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漫画改】【贺天视角】【原著向】梳理贺顶红的漫画中所有相遇 01。

浮若空:


最近突然想整理贺顶红的漫画原著向,写了一篇这个贺天视角的贺顶红的漫画故事
希望你们能喜欢!
漫画出处@old先  
欢迎查虫,
可能ooc.根据漫画试图脑补。
大概会写到最近的更新。


本章涉及漫画内容86 87 91 94
【贺天视角】
01


我时常会陷入一种很无聊的生活状态,这种无聊在于某一天我好像发现很多东西对我都失去了吸引力。我爸常说,要么做点什么,要么什么都不做,而我已经尝试过做点什么。不知道是不是我这样人的通病,无聊久了对什么都报以一种游戏的心态,把什么都当成消遣娱乐的东西。遇事两三分热度,好像对什么都不会坚持太久。我挺适应这个世界的规则的,就是遇人说人话,遇鬼说鬼话。在自己能容许的范围内,装出一副他人满意的样子,才能更深地索取,得到更多。可是这段时间以来我能容许的范围越来越小了。与生俱来的某些暴虐因子和不安分的躁动时常在我身体里叫嚣,可我常常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他们说,贺天你家里有钱,长得帅又学习好,怎么什么都被你占完了。是啊,什么都被我占完了,或许这才是我为什么觉得无聊的原因。好像什么都挺轻松的,好像什么都能唾手可得,什么都太没意思了。


所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个消遣活动,就是观察人,特别是眼神。这种疏离的行为让我常常有一种脱离人类,俯瞰众生的错觉。但很能满足我的虚荣心。看得久了,也看出一些名堂。


在看到见一看向展正希的眼神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一种陌生的背离规则的愉悦感。我看到了一种深刻的感情,我敢打赌是那不是兄弟之间该有的眼神,那是一种超越某种规则的感情。源于自私的占有,源于疯狂的渴求,终于形体之间的二三尺距离。


展正希应该和我一样,看过见一不正经地嬉闹,摸头擦肩撞屁股,看过他一脸贱兮兮地求饶打滚,也看过他耍赖不想打扫卫生,只想跑出教室疯成一团风,最多的是一脸色迷迷地趴在展正希的背上大呼小叫,得了一点甜头就笑得像拥有了全世界。


可是展正希看不到的是,每次见一看着他的背影的眼神,那种淡漠的,又藏着无数欲语未语的情绪的眼神。瞳孔微缩,好像透过这个背影看见了很多其他的东西。


有趣。


我听见我身体里有一个声音说道。我很好奇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情绪,所以我开始接近他们。我经常戏弄见一,因为我不想看他装出来的这副面孔。我想他的灵魂其实和我一样,知晓这个世界的规则,戴什么样的面具才能要得更多,虽然也永远只能在界限外。我想逼他出来,那个骨子里的他。当然,恶劣的调戏人也是我的兴趣,如果能见一见别人真实的自我,顺便还能逗自己开心,不那么无聊,何乐不为?


我承认我是因为无聊去接近他的,因为逗逗他就像楼下突然来了只有趣的金毛,每天陪它玩一会儿,心情都变好了点,可是开心过后的贤者时间总是逼人发疯的。我知道见一对战正希的感情固若金汤,我甚至不知道他们俩缘何而起,有些怎样的往事。只是,有时候,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突然有点寂寞。好像他们俩只要撞在一起,其他人都进不去,包括向来位于人群焦点的我。


不过也无所谓,见一和展正希毕竟是朋友,陪我玩了这么久,倒不能被其他人欺负去了。所以当那个红毛小子带着一群人来找茬的时候,我并不准备袖手旁观。


然而一直安安静静的展正希却冲了过去,异常激动地和红毛撕扯起来。我有些诧异,我一直以为见一这孩子只能单方向付出,没想到有一天也能看到回应。


帮他们一下吧。


我迅速解决了红毛带来的一群杂碎,把被砸中脑袋的展正希从地上扶起来,准备带着见一前往医院。然后我就看到了地上仰躺着的,那个微微颤抖,带着粗重喘息的人。


那个人故作凶狠地看着我们,眉尖紧蹙,眼睛狭长。我好像看到了他伪装起来,背后的恐惧。真好玩,这个人明明怕得要死,还要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他让我想起被捕猎者捉住的幼狼崽,受伤被抓还要故作凶狠,以为能吓得到谁。


吓得到谁呢?


小狼崽只能吓得到兔子,可我贺天是雄狮啊。


 


02.


睡醒的时候,窗外天已经明亮了。


刚睡醒的几秒钟总是大脑有些短路,老是回忆不起做了什么梦,或者我在哪里。大概是有些落枕,我侧了侧头感觉到骨头活动的咔嚓声。这个房子里其实没多少东西,有床有桌,其他家具都没必要。反正就是个睡觉的地方,我当时这么和我叔说的。


不过这里我倒是也住的自在,反正是为了方便上学,在哪里睡都是一样,只要有床。何况这里整面墙的落地窗很合我心意,三十多层的高楼,从这里俯瞰下去,看得到多少东西呢,安个电视都没它精彩啊。


大概每个早晨抽着烟站在窗前老是要想些有的没得,反正已经习惯了不是吗。


就是有些厌烦,一个人住的话,每到饭点又要去便利店买吃的,点外卖。连着几个月都吃外卖了,真的有点反胃。


回家的路上,我又看见了他。我看着他半靠在花栏杆上,脖子和脸上还贴着纱布和医用胶带,手里拿着三明治正在啃着。那个红毛小狼崽,他的确是个顽强的人,那天下手这么重居然没有躺在医院?可能是因为经常打架的缘故?


他很专注地盯着地面,专注到没有注意到我直白的目光,于是我更肆无忌惮地观察着这个人。我不知道以前有没有见过他,但给我留下这么深的印象的就他一个。大概是因为,他,有点像以前的我。都是那种傻兮兮的故作凶狠,其实心里很软。红毛一看就是不常笑的人,他的眉间因为经常皱起,形成了细微的纹路。我不知道他身上发生过什么,但我能知道他一定有点什么故事。


这怎么说呢,我自己就也觉得莫名其妙的,为什么第一次见面的人,还是那么水火不容的关系,就能在他身上看到这么多,观察的还这么仔细。可当我看到这么多之后,我就有些想深入。


他终于感受到我直白过头的目光,瞥了我一眼,有些发狠地说,“看什么看...”。有些事开了个头就止不住,就像我现在又涌起来的恶趣味。


“哈~竟然没有躺在医院,真是顽强~”


“原来你也住在附近啊~”


“喂~你会做饭吗?”


他有些懵,显然是没料到我会蹭上去和他说一大堆。


“关你屁事。”


“别这样~你这样气量太小了~”我看着他炸毛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玩,这个人的躯壳太厚了,试一试怎么敲开比较好呢?或许温柔一点他更容易接受?


“滚开!信不信我把你揍成泥!”我看着他面对我竖起的中指,一脸桀骜不驯。


好的,我决定收回原话。这个人看来不经过点调教,不会乖乖听话。我冲过去搭住他的肩膀,看着他微微睁大的瞳孔和脸上直掉的汗珠。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我带了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低气压,难得地看到小红毛老实下来。


凑得近了更能嗅到他身上独有的一种柠檬味的气息,清新的像午后的阳光。一头嚣张的红毛在光下显出一种红棕的厚度,既内敛,又猖狂。我还注意到他小巧的耳垂上有明显的穿过耳洞的痕迹,汗珠垂挂在上面,晶莹剔透。


我在心底无声的笑起来,突然心情变得很好,看来今天不用吃外卖了。我抓着他的领口往外一扯,“走,去给我做顿饭吧~”


“卧槽!你算哪根葱啊!放开我!”


他的声音又在身后吵嚷起来,我竟然不觉得烦,有点奇怪。我愣了愣神,才发现小红毛趁我不注意,已经挣脱了我,抓着他吃了一半的三明治就朝反方向狂奔。


行啊,下次你就别想跑了。


莫名其妙,我似乎听见我心里的小贺天笑出了声。


 


03.


“贺天,你说过,人活着是为了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那,你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呢?”被逼着和见一一起逃课出来的我们,为了躲雨靠在路边的公交车停靠点边。可能是沉默太久,见一突然开始问起我这个问题。


我知道他在想谁。厚重的雨幕也挡不住他的视线,我知道视线的尽头是展正希。可能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偶然瞥见他厚重伪装下的自己。不断逼他正视自己,好像是我的某种恶趣味,也是我的某种不甘心。


“想不到你这么认真的思考这种问题...”我有些无奈地闭闭眼,扯出一个笑容。“那番话是对你讲的,而我...跟你不一样。”


我和见一不一样。


我活着大概是为了寻找自己想做的事情。见一的困扰和我不一样,他有了前进的方向,忧愁的不过是前往彼岸的途中无数的风暴。可是至少,他知道该去哪里,他知道自己就算不能到达那个彼岸,也在不断的往它靠近。可我不同。


我活着是为了什么呢?我觉得一切好像都没什么意思。我不想去接近,也没心思去揣摩。人的心思有时候好像太简单了,以至于我一眼就能看穿,知道怎么表现能让别人开心。逐渐的,懒得去做,陷入一种莫名其妙的无聊。我活着这么久,却一直在找自己要往哪个方向前进。


见一是比我幸运的,想到这里我还有些羡慕。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你逃课不是为了在这里闲坐的吧,趁现在雨小,你走吧。”


“嗯。”


“那你呢?”


“担心我?”


“去你的...”他冲进雨幕中,回头笑着挠挠头,“那我走啦。”


我看着他跑上街道,雨幕扭曲了他的背影。但所幸的是,很坚定,他始终没有回头。


终于只有我一个人了。


贺天,你活着是为了什么呢?我好像都还没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得过且过的活到现在,大多数时候听之任之。反正我的态度一直很随意,活的不难受就行了。我以为这就是我一直的生活态度,有些风波,然后自己抚平,好像就过完了。


可是在看到见一冲过去拥抱自己的彼岸的时候,我还是有些羡慕和一点点...孤独。


雨好像越下越大了。城市的雨老是这样,带着一股子铁锈味儿。透明的钢条好像一根根地把我囚禁在这个小公交站,就像我每天回家呆在空旷的屋子里一样。


有点不甘。


我讨厌下雨。


这时我的脑海突然闪过一个红色的身影。我突然想起了小红毛。


那次早上偶遇之后,我每次在学校见到他,他都要装作一脸凶狠地把眼神移向别处,我都不好意思揭穿他。我从这之后开始有些留意他,他实在是一个好玩的人,每次见到他那一头红发闪过,我的心情都要跟着好一点。


想起他被揍倒在地,不甘又明亮的眼神;想起他在篮球场上,亮晶晶的脸庞,紧皱的眉好像因为刚才的三分球舒展了一点;想起有一次从他们教室后门看到他上课的时候趴在课桌上呼呼大睡,脸上还残留着几条压出来的印子。他现在在干嘛呢?


某种冲动驱使着我,我打开手机拨下这个号码。


“喂~帮我把伞送过来。”


“......谁他妈要给你送伞啊!你算哪根葱!”


“你敢再说一遍...”


“...可恶。”


我听见他恶狠狠地妥协,有些愉悦。


小红毛,我等你。




01.


02.



03.


评论
热度(97)
  1. 金三喵浮若空 转载了此文字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