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丹邕】贴身情人

Owl_nHyun:

送上我迟来的圣诞礼物,和提前的新年快乐


------------




0.


 


职业保镳姜丹尼尔最近想辞职了。


 


因为他和雇主有了一点不可言说的秘密。


 


 


1.


 


当初会接下这份工作其实也是误打误撞。


 


他大学读的是日文专业,一开始纯粹是兴趣使然,想着学成了之后做个漫画翻译也不错。没想到后来越学越提不起劲,索性转换跑道准备去考公职,又因为不喜欢坐办公室,冲动的决定报考警察,还为此学了大半年的散打。


 


结果后来警察没考上,日文也没学好,倒是平白练出一身精壮的腱子肉,一眼就被来自己家里作客的舅舅看上,问他要不要来自己公司上班。


 


那时的他正面临着毕业即失业的窘境,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就此踏上这条舍己为人的保镳路。


 


一开始他也觉得这份工作不错,薪水高、活儿少,唯一的缺点就是上班时间太不固定了,十分影响他的私生活。结果后来他被派去保护一个刚结束海外公演回来的歌手,在机场的时候猝不及防的被对方的疯狂粉丝拿美工刀戳了一下腰侧。


 


当下他没觉得疼,事后在急诊室缝伤口时才后知后觉的哀嚎起来。


 


那之后他就一直对所谓的偶像明星没什么好感,所以当他又一次被分派去保护新科影帝的时候,他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同行的前辈安慰他,“一场电影首映会而已,出不了什么大事的。”


 


他还是一脸消极,“要是真出事了呢?”


 


对方拍拍他的肩膀,“那你就该去买乐透了。”


 


然而三个小时后,他刚结束晚餐,一推开待机室的门就看见影帝被一个女人从背后抱住,表情难看至极。他心里咯登了一下,刚要上手把对方扒拉下来,才意识到那是首映会上的另一个主角—一个新人女演员。


 


他犹豫了一下,就在这几秒钟的空档里影帝已经自己挣开了她。他的嘴角带笑,语气却是冷的,“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金小姐,请你自重。”


 


小姑娘眼角发红,看上去随时都能哭出来,“我是真的喜欢你,你对我这么好,我的戏过不了的时候也都是你跟导演说我的好话—”


 


对方冷静的打断她,“我只是不想被一个新人延误拍摄进度。”他顿了顿,接着又说,“如果你总是把心思放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上,我保证,这怕是你最后一次参加电影首映会了。”


 


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哪里受得了这个,一边哭一边就跑了出去。门口的姜丹尼尔这时候终于逮到离开的机会,才刚迈出一步却又被人叫住了,“喂。”


 


他回过头,看见对方已经放松了表情,正扯着嘴角对自己苦笑,“帮个忙,别说出去。”


 


姜丹尼尔撇了撇嘴,“我没那么无聊。”


 


那人半瞇着眼睛打量他的表情,似笑非笑,“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不知好歹?”


 


他犹豫了一下,才说,“我只是觉得还有更委婉的说法。”


 


那人突然笑了,“我已经很委婉了。”


 


姜丹尼尔不解的看着他。


 


“难不成要我直接告诉她,我喜欢男人吗?”


 


 


2.


 


影帝叫邕圣祐,姓氏和人一样特别,特别的让人看一眼就难忘。


 


他十八岁出道,主演的第一部片子就得了新人奖,之后一路顺遂,前不久终于用一部历史题材的战争片拿下了今年的影帝。接受采访的时候有记者发问,说邕先生和金小姐在戏里演一对青梅竹马,是否会因戏生情,在戏外也发展出恋人关系呢?


 


镜头前那人笑的谦逊又得体,说,“金小姐确实很有魅力,但是要让各位失望了,目前我们双方都还是把重心摆在工作上。”


 


台下的姜丹尼尔看着那人恬不知耻的撒谎,不免要感叹一句:这个影帝还真是拿的实至名归。


 


回程的时候他俩还是一台车。


 


邕圣祐靠在后座上闭着眼睛假寐,姜丹尼尔看似认真的抓紧了方向盘,眼神却下意识的透过后照镜往他脸上瞟。途中他们经过一个短隧道,后照镜里的画面暗了一瞬,再次亮起来的时候他就猝不及防的撞上了邕圣祐的眼睛。


 


他作贼心虚,连说话都结巴起来,“你──你没睡着阿?”


 


对方双手环胸,一脸好笑的看着他,“换了是你,被人这么盯着还能睡着吗?”


 


他沉默了一下,进而自暴自弃的开口,问了那个困扰他一整晚的问题,“为什么告诉我?”


 


“嗯?”


 


他斟酌了一下语气,“你喜欢男人的事情。”


 


邕圣祐还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因为不想被当成自以为是的王八蛋。”


 


他皱了皱眉,“我又没这么说。”


 


邕圣祐却突然笑了,接着便倾身向前,用食指飞快的点了点姜丹尼尔的眼角,“你的这里。”他凑得很近,自己甚至能闻到他身上古龙水的味道,“出卖了你。”


 


姜丹尼尔在心里骂了句脏话。因为他终于意识到这根本是赤裸裸的调情,更令他无法接受的是──自己居然还可耻的脸红了。


 


他心想这样下去不行,自己说甚么也得扳回一城,“你就不怕我说出去?”


 


“不会吧。”邕圣祐还在笑,两颗虎牙在唇边若隐若现,更衬的他像只偷了腥的猫咪,“你们做保镳的,除了保护我的人身安全,难道不应该连我的个人隐私一起保护吗?”


 


该死。


 


姜丹尼尔忿忿的踩下剎车。他全都说对了。


 


那人拉开车门,走出去两步之后又像是想起甚么似的回过头,“作为交换,我也会帮你保密的。”


 


他对着一脸莫名其妙的姜丹尼尔狡黠的微笑起来,“你的脸──从刚刚开始就一直都是红的。”


 


姜丹尼尔说不出话了,他觉得自己今天简直丢脸丢到了家。


 


 


3.


 


在搜索栏一字一字键入‘邕圣祐’的时候,姜丹尼尔觉得自己当真是魔障了。


 


他躺在床上,鬼使神差的从第一支影片开始往下看。于是他看见了十八岁的邕圣祐、学生装扮的邕圣祐、捧着奖杯微笑的邕圣祐,还有最操蛋的──和那个新人女演员拍吻戏的邕圣祐。但是没有任何一种像他今天见到的那个人。


 


他又点开一个网页,里头是几张邕圣祐在片场的花絮照。那人笑眼弯弯,歪着脑袋对镜头微笑的样子像是在看着自己最喜欢的人。


 


姜丹尼尔猛的丢开了平板,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当晚他理所当然的失眠了,隔天进公司时却又被告知上头临时接了个活,得护送目标人物去参加一场慈善酒会。


 


目标人物是谁?影帝邕圣祐阿。


 


当对方一眼就认出自己,并且极其自然的喊出他的名字之后,姜丹尼尔近乎绝望地意识到,自己的心跳快得像是刚玩了一次跳楼机。


 


邕圣祐却浑然未觉,动作熟练地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座,“我会晕车,坐这里也可以吧?”


 


姜丹尼尔看着对方毫无破绽的笑脸,点了点头。


 


那人笑了一下,说,“今天怎么了,这么安静。”


 


“昨晚没睡好。”


 


“失眠?”他笑得更开心了,“在想谁啊?”


 


姜丹尼尔抿了抿唇,为了掩饰心虚,索性连话也不说了。邕圣祐饶有兴致的看了他一会儿,才从口袋里掏了包烟。姜丹尼尔没料到他会抽烟,才刚把车窗摇开一个小缝,对方已经迅速的吐了口烟,在一片摇曳的白雾里对着他眨了眨眼睛,看上去十分无辜。


 


他素来是不抽烟的,此时被熏的差点窒息,“少抽点吧,被人看见了不好。”


 


“现在的保镳连这个都要管?”


 


“我是被派来保护你的──”他一字一顿的说,“自然要连你的个人形象一并保护。”


 


邕圣祐愣了一下,很快就又微笑起来,“那怎么办──我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压力很大啊。”


 


他想了想,说,“我压力大的时候喜欢吃糖。”


 


对方像是被他逗笑了,“你是小孩子吗?”


 


他有些困窘,连耳根都开始发红,“就你成熟,你告诉我还能怎么办?”


 


邕圣祐沉默了一会儿,烟在他的手指间越烧越短,狭小的空间里很快就盈满了尼古丁的味道。


 


他突然开口,问,“拍卖会还要多久才开始?”


 


“40分钟,怎么了?”


 


“那就够了。”邕圣祐掐灭了烟,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拉住了他的领带,“你的衣服,弄脏一点也没关系吧?”


 


 


4.


 


姜丹尼尔发誓,如果他知道对方所谓‘放松身心’的好办法是要在厕所的隔间里做爱,那他打死也不会进这个门。


 


邕圣祐似乎也看出了他的想法。他无谓的笑笑,随手拉松了自己的领带,另一只空着的手顺势就摸到了姜丹尼尔的裤头上。那人的脸滴血似的红,猛的攒住了他的手腕,艰难地把话从牙缝里挤了出来,“你疯了。”


 


他试着动了动手腕,发现挣不开之后索性直接仰着脑袋去吻姜丹尼尔的嘴唇。


 


那人猝不及防的被咬住了唇,心里头一慌,手上本能地就放松了力道。邕圣祐的手于是趁势从他的裤腰滑了进去,不轻不重的往他的东西上捏了一把。


 


姜丹尼尔这下连脏话都骂不连贯了。


 


他一把揪住对方还欲作乱的手,恶狠狠的问,“你是不是经常干这种事?”


 


“不是。”邕圣祐还是一脸无辜,“你是第一个。”


 


操。妈的。


 


他感觉自己的心跳落了一拍,再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被他摁在墙壁上亲吻了。


 


外头不停的有人来来去去,邕圣祐把自己像件衣服似的挂在他身上,为了不发出太大的声音只能拼命咬着自己的手背。姜丹尼尔明明已经自顾不暇,却又偏偏喜欢看他皱着眉头隐忍的表情。他甚至恶意的想着影帝又怎么样,总不可能连高潮都是演技。


 


很快他就为这点想法遭了报应──邕圣祐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用力的连血痕都渗出来。


 


结束之后两人看上去都有些狼狈。


 


姜丹尼尔对着镜子系领带,连续失败几次之后身边的人终于忍不住接手,细长的十指利落的捏着布料翻转,很快就系好了一个工整的结。他满意地笑笑,想把手抽回去时却被抓住了。姜丹尼尔盯着他看了半天,才好不容易憋出来一句,“开心了吗?”


 


邕圣祐好笑的看着他,点了点头,“托你的福。”


 


他深呼吸一口气,问,“所以你跟我上床,真的只是因为压力太大?”


 


“本来是。”


 


姜丹尼尔不会承认这个,但他确实隐隐地有些期待,“那现在呢?”


 


邕圣祐对他勾了勾嘴角,那样子让他想起了老家巷弄里一只任性的、难以讨好的野猫。


 


“下次告诉你。”


 


 


5.


 


下次之后跟着的当然是另一个下次。


 


邕圣祐的公司和他们签订了长期合约,这让他得以正大光明的跟着对方从片场回到公司,再从公司回到家里。偶尔邕圣祐兴致来了,甚至还会拉着他进浴室,衣服也不脱,就那么整个人湿淋淋的钻进他怀里,笑的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


 


他当然也看过邕圣祐演戏。


 


对方的演技确实很好,演黑道的时候,他神色暴戾、阴晴不定。转天他演一个小学老师,却又能笑的春风化雨,连抓着粉笔的指尖都温柔的不可思议。


 


但姜丹尼尔还是最喜欢他在做爱时的表情。他觉得那一刻的邕圣祐比任何时候都来的真实。


 


他想讨一个吻的时候会亲呢的叫自己‘尼尔’,被顶弄的受不了时也会皱着眉头骂一句‘小王八蛋’。他的声音很好听,哑了之后更好听。姜丹尼尔被骂的甘之如饴,忍不住低下头去咬他的嘴,苦的,全是尼古丁的味道。


 


他清楚的知道邕圣祐根本戒不了烟,更糟糕的是自己也一样戒不了他。


 


然而邕圣祐的态度始终像一个谜。


 


下了床他还是影帝,冷静也冷漠,温柔的近乎疏离。


 


他鲜少主动联系姜丹尼尔,偶尔发次短信,内容也是诸如‘下次不可以再留吻痕了’之类有分寸的抱怨。


 


姜丹尼尔抿了抿唇,想回复‘知道了’,却又莫名的觉得不甘心。身边的同事看见他变幻莫测的表情,忍不住开玩笑似的问,“和女朋友吵架了?”


 


他收起手机,苦笑着说,“我哪有时间交女朋友阿。”


 


对方一脸了然,“也是,你们这些跟着影帝的,最近因为他的绯闻很辛苦吧?”


 


他愣了一下,接着很快想起了待机室里那张哭的梨花带雨的脸。他摆摆手,说,“流言而已。”


 


“不是吧,记者会上人家不是也说了吗?觉得金小姐确实挺有魅力的。”


 


姜丹尼尔心里头烦躁起来,脸上却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反正他俩真不是那种关系。”


 


对方耸了耸肩,说,“随便吧,反正明星不都是那种样子,说一套,做一套,谁知道他们心里在想甚么。”


 


姜丹尼尔还想反驳,张了张嘴才发现自己根本无话可说。


 


他拿出手机,把那封存在草稿箱里的短信找了出来,几次删删减减,最后索性甚么也不回了。


 


他告诉自己争气点吧,别做先动心的傻逼。


 


 


6.


 


想是这么想,但是当邕圣祐靠在门框上对着他眨巴眼睛的时候,他还是很没出息的吻了上去。


 


事后他一方面懊悔自己的不争气,更多却是气邕圣祐看着他时的表情──笃定的、自信的,这个人知道他根本没办法拒绝。


 


此时对方正背对着他抽烟。邕圣祐很瘦,虽然和他差不多高,却还是能够被轻易环抱住。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赌气似的用手臂环紧那人的腰,害对方冷不防的被烟呛了一下,一边咳嗽一边就回头瞪了他一眼。


 


他没因为这一眼而收敛,反而越发得寸进尺起来,问,“你跟我上床的时候都在想些甚么?”


 


邕圣祐沉默了一下,突然笑了,“跟你上床当然是在想你了。”


 


意识到自己居然在微笑的时候姜丹尼尔狠狠把嘴角向下压了压,故作凶狠的又问,“想我甚么?”


 


邕圣祐用没拿烟的那只手轻拍了拍他的手背,语气难得的温柔,“等我洗完澡就告诉你。”


 


他满意的松了手,单手撑着脑袋看着那人捻熄了烟起身,背上星星点点的全是自己刻意留下的吻痕。他承认自己的行为既幼稚又孩子气,但是谁让邕圣祐要在冲撞的间隙里提醒他‘不可以留痕迹’的,所以这只能算是对他不解风情的报复。


 


之后他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马上就要睡着的时候就听见邕圣祐在浴室里喊他,让他把浴巾拿进去。


 


他很快就在床边找到了浴巾,准备走进浴室的时候脚下却突然被绊了一下,他低下头,看见床底露出一角明黄色的书皮。刚拾起那本书时他并没有多想,可当他随手翻了两页,很快就知道那是还未公开过的剧本,封底上大概是邕圣祐的笔迹,草草的写着几行重点──职业保镳、性格冲动,意外的还很喜欢吃糖。


 


姜丹尼尔就立在那里,在几分钟之内找到了过去几个星期以来所有疑问的答案。


 


为什么邕圣祐会豪不犹豫的亲近自己,为什么他的态度总是若即若离,又为什么他总是回避所有敏感的问题──大概他从接到剧本开始就打定了主意,如果要演活一个爱上明星的保镳,他需要一个范本,所以他找上了自己。


 


浴室里的水声早就停了,他回过头,第一次从邕圣祐脸上看见了勉强称的上是不知所措的表情。


 


他觉得自己特别没用,因为即便是现在,他都还是有想抱住这个人的冲动。


 


他艰难的开口,问,“为什么是我?”


 


邕圣祐犹豫了一下,才叹了口气,说,“在休息室那次意外──第一个走进来的人是你。”


 


“你的意思是不是──谁都可以,就算不是我也没关系?”


 


邕圣祐没有说话。


 


“妈的。”姜丹尼尔终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我就是傻逼了才会喜欢你。”


 


 


7.


 


邕圣祐背上的吻痕用了一个星期才完全褪干净。


 


这一个星期里他试过打电话和传短信,一概没收到回复后他终于沉不住气,放下了身为明星的傲气主动联系上对方的公司。电话那头的人听上去十分为难,说姜丹尼尔突然请了好几天假,他们谁也联络不上他。


 


邕圣祐在心里苦笑了一下,没有继续纠缠,简单道了谢就挂了电话。


 


他太清楚自己这样叫甚么,叫自作自受。


 


他承认自己一开始接近姜丹尼尔的目的并不单纯,他是个演员,入行的第一课就是学会如何面不改色的说谎。但姜丹尼尔不是,邕圣祐从第一次亲吻他的时候就知道了,对方想要的和自己完全不一样。


 


他当然也想过要见好就收,但是那天他在后台等着做造型时听见发型师和化妆师争辩起来,内容是‘穿警服和白大褂的邕圣祐到底哪一个比较好看’。邕圣祐简直哭笑不得,刚想开口打个圆场,就听见化妆师先一步喊来了站在门外的姜丹尼尔,说是这种问题还得问男人才准。


 


谁知道对方哪个都没选,劈头就说了一句,“现在的他就很好看。”


 


化妆师说,“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们甚么意思。”姜丹尼尔羞涩的笑了一下,“但我觉得原本的邕圣祐最好看。”


 


邕圣祐不太记得自己后来回答甚么了,左不过是‘谢谢’之类的客套话。但他记得姜丹尼尔的眼神温柔的让人愧疚,更让他突兀地想起一句话──叫自作孽不可活。


 


所以他不是猜不到姜丹尼尔得知真相后的反应。


 


他的眼角泛红,看着自己的样子像是在看着他此生最大的误区。


 


但是他说喜欢自己了。


 


这让邕圣祐忍不住心存侥幸,继而越发贪心起来。


 


几天后他终于又一次在片场看见姜丹尼尔。对方明显的还在生气,擦肩而过的时候愣是连看也不看自己一眼。


 


邕圣祐咬咬牙,索性对着一旁正在讲解爆破戏的导演开口,说,“等等那场戏还是别用替身了,我自己上吧。”


 


对方犹豫了一下,说,“可是你们公司那边──”


 


邕圣祐一下子打断他,“我自己会看着办的。”


 


其实他对这场戏根本一点把握也没有。在那台装满汽油罐的车爆炸的时候,他甚至晚了两秒钟才想起来要跑。结果当然是被人工制造的热浪卷倒在地,手上还被不知道哪里飞来的破片划了道口子,伤口不深,看着却也是怵目惊心。


 


痛是一定的,但邕圣祐却觉得好值得。


 


因为他知道从十分钟前开始,姜丹尼尔的眼神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他。


 


 


8.


 


姜丹尼尔有时候会想,自己最大的缺点大概就是心太软。


 


小时候他在学校附近喂过一只野猫,被咬了之后还去医院打了一剂破伤风针。可是几天之后当那只猫又再一次凑到自己脚边撒娇,他又好了伤疤忘了疼,一抬手就去挠小东西柔软的下巴。


 


他觉得此时的邕圣祐就像那只野猫。大抵是因为流了点血,对方的脸色看上去要比平时更加苍白。他就在那瞬间有点心软,趁着经纪人去拿药的空档脱口就问,“疼不疼?”


 


那人看上去有点惊讶,却还是摇了摇头,“不疼。”


 


姜丹尼尔看着他被冷汗浸湿的刘海,心里头突然烦躁起来,连带的语气也越来越差,“你一天不说谎会少一块肉吗?”


 


邕圣祐也不生气,笑着说话的样子看上去永远像是在撒娇,“我只是觉得,就算我说了很疼,你大概也不会相信。”


 


姜丹尼尔在心里叹了口气。他觉得这个人太狡猾了,也太清楚如何戳中自己的软肋。


 


他原本以为自己在休假的这几天里已经想的足够多了。他想过辞职,也想过更换电话号码,一封接一封删掉对方传来的短信的时候他甚至差一点就说服自己了──其实你根本没有那么喜欢他。但这一切努力都在看见邕圣祐受伤之后迅速成为了泡影。


 


他还是在生气,气邕圣祐,更多却是气自己。


 


在这样莫名其妙的愤怒里他索性自暴自弃的抱住了邕圣祐,把脸埋进他的颈窝,闷闷的说,“你不试试看,怎么知道我不会信。”


 


邕圣祐乖巧的用手环住了他的腰,说,“如果我说对不起呢?”


 


姜丹尼尔摇摇头,“没诚意。”


 


“如果我说想你呢?”


 


姜丹尼尔松开他,嘴巴张了又合,最后还是甚么也没说。


 


邕圣祐却注意到了他松动的表情,干脆主动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揽住了他的后颈,仰起脑袋吻了过去。


 


“如果我说,我也喜欢你呢?”


 


 


9.


 


最后邕圣祐还是推掉了那部戏。


 


他挂上电话,一回头就看见姜丹尼尔一脸装模作样的可惜表情,说,“其实你真不用为了我推掉那部戏。”


 


邕圣祐看着他,似笑非笑,“没关系,反正我已经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角色了。”


 


“是甚么?”


 


邕圣祐眨眨眼睛,凑过去飞快的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10.


 


“姜丹尼尔的男朋友。”


 


 


 


FIN


 


 


 


 

评论
热度(2109)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