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吵架的正确解决方式

钢铁秃头:

吵架的正确解决方式


Cp:丹邕


 一个练笔


哄还是你会哄系列。


 


1


“我最后再跟你说一遍,你爱跟谁炒cp就跟谁炒cp,不他妈的关我的事,别带上我了。”这是邕圣祐临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话音伴随着摔门声一起落下,丹尼尔坐在床上靠着墙拿起手机半天也没说话。


尹智圣闻声走了进来,看见丹尼尔那副样子,也没好意思说什么,只得拍拍他的肩膀说:“年轻人,不要总是吵架。”


 


暮春时节,空气中带着春天独有的潮湿气息。丹尼尔把窗户打开想透透气,那股潮湿气息就顺着他的呼吸道钻进他的肺里,感觉像把他整个人都搞得湿漉漉的。


他还透过窗子看见楼下邕圣祐开车走了的样子,干净利落,头都不带回的。


我可真狼狈啊,丹尼尔想。


他最近跟邕圣祐经常吵架,有时候因为今天外卖叫炸鸡还是披萨这种屁大点的小事,有时候因为丹尼尔跟谁炒绯闻。今天刚回来的时候他就感觉邕圣祐表情不太对,想拉着他回屋子好好聊聊,奈何自己实在是嘴笨的不行越描越黑,邕圣祐这才爆发,喊了一句之后直接摔门走了。


 


2


限定组合快解散了,大家都有点心不在焉,尤其是邕圣祐。


他跟别人不一样,他是演艺公司出身的,以后可能就不唱歌专心演戏了。不唱歌就代表着以后大家很难再见到,他是个多少有些念旧的人,总归是舍不得。而且解散倒计时一开始大家就按照原公司的意思开始给自己的以后铺路,可自己的公司却迟迟都没有什么动静。


娱乐圈更新换代这么快,容不得他一点闪失,他本身就有点过分悲观敏感,丹尼尔还时不时地火上浇油让他更觉得烦躁。


他跟丹尼尔是在比赛的时候就在一起的,那时候他们还太年轻了,不知道这段感情从一开始就被蒙上悲剧色彩,等到他突然意识到事情脱离了他的掌控的时候,他已经彻底深陷泥潭不能自拔了。


其实回头想想,自己总是莫名其妙的发脾气也实在是急于在丹尼尔那方得到自己十分重要的反馈,他总想凭借自己的作来证实些什么,得到证实之后他又反感起自己的作。磨磨唧唧的让邕圣祐觉得自己像个娘们一样。


 


真烦,邕圣祐一边开车一边想。


身边的一切都让他感到烦躁:不减反增的行程,staff的焦虑,队友之间莫名其妙带来的一股丧气,粉丝每天在社交网络上哭天喊地,还有丹尼尔时不时地搞事情。


就连路两旁绿化散发出来的勃勃生机都让他感到烦躁。


怎么这么绿,你影射谁呢?


 


他一烦就容易冲动,理智控制不了情感,回过神的时候他发现他已经撞树了。偌大的树冠铺天盖地砸在车顶,安全气囊挤压得他胸口疼,被树干砸裂的前玻璃有碎片蹭到他的脸和胳膊,手正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弯曲,痛得他都开始神志不清起来。


昏过去的前一秒有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树多无辜啊……


 


3


丹尼尔刚准备去出行程,前脚刚踏出大门半步,后脚尹智圣就急匆匆的冲了上来。


“哥你干嘛去啊这么急,发工资了吗?”他还有心思开玩笑。


尹智圣急中生智反问了一句:“你去干嘛?”


“我录节目啊,昨天就说过了。”


 


个人录节目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甚至比团体综艺还要重要,说不定就有什么契机来改变以后的发展路线,尹智圣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不要做坏人了,索性就没有告诉他邕圣祐出车祸的事情,脸色十分不好地说了句没事,你好好录节目吧。


丹尼尔心说你骗谁呢,你一出场BGM都不对了。


 


他看着尹智圣慌乱离去的背影,心里突然腾升起一个奇妙的预感,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恋人之间的独特心电感应,他掏出手机一边下楼一边给邕圣祐打了个电话,对面传来无穷无尽的忙音。


他想了想,又给邕圣祐发了条短信:“对不起,我错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1和0的思考方式简直跟男人和女人的思维方式一样天差地别,但是从小的恋爱经验告诉他不管怎么样,先道歉一定是个最好的解决方式。


 


一场节目录下来真的特别累,他被cue着跳了几段舞,手上的伤因为平日里疏于保养开始隐隐作痛,他一边甩着手试图缓解痛感一边跟工作人员道别,坐上车的时候顺手刷了刷新闻,头版头条就是邕圣祐出事的图片。


经纪人一直在打电话跟媒体沟通,他看着头条上那张血糊糊的图觉得自己都要晕过去了,但还是保持理智搜索了一下后续进展,并在自己的心里做好了非常坏的准备。


“圣祐他没事儿,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经纪人看丹尼尔脸色都变了,好心提醒了一句。


“去医院。”


 


4


邕圣祐的昏迷只是因为惊吓过度,没受什么大伤,只是手臂有些骨折和轻微的擦伤。他躺在病床上费力的够到手机,选择性无视了丹尼尔的道歉短信,然后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示意自己没事儿。


放下手机的时候,大辉端着饭进来了。


“你醒啦哥?饿吗?”


邕圣祐摇摇头。


“那我先吃了。”李大辉一屁股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开始吃东西,邕圣祐看着丹尼尔给他发的短信纠结于打电话给他还是不打电话给他。


“哥你真是把我吓坏了,你怎么好好地能去撞树呢?你是有多久没有开过车,怎么现在开车比队长还菜啊。”李大辉一边吃一边在他耳边喋喋不休,邕圣祐干脆锁上屏幕闭上眼睛一副“对不起这个问题我不方便回答请你问我的经纪人吧”的态度。李大辉看着对方的冷处理,索性又拆开床头不知道是谁拿来的果篮,掏出几个橘子,扒了起来。


“哥你吃吗?我给你剥一个,你手不方便。”


邕圣祐彻底爆发了:“你来我这野餐的?赶紧吃吧吃完快走,我没事儿。”


李大辉长叹了一口气:“你这个哥啊,是多么的尖酸刻薄好心当成驴肝肺狗咬吕洞宾啊……我这就走了。”他一连说了三个形容词,最后站了起来,又往兜里揣了俩苹果,蹦蹦跳跳地离开病房。


刚一出门就碰到了脸色非常不好的丹尼尔。


 


5


丹尼尔站在病房门前做了好一会心理建设,他已经做好养断手断脚的邕圣祐一辈子的准备了。接着他又听到邕圣祐在里面数落李大辉,那么的中气十足,想来应该也是没受什么伤。


 


他走进房间,邕圣祐还在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一脸的苍白脆弱模样,丹尼尔心疼坏了,但又想起邕圣祐最近总像只炸毛的猫一样一言不合就要搞冷暴力,这会安安静静的样子真是格外好看,索性就靠在门框上用心欣赏起来。


 


邕圣祐听见一点声音,以为李大辉又回来了。他闭着眼睛说了句“你干脆把这果篮都拿走吧”,但半天没有听到任何响动,睁开眼就看见丹尼尔带着意味不明的眼神靠着门框看着他。


一想到想到自己出事故的源头就是那个人,邕圣祐怒从心头起,闭上眼扭过头熟练地使用起冷暴力来。


 


丹尼尔笑着走到他旁边,站到左边邕圣祐往右边扭头,站到右边邕圣祐又忘左边扭头,丹尼尔觉得他可爱极了,坐到他旁边捏了捏他的脸。


“别生气了,我都道歉了。”


床上那人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对不起嘛~”


“哥~”


“我错了~”


“以后不跟女演员说话了,我发誓。”


但那人怎么也不应声。丹尼尔想了想,决定还是用最简单最暴力的处理方法。


 


6


邕圣祐摆着臭脸,心里却在疯狂呐喊“你哄我啊再哄哄我就不生气了”,他正在享受丹尼尔向他示弱给他带来的心理上的快感,可丹尼尔突然不说话了。


他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丹尼尔一张凑得过进的脸。两个人僵持了一会,丹尼尔最终低下头,往他唇上落下一吻。


邕圣祐刚要开口,丹尼尔又亲了一下。


“我错了嘛。”


“……”


“不生气了哦。”


“……”


“你今天真把我吓坏了。”


“哦。”


“以后发脾气,打我也好骂我也好,不要一个人出门了。”


“你就不能不让我发脾气?”


“好啦好啦好啦,”那人笑得特别好看,一双唇又缓缓贴近,“我爱你。”


最后的话,隐匿在唇齿交缠之间,和丹尼尔不是很安分的手里。


 


 


End


 

评论
热度(284)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