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丹邕】深情总被辜负

小八bababar:

浪子回头丹?
HE放心看
OOC

-





我亲吻水,拥抱风,却碰不到你。





01



北方的冬季有些难熬,街上看不见一丝绿色,光秃秃的树枝此刻已无法点缀城市,反而更显荒凉。行人都戴着口罩,隔绝了刺骨的风,也隔绝了人情味。

车水马龙,繁华却与邕圣祐无关。他坐在全家里,热了份便当,却下不了口。他讨厌冬天,生活已足够不近人情,呼啸的大风更是在往他脸上打巴掌。

这种鬼天气,对失恋的人来说简直是折磨。小情侣有爱人拥抱暖手,而他才和那个可以让他把手伸进脖子里的人分手。

有点可怜,但邕圣祐觉得是自己活该,因为分手是他提出来的。

他和姜丹尼尔交往,历时29天。

邕圣祐曾经觉得姜丹尼尔似云似雾又似风,虽然飘渺但长存。

后来才明白,姜丹尼尔于他而言其实是烟火,在他的生命里绚烂一瞬,然后什么都没有了。

殊途不同归,两个人本就该没有交集的,是他太过胆大,竟敢染指神的宠儿,甚至还妄想拥有他。

可这怎么能怪他,是姜丹尼尔先来招惹他的啊。



02



邕圣祐的人生轨迹虽撑不上是康庄大道,但至少也是条林间小路,姜丹尼尔的出现就是强行劈开了一条岔道。

两个人初遇是在学校礼堂,邕圣祐作为主持人报幕,姜丹尼尔上场表演街舞。两个人在上舞台的台阶擦肩而过,邕圣祐是头也不回的下去了,姜丹尼尔却转头盯着他的背影凝视了两秒。

情愫就是在那一刻被埋下种子。

再次相见是在社团联谊,两个人玩国王游戏时不幸被选中,大家起哄说两个都是男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玩游戏就刺激一点嘴对嘴亲一口好了。

玩游戏是玩游戏,成年人没什么好扭扭捏捏的,邕圣祐是不懂姜丹尼尔为什么要伸舌头。

然后他和姜丹尼尔之间的气氛就有些尴尬了。

尴尬持续到散伙后,两个人像有默契一样等到最后才走。他本想撞似开玩笑般打趣姜丹尼尔两句,但刚把视线对上,姜丹尼尔就迫不及待拉着他去了厕所隔间。

邕圣祐心在扑通扑通的跳,他喜欢男人。

还恰好就喜欢姜丹尼尔这型的。

“哥为什么勾引我?”

姜丹尼尔把邕圣祐逼到墙角,一只手撑到墙,两个人身高差不了多少,邕圣祐却在强烈的视线压迫下瑟缩着往下了一些,姜丹尼尔顺着低头,然后直接俯视着他。

他微微眯着眼睛,眼中藏着危险。

“我还想问你呢你居然倒打一耙,你为什么伸舌头?”

虽然身体被笼罩着,邕圣祐也不想在气势上落了下乘。

“可你先张的嘴,这难道不是邀请吗?”

姜丹尼尔挑起邕圣祐的下巴,眼里如同有灯火明灭闪烁,仿佛要把邕圣祐整个吞咽进去。

“那怎么能算邀请呢?这才是。”

邕圣祐打掉下巴上的手,扯住了姜丹尼尔的衣领往下拉,收下了姜丹尼尔眼中的笑意寻到他的唇吻了上去。




03


感情来的炽热又猛烈,邕圣祐直接陷入了热恋中。

没准备好的心脏接受不了这么大的负荷,邕圣祐和姜丹尼尔一约会就感觉心脏快要爆掉,因为小鹿撞得太狠,都快把心撞破了。

也不是没听过一些风言风语,金在奂在知晓他们交往后马上给邕圣祐敲了警钟。

“和姜丹尼尔谈恋爱可以,但你不要动真心啊。他那个人男女通吃,对感情特别不负责任,宠是真宠,不感兴趣了就把人当物件扔掉,头也不回的。”

金在奂苦口婆心,可邕圣祐听不进去。

姜丹尼尔怎么样他早就听说过了。

据说低一届的学弟里出了个情场高手,撩遍天下无敌手,长的又帅家里又有钱,出手阔绰典型的贵公子哥。

而且说是大学也不是正儿八经考进来的,是走的关系。人还和社会搭边,京城太子爷嘛,啥事儿都干过。

邕圣祐知道姜丹尼尔很坏,坏到他知道自己不能爱上他。

但他也知道姜丹尼尔很好,好到他知道自己一定会爱上他。

邕圣祐决定来段限期热爱然后就及时刹车,深情总被辜负,那他提前收心就好了。

如果他做得到的话。


04


交往第三天,两个人就决定来次说走就走的旅游。

情到浓时干什么都赶趟,反正撞上考试周,连天都眷顾有情人。

为了省钱,邕圣祐订的青旅。姜丹尼尔本想直接订酒店的,但邕圣祐拒绝了。

不是故作姿态的矫情,只是如果注定要分手的话,邕圣祐不想欠太多,他想走的好看点。

下了火车出了地铁口,北风那个呼啸啊,把邕圣祐的小脸吹得通红通红的,可把姜丹尼尔心疼坏了。

姜丹尼尔把邕圣祐羽绒服的帽子给他扣上,然后抽紧了帽子上的绳系好,让邕圣祐只露出了巴掌大的小脸。帽檐太大遮住了邕圣祐的眼睛,看不见路,姜丹尼尔就一手牵着他的手,一手拖着行李箱,找不到路了就停下来看看导航。

邕圣祐很乖的被牵着,冬天虽然很冷,但太阳被他握在了手里,暖哄哄的。

导航导到青旅附近,打电话问却被告知走错了方向,这边满房得走到另一栋小区。

邕圣祐气坏了,虽然他什么都没拿,自己还被当重要物品牵着,但他还是生气。

姜丹尼尔没说话,掏出手机,翻了两下像是重新在导航。一会儿后,姜丹尼尔伸出手示意邕圣祐牵着他,然后继续走。

邕圣祐被气的脸鼓的像河豚,扣上帽子后本来露出的脸就小,这下只露出鼓鼓的脸颊肉和嘟起的嘴。

姜丹尼尔看着好笑,也没说什么继续走。没一会儿就到了,但不是青旅,而是个酒店。

“那个青旅新给的地址有些远,不管是重新坐车或是继续走路都太折腾了。我就直接在这附近的酒店订了间房,不贵,而且是我不想再提行李箱了,你不要有负担。”

邕圣祐也没说话,他想着这个人怎么这么好啊。公子哥肯屈尊陪他坐平民交通,答应住青旅,想心疼自己还拐着弯儿来照顾自己情绪。

如果他到时候逃不开这张温柔的网可怎么办。

姜丹尼尔看着邕圣祐不说话,又开口,

“反正酒店不能退了,你要是真过意不去你就肉偿吧。”

邕圣祐笑了,你们看这个人多贪心啊,偷走了他的心还想要走他的身体。

可他乐意之至,而且隐隐期待。

如果一定要从这厢廊桥遗梦中醒来,那不要是现在。



05


爱情使人发昏发疯。

金在奂看着邕圣祐越来越魂不守舍的样子摇摇头,

“姜丹尼尔说过,和人交往不会超过30天,你快凉了。”

时间过得又慢又快,慢到邕圣祐感觉自己和姜丹尼尔已经过完了一生,快又快到他觉得明天就得说再见。

如果倒计时就是30天,那在第二十九天的时候不要停好不好。

可是梦总会醒的。

邕圣祐和姜丹尼尔去了水族馆,他们手牵手走过海底隧道。头顶就是碧海苍穹,游鱼往来,蓝水带着极其的压迫感向邕圣祐席来。

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学游泳,不敢跳下水的孩子被教练一棍子撂下去刚好压在他身上。他毫无防备的被压在水下,身上的孩子不断挣扎把他不停往下压。

当上面的孩子被撩开,他重新浮出水面时,他感觉自己重新活了一次。

溺水是非常痛苦的,那种窒息的绝望感他一辈子都不会忘。

邕圣祐捏紧了姜丹尼尔的手,姜丹尼尔感觉到异常。

“怕吗?要出去吗?”

邕圣祐摇摇头,他发现姜丹尼尔在他身边时,水对他的压迫感瞬间蒸发。

但绝望感不仅没有散去,还越来越深。

他溺在名为姜丹尼尔的沼泽里了,可这次不会再有教练救他,他自己也爬不出来。

这种感觉比溺水更甚,水从耳口鼻灌进去让他窒息,可姜丹尼尔的无孔不入如微风过境席卷了他的整颗心。

这份心动从四面八方席来,有些甜有些酸有些疼。

他甚至可以想到不久的以后,他完全陷入沼泽,他将会再也透不了气,从此万劫不复。

他必须得逃出来,他得活命。

可离交往30天的日子越来越近,邕圣祐就越患得患失,他甚至怀疑自己撑不到分手那刻就已经疯魔。



06


邕圣祐决定在交往29天的时候说分手。

那天他们约在了游乐场,逛鬼屋的时候姜丹尼尔被吓的几乎全程挂在邕圣祐身上。

邕圣祐没有怕,也没被姜丹尼尔笑到,他巴不得此刻真的有鬼把他带走,他就不用面对如何开口说分手的难题了。

但他必须要说出来,不然被甩的就是他。

从此他的深情被辜负,姜丹尼尔的故事里再也没有他。

这怎么可以呢?他走也要走的理直气壮,还要姜丹尼尔永远记住他。

所以在分别时,他还是讲出来了。

“你先别走,我有话要说。”

“你说吧,我刚好也有话想对哥说,”

邕圣祐盯着姜丹尼尔好看的脸,把所有深情都溶在这个眼神里,仿佛要记住一辈子那样用力和深刻。

“姜丹尼尔,我们分手吧。”

面前的人似乎不可置信,但过了会儿,才答了句,

“好。”

“你不是还有话要说吗?”

“没有了,就这样吧,祝好。”

然后姜丹尼尔头也不回地走开了,像初见时的邕圣祐那样,这次轮到邕圣祐盯着他的背影发愣。

但这次不是只看了两秒,邕圣祐看了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直到姜丹尼尔的背影化成一个小点,再也看不到。

邕圣祐心想着姜丹尼尔未出口的话,会不会也是想讲分手,可能到最后只有自己对这份感情心心念念,也许姜丹尼尔连29天都嫌多想提前结束这一切。

还好他先开口了,虽然他成了爱情的罪犯,但死刑反而是解脱。



07


分手后邕圣祐心空落落的。

金在奂这两天没事还给他讲,

“听说姜丹尼尔好几天没上学了,精神状态很不好生病住院了吧。”

邕圣祐心一紧又想着和自己已经没什么关系,他如果还往前凑就要从甩人的变成被甩的,面子和爱人一起丢了,他才不要自讨没趣呢。

可眼下的黑眼圈明晃晃地展示了他的心虚,虽然有些过分,他隐隐地期待姜丹尼尔的病是不是和他有关。在他想着要不要去看看姜丹尼尔时,正主却自己找来了。

“哥是真的心狠。”

开场白就是这句话,听的邕圣祐一愣一愣的。

“我等了两天,以为你会回来找我,你没有。我病了。以为你会回来找我,你还是没有。我那么喜欢你,你怎么就跟个白眼狼一样呢?是不是如果我不主动来找你,你真的就要跟我画楚汉界线老死不相往来了?”

姜丹尼尔的嗓音还有些沙哑,却像个铃铛一样震的邕圣祐心哐当哐当的。

他有些磕巴的回应到,

“那天……是我们交往的……29天。”

“所以呢?” 姜丹尼尔挑了下眉又把脸皱在一块儿,像是没联想到其中的关系。

“你以前说过,你绝对不会和一个人谈恋爱超过30天。”

“所以你觉得我会在第二天甩你你就提前一天甩了我?邕圣祐你是不是缺心眼?”

被骂的邕圣祐有些委屈,也不管姜丹尼尔还是个病号了。

“你他妈自己说过的话,你骂我做什么。”

“那我还说过那么多次我爱你,你有听进去过吗?”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

“那我那句30天分手的话你就相信是真的了?”

邕圣祐的警钟哗啦啦开始报响,但还是耐不住他心底的期冀。

“所以是真的假的?”

“真的”

姜丹尼尔看着邕圣祐垮下去的脸和马上迈出去转身的步子连忙拉住他。

“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爱你也是,谈恋爱不超过30天也是,然后我再讲一句,以后每30天我追你一次,这也是真的。”

邕圣祐霎时什么感觉都没有,他脑子莫名其妙想到了一件事,

他以后不用怕水了。



08


深情总被辜负,但也有例外。









END





小番外:




“姜丹尼尔我和你分手的那天晚上你其实想说什么?”

“我想深情告白的,讲我过去多么混蛋,打算为你收心,结果你一句分手把我想好的所有浪漫台词都打回去了。”


“那你现在再说一遍?”


“不要,太羞耻了。”


不管邕圣祐怎么闹,姜丹尼尔就是不肯开口说。


倒是晚上邕圣祐睡后,姜丹尼尔看着他的睡颜,轻轻开口:“你是我后悔年少轻狂的起因,如果知道会遇见你,那我会一开始就等你。如果知道会这么喜欢你,那我将会一开始就爱你。如果有下辈子,我想住在你隔壁。我是不是太贪心了,有了你的未来不够还想要你的过去,可是没办法,我爱你啊,我连风都嫉妒,因为它可以亲吻你,不过好在我现在也可以。晚安,my love。”


姜丹尼尔亲了亲邕圣祐的脸,侧身躺下,他没看见自己的爱人勾起了嘴角,睡得香甜。







-




找青旅找错方向是本人今天亲身经历的事,太悲愤了所以转换成写文的动力了,我哭泣。


评论
热度(624)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