,他有什么资格站在他的立场上,去指责薛洋?

明明可以是义城里那般阳光的薛洋,命运却偏偏没有给过他这样一个机会。

“救救他…你们谁能救救他?!”

自然不会有人听到他的话,周围的人渐渐散了,没人会去管一个半死不活的乞丐。

轻蔑、不屑、嘲讽,这些神情刺痛了晓星尘的眼。

“晓星尘,你所庇护的世人就是这般模样!”

就是…这般模样?




11

晓星尘终于从梦中醒来,差点吓坏了宋子琛。

晓星尘也是没想到,他这一梦,睡到了第二日正午。

梦中孩童的惨叫似乎还在耳边回响。

他却没有办法去抱起那个孩子,在那时给他一份温暖。

如果能,是否他今天看到的薛洋,就会是他在义城时与之相处的模样?

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如果。

“星尘,你还好吗?”

“我没事…子琛,我想去找一个人。”

虽然宋岚不知道,晓星尘却觉得,他的复生,一定和薛洋有关。

不然…也不会这么频繁地梦见他。

晓星尘来到昨日去的那个集市,询问那个断臂青年的下落。

卖糖的妇人告诉他,那人每隔五天就会到她这里买一次糖。

“可怜的孩子,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平白折了一只手,身子还那么弱。”妇人说着,眼角竟有了泪花。“他是个苦命的孩子啊,都这样了,还能挂着笑,可那笑,怎么看怎么苦呀。”

晓星尘听完妇人这一席话,不知该何心情。

怎么看怎么苦的笑吗?

晓星尘摸了摸袖中那袋糖。

当晚,他又梦见了薛洋。

只是他不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



12

“割我三魂,塑他肉身,让我六魄,补他魂魄……”

方一入梦,晓星尘听见的便是这样一句话。

他心中一惊,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屋子里。

脚下是鲜血画就的法阵。

锁灵囊孤零零地浮在法阵中央,法阵外站着独臂的薛洋。

薛洋……

你想做什么?你在做什么?!

晓星尘慌乱起来。

“晓星尘…晓星尘!!!”

薛洋倒了下去,他痛苦地惨叫着,与晓星尘记忆中那孩子的惨叫融在一起。

魂魄从他体内飘出,补进锁灵囊。

不要…不要!

薛洋!

晓星尘看着自己的身体逐渐成型,

看着薛洋拿出了一个装着眼珠的盒子,

看着薛洋连站都站不起来……

“晓星尘…你恶心我…我就偏要用自己的魂魄补你的……”

“我看你是恶心我…还是恶心你自己!”

半晌,薛洋又像是改主意了,喃喃道:

“算了…不让你知道…让你知道又要抹脖子,我可没力气再割魂一次了。”

“晓星尘…你…咳咳…知不知道我他妈有多讨厌你!”

“正道!正道!你就只有所谓的正道!”

“你可以对任何人好…就像义城那个不存在的…可除了薛洋!”

“凭什么!凭什么!”

“就凭我是邪门歪道?就凭我恶贯满盈?”

“哈哈哈哈…晓星尘…那你要知道一个恶贯满盈的人喜欢你…又得恶心成什么样啊?!”

薛洋笑得撕心裂肺,晓星尘却什么都听不下去了。

喜欢……

喜欢?

喜欢?!

“晓星尘,慢慢当你的明月清风吧,别再跟老子这种呆在臭水沟的人碰见了。”

晓星尘看着薛洋,撑着剑,一步步走出房间。

不…别走……

薛洋!

别走!阿洋!



13

晓星尘在那个糖摊等了五日,等了十日,等了半月,都没有见到薛洋的影子。

也没有再梦见薛洋。

就好像这个人从此消失了,或者说从未出现过。

留在他身边的只有那一袋糖。

薛洋喜欢他,他呢?

晓星尘有喜欢的,可却是义城那个无名少年。

他喜欢的到底是那个无名少年,还是薛洋?

可无名少年就是薛洋啊……

他喜欢的到底是那个无名少年,还是薛洋?

晓星尘喜欢的……

是薛洋啊。

一个月后,晓星尘想,薛洋应该再也不会来这个地方了。

晓星尘离开了那座小镇,带着那袋糖,开始四处寻找。

会找多久呢?晓星尘不知道。

还来得及吗?晓星尘不知道。

会有结果吗?晓星尘不知道。

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

无论多久,他总会找下去。

但他必须要尽快找到,因为薛洋只剩一魄,他甚至不知道薛洋还能活多久。

找到他,亲口对他说出那句喜欢。



14

一年后

薛洋坐在个酒酿圆子摊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那碗酒酿圆子。

啧,这家酒酿圆子一点也不甜,想掀摊。

就在夔州你大爷正准备把想法付诸实施的时候,又一碗酒酿圆子端到了他面前。

“多吃点吧,别饿着,这一碗算我的。”摊主是个老妇人,看他的眼神慈祥,只碰到那空了的手臂时有那么些心疼,“可怜的孩子,不知道遭了什么灾祸。”

……

什么时候有人会可怜他薛洋了?

薛洋沉默了会,闷闷吐了一句:“不够甜。”

老妇人听了,忙又拿来了糖罐子,给他加了几勺糖。

“够了吧?呵呵,我这老太婆老了,总把握不好甜度,年轻人你别在意啊。多吃点甜好,吃了甜,就能忘了苦了。”

忘?瞎扯吧。

薛洋闷头吃着加足了糖的酒酿圆子,这么想着。

够甜了,算了,不掀了。

吃完了,薛洋付了钱,破天荒说了一句谢谢。

转身正准备走,一个人站在了他面前。

好不容易心情好一次,这他妈谁挡你薛爷爷的路?

薛洋一瞧,艹,晓星尘。

薛洋心说没认出来吧,然后准备绕开晓星尘走。

却被晓星尘一把抓住了手腕。

“阿洋…”

哦我草草草草草金光瑶你这面具什么鬼玩意?!

面具表示这不怪他是你自己其他特征太明显了。

“你认错人了吧?”薛洋一把甩开晓星尘的手,自己差点摔地上。

然后他就被晓星尘抱住了。

薛洋:不好意思晓星尘你他妈被夺舍了?!

“我说道长,这么大庭广众的你这样不好吧?”

不是嫌我恶心吗抱你妹啊?

“阿洋…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都说你认……??!晓星尘你放我下来!”

被晓星尘抱起来的薛洋,一脸惊悚。

你他妈不是晓星尘吧?!

“晓星尘,你听到没有把你爷爷我放下来!你他妈不是嫌我恶心吗你抱什么抱你被夺舍啦?!晓星尘你听到没有你是不是聋啊!”薛·嚎了一路·洋表示他今天真是活见鬼了。

然而晓星尘任他嚎任他打就是不放手。

“晓星……”

哦凑这时候又昏?!

虽然薛洋这一年已经习惯了这么三天两头昏一次但是这次太不凑巧了吧?

算了算了不管了,不怕他晓星尘半路把自己丢下去。

薛洋这么想着,干干脆脆地昏了过去。



15

魏无羡听到晓星尘有事找他的时候还挺高兴。

小师叔重生的事他是知道的,就是一直没有看到不知道晓星尘现在怎么样。

但见到晓星尘的时候,魏无羡又是懵逼的。

因为晓星尘怀里还抱着一个人。

“小师叔,这是……”

魏无羡只见晓星尘在那人脸上摸索了一阵,扯下一块人皮面具。

卧槽槽槽槽槽槽薛洋?!!!!

魏无羡心说这不是自己眼花吧?!

他揉揉眼睛,再看,

真是薛洋!

“师侄,我没办法…求你救救他……”

“诶诶诶小师叔你言重了!”小师叔都用上求这个字了,魏无羡心里有了想法。

难道小师叔是薛洋救活的?

然后他看了看薛洋的状况。

……

还真是。

割魂让魄的秘术,薛洋真的够疯。

“那个…小师叔,薛洋这情况我还真不好保证…我尽量吧。”

魏无羡表示这可真棘手。



16

薛洋醒的时候,边上坐着晓星尘。

这还没完没了了?

他咳了一声,嘴角挂上嘲讽的笑,露出两颗虎牙。

“怎么,晓道长?隔了这么久了还想着把我缉拿归案呢?你不是嫌我恶心吗?刚抱了这么久是不是恶心死你了啊?”

“我说晓道长,你是不是看我这半死不活的样子了想帮我早死早超生啊?那可劳烦你了还免得我自己动手,要不你现在就给我一剑?”

晓星尘没说话,定定地看着薛洋。

“小师叔,实话跟你说吧,薛洋这状况…也就剩一魄了,我再有法子,他也……”

“师侄,只烦你告诉我,他…还能活多久?”

“这…我不清楚,也许是一年,也许是半年,也许是一个月,或者…也许只是几天,只是今天…缺了三魂六魄,谁也无力回天了。”

……

“诶,晓道长,我说你难道是哑巴了?我可没割过你…???!!”

薛洋这一句话还没说完呢,就被晓星尘吻住了。

???!!!

薛洋一惊,而后狠狠地咬了下去。

晓星尘吃痛地皱了下眉,却仍没有松开。

“晓星尘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薛洋用尽力气推开晓星尘,重重地擦了几下嘴。

“阿洋,我心悦你。”

“哈?晓星尘,你给我看清楚,我是薛洋,不是那什么义城的那个不存在的家伙!”

“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说个屁啊?晓星尘,你别告诉我你他妈是在可怜我吧?听好了我薛洋不需要!”

“我不是。”

晓星尘想去握薛洋的手,被后者眼疾手快地避开。

“阿洋,我是真的心悦你。”

找薛洋这一年,晓星尘想了很多。

最开始他还会有怀疑,可是现在再也不会有了。

“我要杀人呢?”

“若有人辱你,我替你出头。”

“我要掀摊呢?”

“糖不够甜,我替你加。”

……

一连十几问,薛洋都没脾气了。

这晓星尘真是被夺舍了吧???

还是脑子坏了???

晓星尘看着薛洋,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他。

那是一年前那袋糖。

“都一年了还能吃个屁。”

“你要吃,我给你买。”

世界从未对你温柔以待,至少让我可以补上。

薛洋看着晓星尘,突然,他笑了,又露出那两颗虎牙。

“晓道长,这你自己扑上来的,可别想跑了。”

“不跑,我陪着你。”

END





【终于完了,累死我了。】

【感谢观看!!!】

【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852)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