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恋与x你】当你放弃喜欢许墨时他的反应01

邓子酱_冬天好几把冷:

☆喜闻乐见的许撩撩翻车
☆苏,爽,狗血
☆ooc,乙女注意,不要白嫖(重点)



01


你喜欢许墨,这不是个秘密。


至少在许墨看来不是。


你在面对他时微红的脸颊、眼里掩饰得漏洞百出的灼热的爱慕,以及说话时不自觉攥紧的裙角、轻颤的尾音,这一切全都被许墨默默地收入眼底。


你在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个对你温柔到了极点、令人如沐春风般的天才教授。


你喜欢他,在许墨看来是件好事。


你作为计划所需要的一个物件,却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


这份感情只会让你在不知情的状况下,更加卖力地、心甘情愿地为他完成他想要你做的事。


这很好,许墨如此想到。



02


而许墨是不喜欢你的。


在你因为他的暗示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后,许墨更加坚定了他绝对不会喜欢上你。


他很清楚自己只是把你当做实现计划的一枚棋子,用完就可以丢弃,是死是活于他没有半点关系,他并不在乎你的结局会如何。


他的世界没有色彩,像是黑白组成的囚笼,关着他的野心,他的心计,和他利用一切的冷酷和残忍。


你的出现就像黑夜里醒目的星光,璀璨又脆弱,似乎随时都会消失在浓重的黑暗中。


他虽然有些惊讶和贪恋于你的色彩和温度,但这并不能成为他放弃利用你的理由。


哪怕毁了你会有点可惜,但没了你,总归还有其他的替代品。


你在许墨眼里,没什么特别的。



03


“许墨,许墨?”你奇怪地看着刚才还笑得温柔的许墨,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脸色倏然变得有些阴沉。“你怎么了?看上去心情很不好的样子,是研究所那边出事了吗?”


“嗯,专利送审出了一点问题。”许墨不会允许自己在你面前露出不该有的样子,他很快调整好了表情,笑容里适当地带上了一丝疲惫,刚刚好勾起你的怜惜,“抱歉,我可能需要过去研究所一趟,不能陪你继续玩了……”


许墨额前的碎发随风被吹开,露出微蹙的眉间,狭长的眼眸在午后暖融的阳光下泛着水晶般剔透的华光,轻轻撩动了你本就无法平静的心弦。


怎么会有人舍得让许墨为难呢?他这么温柔体贴的人,轻易就能得到所有人的好感。


一个抬头,你猝防不及地望进了他那双仿佛溢满了深情的眼睛里,大海般深邃的眼底像漩涡般牢牢地抓住了你的心。


“没事没事,你赶紧去吧!”半晌,你如梦初醒般地从与许墨的对视中回过神来,回想起刚才自己那副被美色所蛊惑了的蠢样,你害臊得从脸一下红到了脖子,“你今天能陪我来,我已经很高兴了。”


一边唾弃自己意志的不坚定,一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盯着鞋子的你没有发现,许墨原本盛满温暖的眼里此刻冷得像是在飘雪,他看着你羞涩的模样,嘴角的笑有些不真实。


真是……太好骗了啊。


你就这样全心全意地信任着他,盲目又热烈地爱慕着他,根本没有想过你喜欢的这一切,只不过是他装出来的假象罢了。



04


你躲在一旁废弃的电箱后面,尽力蜷缩起身子以免被发现,地上粗砺的碎石和沙砾硌得你浑身发疼,可你压低了喘息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这里是一座早已废弃的工厂,不远处的废墟处站着许墨和几个陌生的黑衣人,他们似乎约好了来谈什么事情。


“……所以还没有解决吗。”许墨的声音隔着不远的距离,在被有些急躁的风裹住后,轻飘飘地传进了你的耳朵里,“资料也没拿到?”


你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只觉得许墨此时语气非常冷漠甚至有些倨傲,和平时与你交谈时温柔得令人心醉的轻缓截然不同,这样的他完全不像教授,倒像个雷厉风行的上位者。


“是的,有人转移了那些资料。”其中一个黑衣人向许墨汇报道,看得出这些黑衣人似乎是把许墨当做了上司。


你不关心这些,毕竟许墨以前也因为研究的事情和一些奇奇怪怪的人接触过,一开始你还会好奇地去问,许墨每次都耐心地告诉你那是他新项目收集资料时必须拜访的一些人,久而久之你也失去了再问的欲望和好奇心。


越来越大的风里已经开始夹杂雨滴了,你想起今天的天气预报说晚上会有大到暴雨,将手里的雨伞和外套抓得更紧。


今天在外面和棋洛吃过晚饭,你回到家,刚打开房门就发现住在你隔壁的许墨急匆匆地出了门,甚至来不及和你说一句晚上好。


你想到早上的天气预报,望了望客厅阳台外电闪雷鸣的天空,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飞快地进屋拿了把雨伞和一件号码买大了还没来得及退的外套,悄悄地跟在许墨后面出了门。


没想到他居然会走到这座废弃工厂来,传说这里发生过特大命案,所以根本没有人愿意来这附近。


你抬起来,望着被闪电照亮的天空,盘算着什么时候出去才不会吓到许墨。


然而,还没等你想好登场的方式,你就惊讶地听到了你的名字,被黑衣人用有些异样的语气加上刻意的重音念了出来。


“……那她,你想好怎么处理了吗?”


许墨没想到会被这样问,似乎愣了一下,沉默着没有开口。


黑衣人小心翼翼地继续问着,似乎不得到答案就不会放弃。


你的心渐渐提到了嗓子眼,时间在许墨的沉默中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终于,许墨动了动,脚底的沙石和鞋子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她?”你听到许墨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淡漠,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了一股不在意,像一把把淬了毒的利刃,狠狠插进你的心脏中肆意搅动,“一开始就说过了,等我用完,你们想做什么都与我无关。”


许墨说完顿了顿,皱了皱眉。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令人烦躁的东西,他闭上了眼睛,掩盖住眼底的晦涩不明。


等许墨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已经变回了那个你所熟知的、温文尔雅的教授,眉目间清雅温和,嘴角那抹令人心生亲近的微笑一如你们的初遇。


可你知道,有些东西已经彻底被毁坏了,哪怕看上去和以往没有差别,心里却早已留下了鲜血淋漓的伤口。


“她只是一件比较特殊的道具。”你听见许墨这样说道,带着笑意的话语此刻却让你背脊生寒,心里的痛苦令你无法忍耐,险些当场就要呜咽落泪,“你们不用去管。”


但你不能这样做,你不想被许墨发现,也不想再次面对他那副让你迷恋得快要失去自我的面孔,你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


另一边的许墨还在继续慢条斯理地说着那些堪比硬生生割开你的伤口、往上面撒盐的话。


“她由我来负责,毕竟……”说到这里,许墨甚至轻轻地笑出了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同恋人说着什么甜蜜的情话,事实却残酷得犹如赤裸的寒冬,“我还有着'被她爱慕的对象'这样便利的身份。”


“只是可惜,那是份注定得不到回应的感情。”


“因为我对她没有任何计划之外的感受。”


“那只是枚廉价的棋子。”


“不需要过多的投入,只是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她就会自己走入陷阱里。”


“这就是拥有那些不必要的感情会带来的结局。而我,是绝对不会再被感情……所阻扰的。”


许墨的每一句都像是带刺的荆棘,每说一句,在你心上的缠绕就紧上几分,让你痛得快要失去意识。


然而许墨自己并没有注意到,他说这些话时,那双曾经被你称赞为像星空般美丽的眼眸里,充斥的情绪有多么地复杂和沉重。


许墨的每一句话,都像是急于想要向他的内心否认些什么。


他想要将某种即将破土的东西死死地埋葬在心底、困在那片沼泽般的黑暗里,让它永远都无法见到光明。


“我明白了。”黑衣人们小声商量了些什么,将几个牛皮纸袋恭敬地递给了许墨,结束了这次会面。


天上的雨终于下了下来,冰冷的雨大滴大滴地砸在地面上,沙石和泥土的腥味掩盖了你嘴唇上咬出的伤口铁锈的气味。


许墨离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你呆呆地缩在电箱后面,大脑一片空白。


你的眼泪最终还是掉了下来,混杂在遮天蔽日般倾盆的暴雨里,让人看不清是泪还是雨水,狼狈的模样一如你无疾而终、惨淡收场的初恋。


是的,你从来没有和人说过,喜欢许墨是你这辈子在感情上做过的最大胆的冒险。


你本以为这会是一场美妙的邂逅。


所幸上天也看不下去你一个从未做过什么坏事的人被这样欺骗,让你借由这次机会看清了许墨的真实面目。


奈何真相总是如此残忍。


看来……你是时候该放弃了。


谈恋爱虽然好,但怎么也不可能和性命相提并论。你刚才听得很清楚,许墨似乎是要利用你去做什么非常危险的事情。


棋子、道具,如果不是亲耳听见,你怎么也不会相信,对你那样关怀备至,仿佛将你捧在手心里悉心呵护的许墨,竟然是这样想的。


也是辛苦他了,明明不喜欢你,甚至可能对你十分厌恶,却还要做出那副暧昧的样子来蛊惑你。


你苦笑着将手里早已被淋湿的外套丢掉,撑开雨伞架在肩上,就这样抱着膝盖坐在泥泞的沙砾地上,抬头望着天空缭乱的闪电,耳边是响雷一声声震耳欲聋的怒号,身边刮过夹雨的狂风,不知为何,你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那人曾经抱着你,怀抱温暖而宽厚,强有力的心跳透过胸膛一下又一下地传过来,给予你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他在你耳边冷静又坚定地说过——


“不要怕,在这里等我。”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你鼻头一酸,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次滚了下来。


“白、起……”




05


这两天的许教授有些不大对劲。


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们都发现了这件事,他们平时温和有礼的许教授,此刻正拿着一份报告站在实验台前低头看。


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奇怪的是那只是一份很普通的日常报告,几张A4纸的内容而已,许教授却已经盯着第一页看了快有半个小时了。


“叮!”


突然,许墨的白大褂内侧传来一声清脆的信息提示音,在安静得落针可闻的实验室里显得那么突兀。


工作人员们惊讶地发现,一贯淡然冷静、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变了脸色的许教授,竟然在短促的信息音还没有响完时,就有些急躁甚至是迫切地从衣兜里拿出了手机。


说起来,许教授进实验室不是通常都会把铃声调成静音吗?


默默注视着这一切的工作人员们忍不住在心里泛起了嘀咕。


今天不仅没关声音,似乎还调大了音量,看上去很担心会错过什么消息一样……


明明上次国外那个奖项的主办方都说了会打电话过来,许教授也还是关了静音。


有什么事会比国际奖项的通知还重要?


想到这里,人们都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不可能的吧,那个奖项对科研人员来说可是最高的荣誉,怎么会有事比得奖更重要呢……


“咔嚓——啪!!”


然而下一秒,工作人员们脸上还没来得及消散的笑就被实验台那边巨大的碰撞声给硬生生吓得僵在了脸上。


只见许墨仍然站在实验台前,但周围的玻璃试管等仪器和试剂被碰倒了一大片,台面上满是倾洒出来的液体试剂和毁坏的仪器碎片,地面上也堆积着沾染着试剂的碎玻璃。


简直一片狼藉。


“教授?许教授!您怎么样了?没被伤到吧!”离许墨最近的助理首先反应过来,连忙焦急地想要上前去查看,奈何却被满地的碎片拦住了脚步。


实验室里顿时一阵兵荒马乱。


作为事件主角的许墨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堆仪器的残骸里,低垂着头死死地盯着手里亮起的手机屏幕,嘴角紧紧地抿成一条直线,眼底是如同墨色般浓重的情绪,平时总是盛满笑意的眼眸里粉饰出的平静被狠狠打破,消失得干干净净,暗潮涌动间泄露出主人剧烈波动的心绪。


被你在心里偷偷描述为钢琴家般修长好看的手掌,此时正用力地狠狠握着手机,力气之大像是要将屏幕捏碎一般。


屏幕上是一条新发来的信息,备注是一个古怪却又有些心动和暧昧的英文单词“butterfly(蝴蝶)”,后面还被不知道怀着何种异样心思的人偷偷加上了一朵小小的玫瑰。


短信的界面背景是一个女孩模糊的背影,她轻轻地倚靠在香樟树下,似乎是睡着了,气氛被温暖的阳光熏得静谧而美好。


但是界面上被点开的新信息,字里行间却透露出一股疏离和冷漠,与前面语气活泼开朗里带着点羞涩的历史信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许墨,别再来找我了。”




06


短信的发送时间是一分钟前。


“这是……什么意思?”


许墨用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自言自语道。


“'别再来找我'……?”


为什么在冷落了他两天之后,你会发来这样像是要和他斩断所有关系的短信?


大概是两天以前,许墨也记不清具体是什么时候察觉到的了,他突然发现你那一整天竟然都没有给他发过信息,电话就更别说了,去看你的朋友圈也是毫无动静。


要知道,你平时就算再忙,每天也会抽出时间和他聊一聊,哪怕你一时间找不到话题,因为许墨的体贴,你们闲聊也能发上好几条短信。


一开始,许墨并没有怎么在意,他认为你应该是在忙什么节目,以他的性格,是断然不会在你如此忙碌时耽误你的时间的。


所以他选择推掉一些不那么紧急的事情,提前回到家里等你。


【你在哪里?】


【为什么不接电话,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他平静到近乎冷漠地打下一个个温柔至极的字眼,字里行间是令你着迷不已的柔情和体贴。


这只是为了不让你觉得他不关心你,从而影响到他的计划,许墨这样想道。


许墨从来没有因为这样微不足道的理由改变自己定好的行程,他需要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来说服自己。


但是许墨等了一整晚,直到清晨的阳光照进了屋内,照亮了他毫无倦意的、幽深的眼眸,隔壁的灯都不曾亮起,发出去的短信也没有任何回应。


他以为你只是太忙,可能直接在公司通了宵,拿起手机给你打了个电话,却被告知对方已经关了机。


随后,许墨忍不住编了个理由去公司找你,他在心里想好了所有可能被你问到的问题的回答,可当他到了你的公司,得到的竟然是你自从前天晚上从公司离开以后,就没有来过公司了,只是告诉安娜姐你要请假一个星期。


前天?许墨下意识地想了想,他记得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他在废弃的工厂和黑衣人碰面时就在飘雨,离开后不久雨势就变得十分凶猛了起来。


那晚他没有回家去了研究所,第二天发觉你一整天都没有和他联系所以回家想要等你,可第三天他来公司找你你却一点预兆都没有地请了假。


你这次的突然消失公司里没人知道原因,所幸公司的事情在你请假前便告一段落,没有因为你的请假出现什么问题。


一晃又是两天过去了,始终联系不上你的许墨隐隐有些不安地等了两天。


而今天,许墨来到研究所时,心里的那份不安已经浓重快要抑制不住了,以至于他手里拿着一份平时根本不会翻阅的报告、光是盯着第一页就看了那么久,根本半点内容也没看得进去,总觉得似乎有什么超出他控制以外的事情马上就要发生——


直到你发来了那条短信。




07


此时距离天黑还有十二个小时。


而许墨的世界,却好像从这一刻起便陷入了看不到任何光亮、深不见底的黑暗。



————TBC————
爬墙摸个鱼~


想看撩撩翻车很久了,游戏里看不过瘾,同人粮又太少,没办法,自给自足吧!(哭着割下腿肉


如果有后续的话飞飞怼怼甜甜应该都会出场的


开玩笑我可是白起的女人怎么可能不嫖他!(顶锅盖跑


喜欢的话不要嫖我!大冬天打字真要命( ´•̥̥̥ω•̥̥̥` )

评论
热度(5402)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