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他喜欢我(一)【狼辉】

就斤斤计较:

自恋闷骚狼X迷弟辉


 


 


*请勿上升真人哦


 


————————————


 


 


“哇,又有人给你送面包了啊裴珍映!”


 


 


体育课下课,同学们三三两两勾肩搭背回来,一看到裴珍映的课桌就忍不住打趣和嬉笑起来。


 


 


送零食的人很贴心,不但买了充饥的栗子面包还附带放上几瓶冰冰凉凉的冷饮,炎炎盛夏的体育课过后,拧开一瓶冒着冷气的饮料,“滋——”地一声拧开汽水瓶盖,无数透明泡泡的碳酸浮上来,“咕嘟咕嘟”地喝上几口,整个喉咙到胃都只剩下“舒畅”二字。


 


 


裴珍映挑了挑眉,随手拿起另外几瓶饮料,扔给身旁的小伙伴,假作平静道:“还剩几瓶,大家分了吧。”


 


 


“吼——”大家又是鼓掌又是一阵嘘声,挤眉弄眼地接过裴珍映手中的饮料。


 


 


裴珍映撕下面包上的纸条,上面的字迹一如既往的圆润可爱:“今天的您还是那么帅气,希望我准备的小零嘴您能喜欢哦~”末了,还画上了一颗胖乎乎的心。


 


 


没错,年方十七的裴珍映最近第一次尝到了被人追求的滋味,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学妹喜欢他,他收到这些零食和水以及充满爱意的小纸条已经断断续续快一个月了。


 


 


“让开让开。”同桌粗鲁地晃着他的椅子。


 


 


“呀,男人婆,动作轻点!”裴珍映不满地挪了挪凳子。


 


 


“你说什么!?”女生一双丹凤眼眯起来,双手合拢把指节拧得“咔咔”作响,女孩子身高将近一米八,站在他身旁俯视他,气势逼人。


 


 


裴珍映干咳了一声,咬着面包没敢接话。


 


 


他的同桌是裴珍映活过短暂的十七年人生里遇见的一个奇女子,长了一张雌雄莫辩的脸不说,举手投足像个男生一样粗糙爽朗,英气十足,浑身上下除了穿着裙子草草证明她是个女生之外,实在找不出第二样女性标志了。


 


 


同桌又虎又凶,裴珍映真的不想在除了班级与课堂外的另一个地方见到她,可偏偏冤家路窄,他俩报名的课外活动和社团高度重合,裴珍映真是一万个不愿意,从高一到高二一直被迫和她捆绑在一起,有苦难言啊,有苦难言。


 


 


“给我吃一个。”同桌粗声粗气地抢过他桌上另一个没开封的栗子面包,迅速拆开吃了起来。


 


 


“嗯,是我喜欢的口味。”女孩子咬了两口满意地点点头,一双剑眉舒展开来,大喇喇地把腿跷在桌子上交叠放着,点了点头称赞道。


 


 


裴珍映睨了她一眼,对上对方如狼似虎的凶狠目光又登时缩了回去。


 


 


他望了望窗外湛蓝的天空,托着腮想道:也不知道喜欢我的这位学妹到底是谁,看这字写得这么可爱,应该是个有点肉肉的长得超甜的小女生吧,快来找我表白啊,表白。


 


 


一个月来,他也算大概摸清了这位喜欢她的学妹给他送东西的时间和动向,找个机会躲在暗处偷偷观察下吧,等学妹送完东西出来就在班级门口吓她,和她来一个惊喜邂逅!嘿嘿嘿。


 


 


——————————


 




 


李大辉觉得最近他终于遇上了自己的天生缘分!


 


 


说起他和他女神的相遇,简直如同命中注定我爱你一般的浪漫和唯美。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初夏,有温软的阳光和凉爽的微风,所有的美好都在初夏的盎然里悄悄绽放,图书馆外的白玉兰枝枝朵朵半开半合,轻盈地挂在窗外,草坪绿意菁菁,凑近了还能闻到清香的泥土味道。


 


 


大辉泡在图书馆里,为不久后的小组发表准备着演讲稿和完善资料,奋笔疾书间发现有一本工具书忘记拿了,他轻手轻脚地来到了书架前,确认了书单号之后踮起脚尖颤颤巍巍地去拿。


 


 


奈何身高不够,扑腾了好几下也没能抓到那本书。


 


 


恰逢此时,大辉感到身后一阵压迫感袭来,他的眼前露出一只细细长长的手,轻巧地替他将书拿了下来,那人一只手扶着书架一只手帮他拿书,像是背后拥抱一般将小小的大辉圈在怀里,两人贴的很近,大辉紧张到不敢回头去看,缩在那人的怀里战战兢兢地,胸膛里那颗心像脱缰疯马似的狂跳。


 


 


那人的声音是低沉的女中音,充满了磁性:“愣着干嘛,书不要了?”


 


 


身后的人松开了怀抱,大辉转过身来,看到了一张极英气的脸。


 


 


女孩子剪着一头短发,五官姣好皮肤雪白,和他对视的时候,眉眼间既有男孩的英气又带着这个年纪女孩子特有的妩媚,是大辉说不上的好看,和他从前遇见的女孩子都不同。


 


 


之后的事因为他恍恍惚惚,也记不太清了,只觉得自己似乎道了谢,女孩子将书放在他手里之后便转身离去了。


 


 


夏天的校服短裙是清新好看的蓝色百褶裙,女孩子一双腿又直又长又白,穿得合身极了。


 


 


李大辉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就这样,十六年除了软怂啥都没的李大辉突然决定自己要恋爱了,尽管他对她一无所知。大辉决定要勇敢地对这个女孩子展开热烈的追求,通过女生穿的校服颜色,大辉知道了这个女孩儿应该是他高二的学姐,他几番打探后才了解到学姐所在的班级,然后开始了他宏大的单恋计划。


 


 


一支沾着露水的鲜花、无数可心的小零食以及悄摸摸的暗中观察,基本就是迷弟大辉沉溺于这一段单恋关系的确凿证据。


 


 


人生第一次恋爱的李大辉还是很怂,怂到不敢透露自己的姓名,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第一次去学姐的班级看她,都没敢仔细确认她坐的位置,只惊鸿一瞥便落荒而逃,之后的每一次,他偷偷摸摸送完东西,也都是立马转身就跑,根本不敢看后续发生的事。


 


 


幸运的是,一个月来,他看过高年级的垃圾桶,确认他送的东西都有很好的被收下,大辉才放下心来。


 


 


思前想后,大辉终于决定使出他暗恋的杀手锏——情书!他坐在夜晚昏黄的台灯下,写了又撕,撕了又写,废纸团扔了满地,懊恼自己连学姐的姓名与脾性都不了解,又深深痴迷于这种说不上的脸红心跳的感觉,终于在第三天晚上,完成了一封他觉得还算满意的情书。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送信了。


 


 


这一天风和日丽,高年级生与他们一道集体出操,大辉把信捂在肚子里,一脸正直地举起手开始了他的表演。


 


 


“啊啊啊,我不行了……”大辉立刻虚弱地趴在了课桌上。


 


 


“怎么了怎么了?!”班主任吓得赶紧过来查看情况。


 


 


“我肚子疼……”小水獭眼泪汪汪地,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抓住班主任衣角。


 


 


“快快快,来两个同学陪他去医务室!”


 


 


“不、不用了,老师,我在桌子上趴一会儿就好……”大辉眉眼低垂着,乖顺又惹人怜。


 


 


老师慈爱地摸了摸大辉的脸,心疼道:“好好休息吧。”


 


 


大辉眨巴眨巴眼睛,语气坚定地“嗯”了一声。


 


 


[成了!]小水獭在心里偷笑。


 


 


趁着大家出操的空余,大辉偷偷摸摸地来到了学姐所在的班级,偷偷摸摸地将信地放在了学姐的抽屉里。


 


 


[啊,还剩一些时间。]


 


 


一向又怂又怕的大辉停住了他转身离开的脚步,心下想道:之前只是远远看过学姐坐在这里,连她的名字都还没确认过呢,要不,看看?


 


 


大辉这般想着,又警惕地查看了下四周,确认四下无人之后,猫着腰回到了座位上,他在乱七八糟的书桌前站定,谨慎而郑重的翻开了英语书的书页。


 


 


[啊,学姐叫裴珍映吗?名字也跟人一样帅气呢。]大辉捂着嘴偷乐了两声。


 


 


 


————————————————


 


 


站在门外用窗帘挡着自己,围观了一场暗恋大戏的裴珍映惊掉了自己的下巴。


 


 


等等!!喜欢我的,是个男的!?


 


 



评论
热度(197)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