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篮球杂志【罐辉】

就斤斤计较:

回忆青春校园系列   4000+


 


最近感冒了见天昏昏沉沉,有几天没有更新,抱歉抱歉。


 


尬聊少年们的爱情故事




*请勿上升真人哦


 


————————————


 


 


今天天气难得的很好,告别了缠绵的雨季,盛夏独有的干燥和炎热姗姗来迟。


 


 


李大辉一大早就在书房翻箱倒箧——趁着天气好,他想在阳台上晒晒书,顺便把书房已经不用的旧书和已经不看了的杂志摞好放进地下室。


 


 


他打开书柜,将那些或新或旧堆叠在一起的书籍一捧一捧的拿出来,因为书太多,大辉一个不小心还被地上垒着的书绊倒了,身形不稳,连带着手上刚拿好的整捧书稀里哗啦地尽数倾覆在地。


 


 


大辉叹了一口气,干脆坐在地上将满地散乱的书本收拾好,在那些杂七杂八的书籍中,大辉意外发现了一些色彩鲜艳的彩页杂志。


 


 


“篮球杂志?”他拿起其中一本,随手翻看了几页,里头掉出一张泛黄的白色便笺。


 


 


纸上有圆润的黑色铅字,工整地排列开来:《HOOP灌篮》,NBA官方杂志,本期重点:篮球前锋,本赛季重点球队,明星球员篮球生涯。


 


 


大辉看着因年代久远而有些模糊了的字迹,心下充满了感慨。


 


 


那时候自己真的是够努力,像对待功课一样对待“喜欢”这件事,认真且严肃,不仅恶补篮球知识,甚至还耐心的整理相关的篮球杂志的笔记。


 


 


大概是年少时若有一颗爱人的心,大多都如同未曾蒙尘的水晶般纯粹和透明,他喜欢他,自以为遮掩得很好,可现今想来,那些穷极热烈的爱恋怕是早就被人尽收眼底。


 


 


 


01.


 


十六岁那年的初秋,李大辉在新生社团招募乌泱泱的人海里,第一次看到了鹤立鸡群的赖冠霖。


 


 


刚刚开学还没有统一发放制服,同学们大多穿着花花绿绿各色的便服,唯独赖冠霖穿了一套颜色清淡款式极简的衬衫和长裤,扎眼的身高和优渥的外貌让他一下子在人群中凸显出来。


 


 


少年笑起来也是唇红齿白,他接过学姐学长一摞又一摞递来的社团申请表和招生海报,眼睛笑得弯弯的,人畜无害的模样。


 


 


待他走远,李大辉好不容易挤开人群钻进第一排,他气喘吁吁地问道:“刚、刚才那个男生,报了什么社团?”


 


 


坐在招募席上的男孩正忙着清点报名表,只匆匆抬眼看了一眼李大辉,淡淡道:“篮球社。”


 


 


“我我我也报篮球社!”


 


 


“你多高啊?”男生上下打量了下李大辉,狐疑道。


 


 


李大辉一下子被噎住了,说话也支吾了起来:“172吧……”


 


 


“篮球社只接受178以上的社员志愿和申请。”男孩皱了皱眉。


 


 


李大辉垂下了头,正悻悻地要转身离开,一旁另一个男孩叫住了他:“同学等等!”


 


 


“嗯?”


 


 


“不能参加社员招募,我们还有别的职位啊!”男孩眼睛闪亮亮的,一脸期许的看着他,像一只兴致高昂的可爱的萨摩耶。


 




一个月之后,李大辉穿着印有同款赖冠霖球衣编码的收身T恤,拿着巨大的两个紫色大花球,出现在了人声鼎沸的体育场里:他成了一众女生啦啦队员里唯一一个男性啦啦队成员。


 


 


这一天体育馆人声鼎沸,大辉跳舞的视频被疯狂转载,隔天,大辉的照片甚至超过一票在当天球赛上表现出彩的球员登上了校报。


 


 


大辉被汹涌的热情的人潮吓到了,更让大辉为难的是,他担心赖冠霖会觉得他很奇怪。


 


 


把他招进队里的篮球经理姜丹尼尔倒是很高兴,退场的时候大辉看到他整个人开心得在篮球馆里四处蹦跶,上蹿下跳的,开口喊他的名字嗓子都是哑的。


 


 


那天晚上的篮球队内聚餐,大辉作为啦啦队的队员意外被邀请了。


 


 


一走进去就感受到周围火辣辣的目光,大辉有些难堪地找了个角落迅速坐下了,心里祈祷自己赶紧隐形。


 


 


“喂。”


 


 


大辉抬起头来,待看清坐在身边人的模样瞬间紧张到瞳孔紧缩。


 


 


“你叫什么名字?”


 


 


“……李大辉。”


 


 


赖冠霖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迅速接了一句:“我叫赖冠霖。”


 


 


“我知道……”


 


 


“让我们为友谊干杯!”姜丹尼尔俏皮的釜山话又大又响亮,盖过了大辉窘迫的回应。


 


 


周遭男生纷纷站了起来,拿着手上的豆奶煞有其事的应和:“干杯!”


 


 


“你说什么,我刚刚没听清。”赖冠霖在喧闹的人群中扯着嗓子对身旁的小人说道。


 


 


“没、没什么,很高兴认识你。”


 


 


赖冠霖抿嘴笑了笑,有些矜持又带着疏离。


 


 


那天晚上,他们在短暂的问候后就没有再说话。


 


 


没过多久,大辉由于战胜不了自己内心的羞耻感,最终还是退出了啦啦队,这段让人回想充满局促的回忆唯一让他庆幸的是,在那天聚餐后,全体成员互相交换了号码,他有幸得知了赖冠霖的联系方式。


 


 


只是,他们关系疏远,再说话的机会也总是很少。


 


 


在过年过节那些重要的日子里,大辉会装作是群发消息,给赖冠霖送上祝福,每一条消息都要确认好几遍,确保自己在保持礼貌的同时仍然带有些许亲昵;


 


他会在赖冠霖发的少之又少的社交动态下留言或者点赞,装作是不经意间看到后的回复;


 


赖冠霖之后参加的篮球赛,他都无一缺席,只是会避开那些拥挤的为赖冠霖加油的粉丝团,默默的坐在角落里。


 




他不知道在赖冠霖心里是如何定义与他之间的关系,大略就是一个打招呼会尴尬,但装作不认识又觉得不好意思的脸熟的路人吧。


 


 


 


02.


 


极偶尔的一次,他们在学校外的一家书咖相遇了。


 


 


他们学校坐落于首尔的九老区,校外有一条颇有8、90年代风情的老街,一条街蜿蜒纵横,除了街上花花绿绿的老式招牌和霓虹灯,在胡同巷口的街角处,有许多小而精致的书咖,或富有异域风情或扑面都是怀旧复古的味道,是一个让人流连的带着独特回忆的地方。


 


 


那天大辉照例去了他经常逛的书咖,拿一本书的功夫,回过神就看到了在不远处外文区坐在地上认真翻阅什么的赖冠霖。


 


 


赖冠霖少见的戴了圆圆的金丝边眼镜,鼻子高挺皮肤白皙,低垂着眉眼,和在运动场上看上去很不同,是一个文弱又儒雅的少年,他坐在地上,腿交叠放着,身子靠在木质的书架上,不远处就是阅览区,有浅色的随风飘拂的窗帘,阳光温软柔和,打在他的脸上,整个人都闪闪发亮。


 


 


“赖冠霖?”大辉走过去,用气音小声地问候他,有些犹疑,最后还是坐在了他的身边。


 


 


“啊,你好。”


 


 


大辉敏感地觉察出了赖冠霖语气中的惊讶与陌生,后知后觉地尴尬起来:“……你好。”


 


 


“你在看什么?”


 


 


“篮球杂志。”赖冠霖挠了挠头,笑道。


 


 


“好玩儿吗?”


 


 


“挺有趣的。”


 


 


“啊——”大辉点点头。


 


 


“篮球社, 不来了吗?”


 


 


“嗯。”


 


 


“啊——”赖冠霖挠了挠脖子。


 


 


“这家店我常来的。”


 


 


“我第一次来。”


 


 


“啊——”


 


 


空气再次安静了下来,两个人都认生,彼此没话找话的结果就是互相都接不住对方的话,外加遭到了书店里其他看书人群无数眼刀。


 


 


最终,赖冠霖站起身来,将书放回了书架。


 


 


大辉看着那个远去的高挑的背影,深呼吸了几口气。


 


 


“等等!”书店门口,李大辉喊住了准备过马路的赖冠霖。


 


 


信号灯由绿转红,两个少年相视无言,一个脸色绯红一个面带疑虑,空气好像又沉了下来,互相都能嗅到焦虑的味道。


 


 


“怎么了?”


 


 


“篮球杂志,不、不买吗?”大辉憋了半天,有些难堪地问道。


 


 


“不了,现在我还看不惯韩文版的,中文的又太贵了。”


 


 


接下来又是一阵无言的沉寂,时间流逝,信号灯再次由红转绿,有流动的人群在他们身边穿梭。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在赖冠霖转身的那一刻,大辉终于鼓起勇气,视死如归般冲上前去,将手上的牛皮纸袋塞进赖冠霖手里:“我……我有个哥哥也爱看篮球杂志,我是会员可以打折就顺手买了两本,这本给你!”


 


 


“一个人呆在韩国觉得寂寞想家的话,可以随时发消息给我的!中韩友谊最高!万万岁!再、再见!”


 


 


赖冠霖愣在原地,看了眼怀里被强制塞入的纸袋,又看了眼匆忙跑远的身影,小水獭跑得又急又快,逃跑的路上还被脚下的石子绊了一跤差点摔倒,张皇无措,打眼看上去就知道他在紧张。


 


 


少年低下头忍不住笑开来。


 


 


 


03.


 


在那之后,每半个月或者一个月,篮球杂志发新刊的时候,总能看到小水獭蹦蹦跳跳的跑到国际部,站在窗边等赖冠霖下课,他朝他挥手示意他出来。


 


 


大辉话也不多,总是匆忙地把书塞进赖冠霖怀里,又慌张地跑走。


 


 


有时候干脆不叫他,把书递给临窗的同学,扔下一句“麻烦替我转交给赖冠霖”,就转身走了。


 


 


几个月后的某一天,赖冠霖叫住了再次落荒而逃的小水獭。


 


 


“李大辉。”


 


 


“啊?”大辉回过身来,有些迷糊又堂皇地应了一声。


 


 


“别跑了,我又不会吃了你。”


 


 


大辉闻言立刻窘迫起来,脸上红红的。


 


 


“篮球杂志,以后,一起看吧。”


 


 


男孩站在逆光的教室门口,身后有明晃晃的夏日阳光凝成的光圈,他的笑容好像是灿烂的朝阳般,一双眼弯起来像是两枚好看的月牙,他对李大辉伸出手,手指细长骨节分明,一切都好看得晃眼。


 


 


大辉愣愣地也伸出手去,小心翼翼地握住了男孩的指尖,心里像是触电一样,目光不知如何安放。


 


 


男孩的笑容更加灿烂,他反过来拉住大辉的手,使了使劲将还在迷茫中的大辉一把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男孩身材高大,大辉整个人埋进了赖冠霖的胸膛里。


 


 


教室里传来喧闹夸张的起哄声。


 


 


赖冠霖笑个不停,将怀里的小人整个抱起来在空中转了小半圈又放下,他对他说:“你还没回答我呢。”


 


 


“啊?”


 


 


“你,愿意吗?”眉清目秀的少年挤了挤眼睛,露出难得的撒娇神色。


 


 


“看、看杂志吗?我……”大辉咬了咬下唇,低下头有些羞怯,“愿意……愿意的呀。”


 


 


 


04.


 


“大辉啊,我那条深色暗纹的领带在哪里?”


 


 


隔壁房间传来呼喊声。


 


 


“我给你挂在衣帽架上了啊……”大辉回身朝隔壁房间跑去。


 


 


推门而入的时候猝不及防撞进一个温热的怀抱里,青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一双好看的眼眼尾微微垂下来,像只无助的小狗:“找是找到了,可我还是打不好领带。”


 


 


大辉无奈地笑出声来,他就着青年抱着他的姿势踮起脚尖,凑过去在他的耳颈旁帮他翻好衣领,认真地打着领带,左看右看细心地帮忙调好方向。


 


 


“好啦。”


 


 


青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满意地点点头,一只手揽过大辉的腰,凑过去吻了下大辉的脸颊:“我的大辉什么都会。”


 


 


“去你的。”


 


 


“哦嘤哦嘤,大辉把我骗到手了就对人家越来越冷淡了呢。”青年嘟着嘴,看似不满的抱怨,说出口的话却盈满了温柔与爱意。


 


 


大辉被他逗得直笑:“好啦,别闹了,赶紧去吃早餐然后上班去吧。”


 


 


赖冠霖被大辉推着走出房门外,应和了几声,又纳闷道:“刚听书房好大动静,你干嘛呢?”


 


 


“收拾东西。”


 


 


“收拾什么?”


 


 


大辉并不作答,只眯着眼笑:“你再不去吃饭,我就先收拾你。”


 


 


赖冠霖的眼神也危险了起来,他扯了扯刚系好的领带:“请大辉,尽情地收拾我吧。”


 


 


被拦腰抱起的大辉气得说话都不利索:“呀!我说的‘收拾’是打你,不是……不是……啊啊啊你别扯我衣服,裤子!裤子!!!”


 


 


 


05.


 


赖冠霖第一次见到李大辉,是在高一的学园祭上,他看到穿着演出服的少年青涩又害羞地站在舞台上,一出口唱歌,语调轻柔婉转,声线极美,像是有回声般萦绕在他耳畔,赖冠霖愣住了。


 


 


或许是音响声太大,赖冠霖觉得自己的胸膛怦怦直跳,他看着台上因为聚光灯闪闪发亮的小人,忘记了眨眼和说话。


 


 


后来,他再次遇见了只要看到他就脸红无措的少年。


 


 


他装作不经意地问他名字;


 


暗自窃喜地看到他关注自己的生活;


 


假装巧合地与他在书店里相遇;


 


最后,终于鼓起勇气,叫住了他。


 


 


他心怀憧憬,又充满了少年人的羞怯。


 


 


他没有告诉他,在那么那么早以前,大辉以为的一厢情愿,就已经是两情相悦。


 


 

评论
热度(224)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