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丹邕】举报

不甜辣:

*主cp丹邕  副cp罐辉


*吃鸡背景 这个游戏我也是昨天才开始玩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欢迎指正


*有点搞笑的无脑小甜(?)饼 没有逻辑 慎嗑


*因为没有逻辑 所以可能会删 拜托不要转载 谢谢


*排版如屎 link见评论


1
姜义建被人举报了。


他盯着系统消息里的“开挂”半天没眨眼儿:“不是……我怎么就开挂了呢?”


赖冠霖叼着冰棍儿凑过来看屏幕:“是举报开挂没错,举报人叫……柚子好吃?你游戏里的仇家啊?”


听到这个名字,姜义建想起来了,是昨天匹配刚开始就被自己爆头的菜鸡。他挺生气地把自己的大裤衩下摆揉成咸菜:“自己夕阳红枪法就看谁都是开挂了?这人怎么这样?”


赖冠霖在旁边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怎么说!哥!干不干!”


“干你个头啊干。”姜义建一巴掌拍在赖冠霖后脑勺上,“以理服人懂不懂。”


他给柚子好吃发了好友申请,非常意外,很快就通过了。


柚子好吃:?


有意见你就讲:哥们儿,我没开挂。


柚子好吃:得了吧,我都没看见你人就被你一枪爆头了,说没开挂谁信啊。


姜义建一口气梗在胸口差点厥过去。


有意见你就讲:我躲在树后面啊哥们儿!!!!


有意见你就讲:这样吧,我们组一局。


柚子好吃:我不跟挂逼匹配。


有意见你就讲:我不是挂逼!!!!


最后还是组了,出于公平一人带一个队友。


赖冠霖刚刚吃完绿舌头,嘴唇都绿了。柚子带的队友名字叫水獭凶猛,赖冠霖咧着绿嘴乐了半天:“逗死我了,水獭这小东西还凶猛呢说的。”


水獭小朋友的名字凶巴巴的,开口却是带颤的小奶音:“等下在东港旧址降落吧。”


赖冠霖瞪圆眼睛对姜义建做了个“woc”的口型,然后笑出一脸狐狸相开始调戏人家:“诶小水獭,你没成年吧?”


小水獭立刻炸毛了:“你才没成年!”


赖冠霖呲出一口狐狸牙:“对啊,我的确没成年。”


柚子一直没说话,直到姜义建捡到四倍镜问了一句谁要,才淡淡地应了。声音清清爽爽的,像穿过竹林又扑面而来的风。


姜义建不由自主地清清嗓子:“那你来拿吧。”他想了想又从背包里拆了两瓶饮料和一个止血包丢在四倍镜旁边,等柚子过来捡起来才转身从窗口跳下去。


赖冠霖还在闹水獭,小朋友想捡什么他就抢在前面,三级背包装得满满当当。


“想要吗?”赖冠霖声音欠揍得不行,“叫声哥哥就给你。”


小朋友牙都快咬碎了:“给你给你都给你!我不要了!”


“差不多行了啊。开始缩圈儿了,我去找辆车。”


姜义建在路边找到一辆吉普车,趁开过来的空档,赖冠霖把包里的装备全弃了,让水獭挑喜欢的捡。


姜义建看得直想笑,他捂住麦扭头小声埋汰赖冠霖:“给个巴掌再给个枣,有意思吗你。”


“有意思啊。”赖冠霖笑眯眯的,“他的反应可太有意思了。”


年轻人的情趣姜义建不懂,于是他低下头专心跑毒了。


柚子的技术的确菜,抛开夕阳红枪法不说,进个门都能卡住半天,鬼畜似的直晃。姜义建用98k一枪解决了对面房顶的狙,柚子安安全全地躲在他身后一滴血都没掉。结果他装个弹的功夫,这哥们儿手滑扔了手榴弹,把自己炸死了。


姜义建:……


柚子自己没憋住笑出了声儿:“哈哈哈哈哈你别奶我了,让我安心地走吧哈哈哈哈。”


说话间,姜义建躲在窗后又爆了两个头:“现在信我没有开挂了?”


柚子沉默半晌,笑意满满地嗯了一声。


2
姜义建再次登录荒野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亲戚家的熊孩子放了暑假,轰炸机似的从早闹到晚,他这段时间光顾着看孩子,连觉都不够睡了。


登进去发现柚子也在线,就拉他组了个双排。


等待登机的间隙,柚子说:“你好像挺久没上线了。”


姜义建受宠若惊地应了两声,把这两天的遭心事倒豆子似的跟柚子说了:“你不知道七岁的小孩有多皮,就我们家那两只女王样的猫,都被撵到空调上蹲了两天没敢下来。”


柚子听得吃吃直笑:“没想到你还会看孩子。”


姜义建挺得意地嘿嘿一笑:“你没想到的事情可多了,比如——我很帅。”


两个人叠在一块儿跳了机,落地后柚子还亦步亦趋地跟着自己。姜义建说分开搜物资比较快一点,柚子这才往其他方向走了。


中部主城地儿很肥,姜义建捡了一把ak47,一个三级甲和几个急救包。他刚想问柚子要不要三级背包,柚子的血条就红了。


落地成盒。


柚子委屈巴巴的:“我都没看到他。”


“你哪次被打死的时候看见人的?”姜义建给ak47装上八倍镜,“等着,我给你报仇。”


他下了楼摸到柚子成盒的地方,面对面跟人肛了一阵,对方比不过他手稳枪法准,很快被干倒了。姜义建觉得不解气,又上去补了好几枪。


观战的柚子由衷赞美他:“你真是太厉害了。”他小声嘟哝:“我都没吃过鸡。”


诶哟可怜见儿的,混得这么惨啊。一种救世主的责任感油然而生,姜义建拍着胸口保证道:“我一定带你吃上鸡!”


后来又开了几把,姜义建遇上人就让柚子到树后面或者房子里狗着,自己以一敌众跟人站撸。


赖冠霖在边上都看傻了:“你们俩这是玩拯救大兵瑞恩呢?”


最后还是没能吃上鸡,因为柚子的操作...实在一言难尽。他面对已经被干倒就剩个血皮的敌人也手足无措,看着人捂着肚子满地爬只知道后退。姜义建看不下去了,上来一平底锅给了对方一个痛快。


姜义建内心复杂:“你是不是信佛,不能杀生?”


“我看见人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柚子看着最后的名次笑得还挺开心,“我从来没拿过这么好的成绩诶。”


ojbk,你开心就好。姜义建想:玩游戏的心态最重要,至少柚子心态很好。


而且很可爱。


3
姜义建接到了赖冠霖的电话,开头一声谄媚的“哥”麻出他满胳膊的鸡皮疙瘩。


姜义建非常冷漠,因为赖冠霖这个狗崽子打电话来十次有九次不是好事,剩下一次没事找事。


“怎么不是好事了!请你吃饭啊!”赖冠霖喊冤,“今天晚上,花园酒店。”


“那可以。”姜义建爽快地答应了,对于他来说让赖冠霖这样的铁公鸡拔毛坏事也变好事了。


去酒店的出租车上赖冠霖才告诉他,这次是跟水獭还有柚子面基。


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姜义建不知道该吐槽“网络情缘一线牵我们居然是同城”还是该吐槽“你居然跟水獭发展得这么快”,他梗了半天,最后看着自己的大裤衩和运动拖鞋哀嚎一声:“要见柚子你为什么不早说!”


“啧啧啧。”赖冠霖眯起眼摇头,“你瞅瞅你那样儿,跟去见心上人似的。”


“不是,水獭就算了,”姜义建警觉地瞪着赖冠霖,“为什么还有柚子?你这是辣手要摧兄弟花?”


“摧兄弟花还能带你么?”赖冠霖无奈地叹气,“别提了,小朋友说跟网友见面不安全,一定要带一个人才肯出来。”


“那你叫上我干嘛?”


“我这不是想着你嘛。”小狐狸促狭地眨眨眼,“你对那个柚子,不是挺有兴趣的嘛。”


姜义建义正言辞地纠正他:“我跟你不一样,谢谢。”


他们到的时候水獭和柚子已经找桌子坐下来了。姜义建一眼断定捧着西瓜汁吸得两颊鼓鼓的是小水獭,那么旁边低头玩手机的那个...就是柚子了。


柚子的大半张脸隐匿在阴影中,只能看见尖尖的下巴,皮肤很白。姜义建感觉心尖尖儿被小猫爪子挠了一下,好奇得不行。


赖冠霖这个虎逼嚎了一声“大辉!”,这下水獭和柚子都抬头看过来了。姜义建和柚子的视线歪打正着地撞了个满怀,只一眼,他就跟被点着似的从头发丝儿烫到脚后跟。


龟龟,是不是菜鸡都长得这么好看啊?


水獭,啊不,大辉果然很奶,见着赖冠霖笑得眉眼弯弯,一口一个冠霖叫得亲密无间。姜义建在桌底踢了赖冠霖一脚:“你们俩什么时候...”


赖冠霖毫不客气地踢回去:“在你拯救大兵瑞恩的时候。”


柚子依然话不多,偶尔掀起睫毛看两眼姜义建,心事重重的样子。姜义建被他看得手心发汗,他高考都没现在紧张,整个人绷得像一根快断掉的弦。


开胃品过后就是浓汤。柚子似乎忘了叮嘱侍应生忌口,用勺子慢慢捞汤里的欧芹。


姜义建立刻端起自己的碗跟他的调了个个儿:“我的没有撒欧芹,喝我的吧。”


柚子下意识伸手去拦,两人的手就这么触碰到一起,柚子跟被烫到似的瞬间收回手。姜义建也是老脸一红,差点撒一桌子汤。他暗骂自己没出息,怎么跟高中的毛头小子一样一惊一乍的,又不是碰了林志玲的手有什么好激动的。


但是——柚子好像比志林姐姐更可爱诶。


他把汤放在柚子面前,僵硬地咧咧嘴扯出一个中风般的笑容:“要谢我的话——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4
姜义建的暗恋日记:


201x年x月x日


我终于知道他的名字啦!邕 圣 祐。啊!真是跟他的人一样好看一样可爱一样完美!


然而在姜义建思念成疾夜不能寐的时候,赖冠霖已经跟大辉同床共枕了。


姜义建看着照片里赖冠霖半敞的胸口,撩人的姿势,魅惑的眼神和李大辉小绵羊般毫不知情的侧脸,倒吸一口凉气。


这像话吗!四舍五入就是床照啊!


他慷慨激昂地在对话框里敲下300字教育小论文,总结下来就是四个字:“我告你妈!”


“龌龊的眼睛看什么都是龌龊的,我俩这是参加夏令营呢,真是的。”


“夏令营?你们学校组织的?”


“不啊,我组织的,二人夏令营,怎么滴,有问题吗?”


“跟我皮?我告你妈!”


“你告好了。唉我本来还有一点圣祐哥哥的消息想告诉你的...”


“等等!我觉得这事儿我们还有商量...”


最后姜义建不但承诺为赖冠霖保守秘密,还答应送他一套游戏里最贵的时装,赖冠霖这才告诉姜义建:“大辉说,圣祐哥哥觉得你还不错。”


姜义建抱着手机呆呆地把“还不错”三个字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然后晕乎乎地笑了。


“再加一个月的夜宵,我帮你把圣祐哥哥追到手怎么样?”


“谁要你帮啊!”姜义建恨恨地打字,“夜宵不准超过50听见没!”


在赖冠霖的指导下,姜义建小心翼翼地约了邕圣祐看电影。


“追人嘛,就三步走,吃饭看电影还有——”赖冠霖瞥一眼姜义建,重重地叹气,“你现在看见圣祐哥哥估计连话都说不利索,第三步就不提了。约他看电影吧,不用说话,黑咕隆咚的还能搞点小动作。”


姜义建赶紧拿小本本记好并且不懂就问:“小动作?”


“对视啊!不经意的肢体触碰啊!”赖冠霖谆谆教诲,“买个大桶爆米花,两个人一起伸手去拿的时候不就很自然地碰上了嘛!”


想到这儿,姜义建把电影票塞到邕圣祐手里,溜到柜台非常严肃地对小哥说:“给我最大份的爆米花。”


离开场还有二十分钟,姜义建举着聚宝盆似的巨大爆米花桶跟邕圣祐尬聊。


“原来柚子是你的外号啊。”姜义建用闲着的手傻乎乎地挠挠脸,“你的游戏名叫柚子好吃,意思是你很好吃吗?”


邕圣祐本来笑得温吞吞地看着他,听了这话瞬间红成一颗熟透的番茄,慌慌张张地移开了目光。姜义建简直想掐死自己,说的什么话啊,自己是不是傻逼啊。


他的丧一直持续到电影开始,低头瞥见放在两人中间堆成小山的爆米花想起今天的任务,又重新燃起了斗志。


他害怕错过摸手的时机,于是几乎一刻不停地重复着抓一把爆米花塞进嘴里的动作。邕圣祐在一旁默默看了一会儿,然后把爆米花桶推姜义建怀里了。


“我看你挺喜欢吃的,”邕圣祐的眼睛映着屏幕莹莹的光,在黑暗里一闪一闪的,“拿去吃吧。”


姜义建傻傻地抱住爆米花聚宝盆,打了个焦糖奶油味儿的嗝。


他又丧了。


接下来屏幕上演了什么,他也没心思去看,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邕圣祐。他觉得对方铁定是对自己没意思,骂了一会儿赖冠霖的不靠谱,又开始可怜自己。


他脑补了一万个爱而不得的悲惨结局,就快落泪的时候,电影男女主开始接吻。


“那个...”邕圣祐突然开口,“你刚刚不是问我,柚子好吃这个游戏名是不是代表着...我很好吃吗?”


他偏过头看姜义建,睫毛轻轻颤了颤。光线昏暗,姜义建看不清邕圣祐的表情,但他莫名觉得,对方的眼神温柔,像是月亮落入水天交接,被波浪熨帖地包裹,只露出半张脸。


他指着自己的左脸:“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姜义建脑袋嗡一声懵了,他好像看见眼前一朵接一朵炸开的烟火。


亲上去的前一秒,他想:幸好那天躲在树后没有手抖,成功爆了头。


能被举报,真是太棒啦。

评论
热度(411)
  1. 浅野杏子你呀 转载了此文字
    啊!!(杉菜叫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