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丹邕】戒瘾

小八bababar:

我实在是没法给这篇下定义
但又不想这儿空着
就打上了这三行字


OOC

-


世人都道我太深情,只有我知道自己有多容易断舍离,比如昨天才充了钱就删掉的游戏,比如你。


-


01



姜丹尼尔和邕圣祐的关系有些复杂,通俗来讲应该是炮友之上,恋人未满。


两人从小一块儿长大,跑去一个地方发展干脆住在了一块儿。偶然一次姜丹尼尔看见邕圣祐在看gay片,才知道自己这个发小和自己性向一样。


自此之后两个人就约着一起看片,有时还上手互帮互助,久而久之就发展到了床上了,但你要说谈恋爱那是不存在的。


姜丹尼尔说他有心心念念的白月光只是追不到,邕圣祐也说自己有心动的红玫瑰只是没有机会。


姜丹尼尔说他的白月光百里挑一站那儿就会发光,引来了邕圣祐哈哈哈你喜欢的是迪迦奥特曼吗的嘲笑。


邕圣祐讲自己的红玫瑰温柔和煦像个太阳,姜丹尼尔笑得比邕圣祐还大声,“你喜欢的是如来佛吗?就他背后那个圈和太阳一模一样哈哈哈哈哈。”


少年人讲话多是不服输的吹逼,两个人天天腻歪在一起没见彼此还真有什么心动男生,所以这件事的真实性还有待商榷。

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俩确实是只上床,不谈情。

但多年密友,现在又有隐秘的出格关系,相处起来自是时不时眉来眼去,外人看来就像是对天造地设的情侣。

邕圣祐倒是笑着承认,“是哈,我们两个是在一起了哈哈哈哈哈哈。”

姜丹尼尔也跟着笑,笑得跟个杠铃没两样。

周围人不懂他俩的小心思,只觉得这俩人谈个恋爱谈成了傻缺,反而坚定了自己宁缺毋滥不和傻逼谈恋爱的心思,不然就会像邕圣祐和姜丹尼尔两个人这样神经病凑一窝了。



02



虽然没讨论过,但他俩应该都觉得这样的关系挺好的。

不用负责任的感情最爽了有没有。

可以在人前暧昧,在起哄下举杯共饮,一口一个老公老婆,但嘴里都没吐出深情,在拥吻时收下对方眼里狡黠的笑意。

你看,他们都被我们骗了。

也可以在家里从客厅滚到卧室,在落地窗前做时看着窗外的灯火通明留下带着湿气的手印,就算彼此的身体距离为负,起起伏伏时两颗心也没贴在一起。


但演了这么久的深情夫妻,多多少少也会动情。邕圣祐是觉得这点爱呀情的无关痛痒,所以他只是在高潮来临时,用手揪起姜丹尼尔的头发,


“尼尔啊,如果有了喜欢的人要给哥说。”


姜丹尼尔没回应,只是事后点起了一支烟,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着邕圣祐,说:“哥在讲些什么,我不是有了追不到的迪迦奥特曼吗?”

是哈,邕圣祐想起来那天的玩笑话,丹尼尔,是有喜欢的人呢。

“我就随便说说,你别放在心上。”

是他逾矩了,他本来就没有资格讲成全,还搞的自己多高风亮节。

邕圣祐和姜丹尼尔,只是炮友之上恋人未满的关系啊。



03



邕圣祐想起他和姜丹尼尔的小时候。

一个院子有很多个小孩,邕圣祐长得高,说话声音大,是一堆小萝卜头当中的领军人物,大家都想和他玩。

姜丹尼尔小的时候是个胖墩,还近视,戴着个眼镜木木愣愣的,虽说不至于被排挤,但也没几个肯带他玩儿的好朋友,除了邕圣祐。

虽然邕圣祐是因为妈妈拜托,这个弟弟是妈妈好朋友的儿子,一定要带着他玩儿。但时间久了,邕圣祐是觉得姜丹尼尔真的很不错,笑点低爱捧场,胆还肥儿。

好多事情别人不肯和他一起做,只有姜丹尼尔敢。


比如掏鸟窝。


有天邕圣祐出门发现一棵半高不高的树,树上筑了巢,猴孩子老司机判断了一下就断定巢里有蛋,可因为前阵子听说有个小孩摔断了腿,没人肯和邕圣祐一块儿进行这项活动,但没人托着邕圣祐也上不去啊,因为他的运动神经出了名的不灵活。

于是邕圣祐找来了姜丹尼尔。

“弟,你听好了,一会儿我踩着你肩膀上去。”

“哥要是摔下来了怎么办?”

“我相信你会接住我对不对!”

“对!” 姜丹尼尔瞪大了狗狗眼,声音坚定又洪亮。


邕圣祐在姜丹尼尔的托举之下三下五除二就爬上了树。


“尼尔尼尔,快上来,没鸟蛋但是有小鸟。”

“哥你拿下来。”

“孵出来就是生命了不能乱动,你上来看。”

“可我上不来啊!”

“你爬一截然后我伸手拉住你。”

姜丹尼尔猛得往上一跳,扒住了树干,他还算是个灵巧的胖墩,没让邕圣祐拉就上了好大一截,但要到枝丫那儿怎么都过不去了。

树有点晃,邕圣祐有些担心姜丹尼尔再动会把枝丫压断,就让他直接伸手摸,这个距离应该能摸到小鸟的脑袋。

“哥!我摸到了了摸到了!”

“滚蛋啊,你摸到是我的裤裆!”

那天姜丹尼尔倒是真的摸到了小鸟,虽然此小鸟非彼小鸟,但姜丹尼尔还是挺开心的,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乐啥。




04


“你在笑什么?”

姜丹尼尔看着枕边人突然笑得乐不可支,有些好奇。

“我想起你小时候掏鸟窝结果摸到我裤裆了哈哈哈哈哈。”

邕圣祐笑得停不下来。

“我也没摸错啊,你裤裆里不也有鸟嘛。”

姜丹尼尔坏笑着把手往邕圣祐下面伸,被邕圣祐一手拍开。

“滚。”



05


邕圣祐突然回忆掏鸟窝事件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在想和姜丹尼尔这段关系的起源。

因为邕圣祐喜欢男人,姜丹尼尔喜欢男人,然后他俩就炮了。

他俩是因为性向相合就搞在了一起。

性向这种事很多人是后来才醒觉,邕圣祐察觉得比较早,而原因就是姜丹尼尔的这次摸鸟。

大老爷们被摸两把鸟没什么害羞的,最多有点尴尬。但邕圣祐就是奇怪和别扭,这件事相当于给他发觉自己性向埋下了小小的火种。

所以说从某种角度来说,他邕圣祐还是因为姜丹尼尔弯的。

但这种事他肯定不会给姜丹尼尔讲,对方不晓得要怎么笑他呢。

姜丹尼尔是自己发现自己弯的呢?邕圣祐又开始想,想了半天也猜不到干脆直接开口问了。

“尼尔啊,你是怎么发现自己的性向……嗯……和别人不一样的?”

“因为我喜欢的人是个男的啊。”

“哦,那个奥特曼啊。”

邕圣祐得到了回答,但却有些不开心。不要误会,他只是觉得自己变弯是因为姜丹尼尔,对方却是因为别人,有种被迫一厢情愿的想法让邕圣祐有些难受。

“那哥呢?因为什么知道自己是个弯的。”

“因为那个如来佛啊。”

阿弥陀佛,佛祖宽宏大量,应该不会介意这甩过去的一口锅。



06


邕圣祐不是没好奇过,姜丹尼尔明明有喜欢的人,为啥还要跟自己暧昧不清,就不怕心爱的人误会吗。

问起来姜丹尼尔就说喜欢又不是非要占有,远远地祝福也挺好的。邕圣祐只觉得他在放屁,姜丹尼尔和他上床时那尿性,跟小狗撒尿一样在他身上啃的全是印儿。两个人还不是情侣呢,他占有欲都还那么强,如果真有喜欢的人,姜丹尼尔早变牛皮糖了。

所以邕圣祐觉得,那个奥特曼的事儿是假的。


但他好像猜错了,姜丹尼尔似乎真的有喜欢的人。

邕圣祐看着亮起的屏幕,上面是他的老友发来的讯息。

“邕圣祐你注意点啊,姜丹尼尔最近好像和一个男孩走得挺近的。”

“[图片]”

“我刚好看见了,你看他俩凑的多近,你不会被绿了吧。”


邕圣祐盯着那张偷拍愣了会儿,回复到,

“我和姜丹尼尔本来就没什么。”

没有理会对方的???,邕圣祐把手机关了机。

烦,非常烦,他还没有烦的理由,更烦了。


晚上,姜丹尼尔感觉到身下的邕圣祐兴致恹恹。

“哥怎么了?”

“没啥。”

姜丹尼尔也不做了,他认真的逼着邕圣祐和自己对视,

“你绝对有事。”

“我就是觉得我们这样挺没意思的,你看啊,你有喜欢的人,却还和我这样……”

“可哥不也有喜欢的人吗?”

“但我和他没亲密到可以一起出去玩还勾肩搭背的程度啊。”

姜丹尼尔愣了愣,

“我说今天好像看见了哥的朋友,原来不是错觉。他,就我那个喜欢的人,最近和男朋友分手了,我只是安慰他,你别多想。”

邕圣祐瞬间觉得疲惫又烦躁,

“行了丹尼尔,我也没有多想的资格。我估摸着你俩有戏,所以我们这段见不得人的关系还是停了比较好,免得人家误会。”

邕圣祐推开姜丹尼尔回了自己卧室。

他这个时候开始可惜自己和姜丹尼尔不是真正的情侣,两人本就不是为了爱情而同居,所以现在也没法分居。

尴尬得一逼。



07


就这样,两个人又退回了没一起看gay片之前的关系。

好烦啊烦死了。

邕圣祐特别的烦躁,他心里有些明白烦躁的原因,但不愿意去深想,但想不想他都知道这和姜丹尼尔有关。

完了,他这下算是栽了。

邕圣祐好像有那么点喜欢姜丹尼尔,好像还不是只有那么点的喜欢。

他这个时候就开始觉得当时还因为这若即若离暧昧关系沾沾自喜的自己傻缺了。如果早点发现自己的心思死皮赖脸找对方负责,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他连气都没地儿发。

姜丹尼尔还开始早出晚归起来,邕圣祐恨得那个牙痒痒啊,每天都在想姜丹尼尔这个没良心的是不是出去约会了。

就这样糟心地过了两天,邕圣祐突然清醒了,还觉得自己前两天的行为非常傻逼。他又没失恋干嘛要把自己搞得像个苦情男主一样惨兮兮,还把姜丹尼尔想的像个渣男。

狗养久了还有感情呢,他只是沾上了叫姜丹尼尔的瘾,因为以前姜丹尼尔天天在他旁边晃悠他没在意,这突然失去所以才有了戒断反应。

只是不习惯,不是你想的爱。

邕圣祐也不管这是不是安慰自己了,反正他想法换成这样之后日子好过了许多,他甚至还有心情出去蹦迪。

好歹这么多年的朋友,祝福他也没那么难。

至于那瘾,戒掉就好了。



08


邕圣祐这边想开了,姜丹尼尔却开始慌了。

“哥们,看你出的馊主意,圣祐哥现在完全不管我了。”

姜丹尼尔委屈地向对方抱怨,

“我当时就说了,后果我不负责,是你自己强行要这样的。”

如果邕圣祐听见这个声音一定会很耳熟,因为这不就是那个给他通风报信的朋友嘛。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你就别想着邕圣祐服软了,赶快找他说清楚吧,横竖都是一刀,麻利点去。我听说他最近喜欢去蹦迪,吸引了好多小男生小女生,再过个几天他人都被勾得没影了。”

姜丹尼尔听进去了,他也真的是没办法了。

回到家里家里却没人,打给邕圣祐对面是嘈杂的重金属音乐。

这哥又去酒吧了。

“哥,你别玩了,回家,我有事给你说。”

“你说啥!这儿太吵了我听不见!”

“我说让你别玩儿了!麻溜点滚回家!”

姜丹尼尔一字一句对着手机吼。

电话被挂断,姜丹尼尔晓得邕圣祐听清楚了,他就坐在客厅等。


“你个臭小子,不讲敬语就算了,还敢用那种语气跟我说话?”

邕圣祐推开门就对着姜丹尼尔骂骂咧咧。

“酒吧有那么好玩儿吗?”

“你这啥意思?质问我?姜丹尼尔你有理质问我吗?”

邕圣祐皱起眉头,他不懂姜丹尼尔哪儿来这么大火气。

“哥,我有话跟你说。”

姜丹尼尔平复了下心情,鼓起勇气才开始说。

“什么话啊?”

邕圣祐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儿,他还来不及脱鞋就那样愣在门口。

“首先我要给你道歉,我以为我是你戒不掉的小熊软糖,但我忘了爱吃糖的人其实是我。”

邕圣祐被说的一愣一愣的,

“你讲人话行不行?”

“我说我喜欢你!!!”

姜丹尼尔吼出来,眼睛红红的。

邕圣祐真蒙圈了,蒙完倒是乐了。

他脱了鞋,走到姜丹尼尔面前,看着对方眼圈红红,暴起的青筋还没消下去,刚刚那声估计用了很大的力气。

“你喜欢我啊,那你那个奥特曼咋回事。”

“我看哥乐于玩儿暧昧游戏,我不想那样下去了,找人框你的,结果你根本没反应,你一点都不喜欢我!!!”

小狼崽越讲越委屈,直接嚎了起来。

“行了行了,搞半天我才是奥特曼啊,但我不想做奥特曼怎么办?”

姜丹尼尔以为邕圣祐这是拒绝了自己的喜欢,眼圈更红了差点掉下泪来。

“我是觉得奥特曼这个名称太奇怪了,还是姜丹尼尔的男朋友这个称号比较好听!”

“啥呀?”

“我说,我也喜欢你,笨蛋。”



09


你是我喝多了上瘾的止咳糖浆,熨帖了我的喉咙也抚慰了我的心。

你是我戒不掉的瘾,戒掉了也是自欺欺人,最后也会复吸。

我喜欢你。







END






-


其实我觉得还挺甜的哈哈,不晓得你们觉不觉得。

评论
热度(636)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