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宜容】精神鸦片

ttttdyyy:

ooc预警
勿上升
要骂骂我
看文愉快


“拜托对我好一点吧,实在是太喜欢你了。”


C1


当李宜缜听到他为金世容设置的特殊铃声时,他从深沉的梦境中惊醒,他接了电话,然后以一种冷静得可怕的语气问:“怎么了?”


“哥…”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沙哑,还有点可怜巴巴,“我病了。”


还不等李宜缜开口说话,他就接着说:“哥,我现在好难受啊…”


李宜缜一边坐起来,一边沉声说:“我知道了。”


电话挂断,李宜缜快速穿好衣服,然后叹了一口气。


他们到底还要这样纠缠多久?


现在是凌晨3点24分,外面在下小雨。


李宜缜没打伞,细密的雨丝拢着他,在他的衣服上留下一道道水痕。


李宜缜敲响了金世容家的门,金世容出来的很快,他身上随便披了一件衣服,头发是乱的,他望向李宜缜的眼睛又无辜又可怜,小孩鼻头还是红的,看起来像是被欺负惨了。


李宜缜心里又叹了一口气,他说:“外面冷,先进去吧。”


金世容乖乖地进去了,期间还不断打喷嚏,每听一次,他的心就揪紧一次。


李宜缜轻车熟路去拿医药箱,金世容在沙发边上坐着。


李宜缜把手上的感冒药递给金世容,只觉得热烈跳动着的心脏,在突然之间,冷气透过血管,一点点把它冻僵。


他只能装作不经意地问:“他过来了?”


金世容把胶囊就着水吞咽下去:“嗯。”


李宜缜觉得没有谁比自己更好笑:“金世容,耍我团团转,看着我为你焦头烂额,肯定很好玩吧?”


“喂,金世容,我不是你的谁,没理由为你做这些,你懂吗?”


“哥还是做了啊…”金世容慢慢把杯子捏紧,“哥,我只是习惯了。”


“你让我慢慢缓一缓吧…”


怎么缓?明明知道靠的越近越危险,一个两年,两个两年,李宜缜不知道自己还能等他多少个两年。


金世容不是李宜缜的,李宜缜比谁都清楚,一个两年,两个两年,小孩的手一点点从自己掌心挣脱。


他喜欢吴光硕。


李宜缜觉得自己头痛欲裂,简直到了要哭泣的地步,他走到金世容面前,把他的小孩的低垂着的脸一点点抬起来:“金世容,你还要折磨我多久?”


男人赤红着眼,好看的脸几乎都狰狞了:“你说啊!”


“或者…”


或者你告诉我,怎么样才能够得到你的心?


“或者跟我做一次,我们彼此放过?”


“哥,你能不能成熟一点?嗯?”


李宜缜颓然地后退一步,差点就要站不稳,他几乎是自暴自弃地想:成熟?什么叫他妈的成熟?一点点把自己喜欢的人推出去,然后等他四年还不够成熟?明明知道他有男朋友,三更半夜觉也不睡因为他一句话赶过来不算成熟?


李宜缜闭了闭眼,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胸口翻腾的不知道是愤怒还是痛,半天他才哑着嗓子说:“世容,你快点睡吧,哥先回去了。”


“下次…”他感觉自己嘴唇抖个不停,“下次有事,让他过来吧,别叫哥了。”


“哥…”金世容声音软的不像话,“哥,我好难受…”


李宜缜脚步真的没出息地停住了。


他一向拒绝不了金世容,在任何时间,因为任何事。


“哥,宜缜哥啊…”金世容发现他稍微软化,得寸进尺地把他扯到自己旁边,从后面搂住了李宜缜的腰,他毛茸茸的发看起来很好摸,让李宜缜一下子心软起来。


“哥,我好难受啊,睡不着怎么办。”


李宜缜把他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拿开,他回头看自家小孩的眼睛:“哥今晚不走了,我陪你。”


金世容又笑起来:“宜缜哥说话要算话!”他大着胆子伸手去戳李宜缜的脸,“哥不可以离开我哦。”


金世容总是这样,他捅你一刀,之后会对你微笑。


因为金世容的笑实在是太美好,美好到让人忘记了尖刀刺穿血肉的钝痛。


对李宜缜来说,他是毒药。


金世容睡着了,李宜缜床边,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冷的可怕。


他就这么看着金世容,目光里不知是温柔还是绝望的狠厉。


“世容啊…”李宜缜自言自语,“哥真的要支撑不下去了。多喜欢你,世容知道吧?为什么装作不知道不了解的样子呢?”


“世容啊,拜托也看一眼哥吧…一直…一直都在这里呢…”


“回头就看得到了。”


“就看得到哥了。”


“世容啊…”


坏孩子。






C2


金世容醒的时候,李宜缜已经走了,他慢吞吞下了床,拿了床头柜上那杯燕麦慢慢地啜,下面是李宜缜留的纸条,金世容一行行扫过去,无非是嘱咐他好好休息多加衣服。


金世容手顿了一下,心里涌上的不知是难受还是得意。


这样优秀的一个人,谁都不愿意放手吧?


就算不喜欢,也要把他困在身边。


燕麦有点冷了,外面阳光正好,金世容走到阳台,任光暖暖扑在自己身上,然后他端着杯子,一点一点,把冷掉的燕麦喝完。


这是李宜缜说的,一定要记得吃饭。


金世容觉得自己向来都做的很好,他可以给李宜缜他想要的一切。


除了爱情。


可李宜缜最想要的,偏偏也是他的爱。


金世容低下头,突然笑起来。


不知道在感叹些什么。


到底是谁太傻?


-


李宜缜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上午8点了,今天是周末,他不需要工作,但他同样也睡不着了。


他匆匆把工作资料收拾了一下,到书房开始准备文件。


每当他不知道怎么摆脱金世容的影子的时候,他就会工作,疯了一样地工作。


事实证明,是有用的。


差不多过了三四个小时,李宜缜伸了个懒腰,才从椅子上起身,他看了看时间,都快过吃饭的点了。


他随便在冰箱里拿了一个昨天做好的三明治,在微波炉里随便热了热,权当午饭。


李宜缜会做饭,可以说做的很好,但他从来不会做给自己吃。


三明治有点烫,带着微微的热气,刺得李宜缜手指有点疼,李宜缜大学的时候怕疼,为此金世容还嘲笑了他很久,但是现在李宜缜已经不怕了。


因为没什么地方能比心脏更疼。


金世容治好了他的病。


现在的李宜缜也不会怕疼,不管受了多重的伤,也不管多难过,他也不会疼了。


李宜缜想起来,自己第一次见到金世容的时候,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整天跟在自己后面,有什么困难,就巴巴地叫哥。


他像是在回忆自己最幸福的一段时光,忍不住地嘴角上扬。


——宜缜哥,我们以后,也要一直在一起。


——真的太喜欢哥啦!


金世容这家伙,说起谎话来,眼睛也不眨一下。


不是说最喜欢自己吗?


实在是,坏孩子。


三明治慢慢在李宜缜指尖冷下来,李宜缜也没了吃的心思,随随便便扔在了脚边的垃圾桶。


——宜缜哥,我有喜欢的人啦!


——哥,真的太喜欢他了。


一字一句,刀刀见血。


什么都是我教的,最后你却是他的。


多不甘心。


-


后来吴光硕给李宜缜打电话,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饭,说好久没在一起聚了,李宜缜一面扯理由拒绝,一面冷漠地想:昨天晚上,我才见过你的世容,你不知道吧?


那边的人显然有点遗憾,但也不好硬叫人家来,又寒暄了几句,草草挂了电话。


李宜缜有的时候想,干脆自己也去找一个吧,随随便便找一个,只要不那么寂寞就好了。


可他最后悲哀的发现,金世容才能够治好他。


有的时候你像是那只鹰,在我坠入悬崖快到达地面时抓住我的手带我飞向天空,想感激你却又担心,你把我带到更高的地方,然后松开了手。


金世容确实眼都不眨地松开手,看着李宜缜挣扎,看着他下坠,看着他重重摔到地面,然后鲜血淋漓。


只剩下心脏是鲜活的,但它可悲地只为金世容跳动。


李宜缜拿起桌边的手机,想对金世容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有的时候,可能等待的时间太长,会让人失去某些东西。


比如,再去爱其他人的能力。


李宜缜下午闲的没事,准备去健身房锻炼,因为固定去健身房,他身材保持得很好。


“宜缜哥?”李宜缜回头一看,才发现是吴光硕。


李宜缜握住杠铃的手慢慢地捏紧了:“光硕今天也来锻炼?我记得你不常在这家健身房啊。”


“哈哈哈,我有一次问了世容,他跟我说的。今天也就是随便过来看看,没想到真的能碰到你。”


吴光硕是李宜缜的学弟,也是金世容的学弟,他当时在学校,也算的上是风云人物了,抛却外貌,从其他方面来看,他也优秀得不行。


“对了,宜缜哥,我给你的邀请,你还是考虑一下吧,我们在世容家吃,他说他想做饭,我不让他弄,他还不愿意,真是…”虽然说这这样的话,但吴光硕脸上在笑,他的眼神深邃而温柔,看的李宜缜胸口发闷。


“世容做饭??”李宜缜还是抓住了重点,金世容哪里会做饭,盐跟糖都分不清的人,竟然为了吴光硕,说要做饭?


真是天大的笑话,但李宜缜笑不出来。


“对啊, 他坚持一定要自己试试,我真怕他把厨房给炸了哈哈哈,而且他最近生病了,昨天晚上我去给他送药,他怕把感冒传染给我,说什么也让我回去了,我怎么会怕小小的感冒呢…”吴光硕声音变轻,“傻瓜。”


一瞬间,李宜缜如坠冰窖,从里到外的寒,把他紧紧裹住,冷的可怕。


这就是那天他生气的原因,金世容家医药箱几乎常常都是空的,那天满满当当。


他就知道,是吴光硕来了。


原来金世容也只是需要人陪而已,但吴光硕是他心尖上的人,金世容舍不得伤他一分一毫。而自己,捧着一颗真心,去任人践踏。


差异立显。


谁是主谁是客,再明显不过了。



我要评论,大家!!!!

评论(1)
热度(40)
  1. 金三喵一只泰迪而已 转载了此文字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