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我會不會又睡到下午了【丹邕】

DingDing:

我會不會又睡到下午了


姜丹尼爾x邕聖祐




*單篇完結,可放心食用


*一切都是設定,勿上升真人


*文長,請細細品嘗


*一點點黃金/旼奐




前面先科普一下讓大家更好閱讀!


文內會提到一種睡眠障礙:睡眠相位後移症候群


(Delayed sleep-phase syndrome(Disorder),簡稱DSPS或DSPD


是一種慢性睡眠紊亂,患者一般都會晚睡晚起,生活節奏受嚴重影響。




主要特徵為:



  1. 睡眠開始和醒來的時間,比理想情況不可控制的晚。


  2. 每天入睡時間基本相同。


  3. 一旦入睡,並不會輕易醒來。


  4. 在早晨理想時間起床是非常困難的。


  5. 相對非常嚴重的,沒有能力去把睡眠相位提前,如強迫在正常的時間睡覺和起床。


  6. 在有記載的DSPS病例中,近半數還罹患抑鬱症或者其他心理疾病。





以上資訊皆出自維基百科




那正文就開始啦。


閱讀愉快。




------------------------------------------------------------------------


  




  ──睡不著果然是懲罰。




  邕聖祐雙手乖順的放在膝蓋上,等待一邊看他的病歷一邊打量他的醫生。


 


  他們已經快一年沒見,但診療室仍然沒什麼變化,醫生也是一樣,雖然如果可以他一點都不想再見到醫生,不過他也是唯一能夠幫助自己的人。


 


  「邕先生,距離您上次來看診已經……大概一年左右,最近遇到什麼困擾了嗎?症狀加劇了?」他的醫生有著世上最涼薄的眼睛,還有永遠淡漠的神情,但至少語氣是溫柔的。


 


  「沒有,都挺好的。」邕聖祐回答,想了會才說出前來的目的,「雖然是這樣,但是醫生,我可能把我的生理時鐘再往前調整嗎?」


 


  他的醫生詫異的看著他。


 


  「不是要跟平常人一樣,就是有沒有辦法、有沒有辦法提早兩三個小時?」邕聖祐自己也覺得這個要求挺窘迫的,自從被確診以後他一直都順其自然,甚至也沒有持續回診,如今卻突然提出這個要求,他猶豫了會,還是決定把他的煩惱告訴醫生。


 


  「老實說,最近認識了一個朋友,嗯……作息特別正常那種,和我是不同世界的人,可是……」邕聖祐起了個開頭,卻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醫生是個聰明人,這樣說也能明白了。


 


  他用筆敲著桌面,慢慢說:「不能保證有辦法,但是透過藥物跟一些日常療法或許可以改變,但每位患者的預後程度不同,您願意試試看嗎?」


 


  「願意!」邕聖祐激動的說,就差沒上前抓住醫生的手了。


 


  無論怎麼樣,他得試試看啊。


 


  「那就先開藥給你,還有千萬別給自己太大壓力或是強迫調整,有可能延後睡眠時間,知道嗎?」


 


  邕聖祐鄭重的點點頭,看著醫生從抽屜裡拿出一張名片。


 


  他接過去,看著上面的字疑惑地盯著醫生想要他給自己一個解釋。


 


  「你們這樣的患者在社交方面都會有點恐懼,如果覺得壓力太大,我有個心理諮商師的朋友,每周都會舉辦心靈分享會,不妨也可以試試看。」


 


  邕聖祐沒去過什麼心靈分享會,可是著實不喜歡那種沉悶又肉麻的氣氛,但是想了想都答應醫生要好好治療,既然他建議了還是去看看吧,於是收下了名片。


 


  無論如何,他都得試試看啊。


 


  ※


 


  姜丹尼爾到達打卡機面前的時候,上面時間是準確的五點整,他心滿意足地刷了卡下班,搭乘地鐵後走著每天都會經過的路,在離自家最近的便利商店外駐足了一會。


 


  對喔,現在還是白天,聖祐哥還沒開始上班。


 


  他在心裡嘆了口氣,又想到什麼笑了一會,才往家裡的方向走。


 


  他以前算是挺有夜生活的學生,和室友熬夜打遊戲都是家常便飯,但是自從工作以後,因為年紀大了,沒那麼多青春跟體力可以耗費,又因配合工作早睡早起,變成了一個生活極規律的人,晚上一到十點就開始犯睏,十一點就得躺在床上,十二點前就能打呼打得驚天響。


 


  他的工作通常都能在上班時間準時做完,很少有需要加班或是回家趕企劃的時候,看著刷卡時間一排都是五點整下班他很滿意,沒想到前幾個禮拜來了個菜鳥把他們組的企劃給弄沒了,還沒找到備份檔案,讓負責這份企劃的他熬夜加了班。


 


  就是在那時候遇到邕聖祐的。


 


  他拖著疲憊的身軀從地鐵站出來的時候已經晚上十二點,規律的生理時鐘導致他眼皮像是千金重一樣,經過便利商店的時候他揉揉自己的肚子,就算想睡覺可是肚子還是會餓。


 


  走進便利商店時還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直到挑好了泡麵去櫃台結帳,他才明顯感覺到氛圍的不同。


 


  大半夜的便利商店總是死氣沉沉的,可是不一樣的是站在櫃台前的店員,仔細看長得副人神共憤的臉,是作演員都沒問題的長相,但問題不是好看的臉,而是他精神奕奕的表情,還有隱隱嘴角上揚的笑容,讓他整個人看起來都十分有朝氣。


 


  姜丹尼爾看著他,忍不住挺直背脊,試圖想讓自己也打起精神。


 


  「謝謝光臨!」結完帳以後那位店員的聲音響亮的縈繞了整間便利商店的空間,他被他嚇了一跳,回過神來又覺得這個情況很好笑。


 


  真好啊,在這大半夜,還是會有這麼有元氣的人。


 


  一想到這,姜丹尼爾改變了心意,決定在這裡解決完泡麵再回去。


 


  姜丹尼爾把泡麵煮開以後坐在座位區等著麵熟,店裡面來過幾個零星的客人,都是結完帳後匆匆離去,甚至根本沒好好看過店員的臉,可是每一個客人來,那位店員都用著最有活力的聲音問候他們。


 


  他忍不住一面吸著麵一面觀察這名有趣的店員,後者沒意識到被監視的目光,只是在小小的店裡穿梭,一邊哼著歌一邊把貨給補上。


 


  企劃案當然不可能一天就補齊,姜丹尼爾連續加了三天的班,他每天都會到便利商店吃一碗泡麵才走,店員有個特別的姓氏,好像一直都上大夜班,他和他第一天遇見的一樣,表情明亮飽滿而且聲音嘹亮,店員顯然也已經記得他,看見他來了會比其他客人笑得再燦爛一些,可是沒有更多的後續了。


 


  到了最後一天,姜丹尼爾在公司作著最後的收尾,想到又要回歸朝九晚五的生活了,這些天已經適應了熬夜的感覺,不知怎麼的居然有些捨不得。


 


  他想了想,決定打包電腦跟文件往那個便利商店走,但站在櫃台的並不是那個人,而是另一個陌生的臉孔,他正想著他今天是不是休假,店員就從後面放貨物的地方走出來,看見他還很驚訝。


 


  姜丹尼爾看他在,也沒敢上去搭話,更不敢說自己都是為他而來的,只是又跑去他固定坐的那個位置坐下,打開電腦開始處理公事。


 


  大概又過了一個小時,他抬頭四處張望店裡又沒客人了,另一個店員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走了,只剩下他和那位店員兩個人,他正猶豫著要不要趁這機會說個話,那個店員就朝他走過來,手裡還捧著一杯咖啡。


 


  「我感覺你需要這個。」那個店員說,對他笑得親切,「辛苦啦。」


 


  他愣著接過咖啡,餘光瞥見店員名牌上的名字。


 


  邕、聖、祐。


 


  他在心裡默默念了一遍。


 


  有一種感覺,明明沒人開口說話,卻一直有個聲音在告訴他。


 


  丹尼爾,就是這個人了。


 


  ※


 


  邕聖祐是第一次來分享會,那是一個擺設像普通家裡的空間,幾張椅子圍成一圈,椅子和椅子之間擺放著小點心和飲料,挺溫馨的空間。


 


  他彆彆扭扭地被領到位置上,隔壁是被他拖來同樣彆扭的金在奐,時間快到的時候大家紛紛落了座,參加人員加諮商師只有八位,除了他和金在奐年齡分布挺廣,有穿著學生制服的女高中生,也有看起來是家庭主婦的大嬸跟穿著西裝的中年大叔。


 


  這樣的人數也挺讓他吃驚的,畢竟會求助睡眠門診的不在多數,更不用說除了金在奐,他能一次遇到這麼多和他同病相憐的人。


 


  「今天我們有兩位新成員,邕先生和金先生,大家鼓掌歡迎他們吧。」


 


  稀稀落落的掌聲響起,他和金在奐互看一眼,然後擠出一個僵硬的微笑。


 


  「來這裡不用覺得有壓力,什麼事都可以說,因為有著同樣的疾病,所以大家能更加體諒並感同身受,只要把煩惱說出來就可以了。」心理諮商師叫尹智聖,看起來年紀也就大他個三四歲,一副暖男樣,語氣很輕柔。


 


  「那麼今天先由新成員開始說說,好嗎?」


 


  邕聖祐敏感的立起身子,看見諮商師的眼神在他和金在奐之間游移,扭過頭去看金在奐,他居然還在吃準備的米糕小點心!一點也沒接收到自己的小眼神!


 


  於是邕聖祐舉了手,壞心地說:「金先生已經準備好了。」


 


  「唔?」因為嘴裡塞滿米糕臉頰鼓鼓的金在奐嚇了一跳,感覺大家齊唰唰投過來的視線,連瞪邕聖祐的時間都沒有,喝了一口水後急忙捶捶自己的胸口想讓年糕快點從他食道滑下去。


 


  「呃……我是一名酒吧的駐唱歌手,以前還不知道自己有這毛病的時候,只是覺得自己特別愛睡覺,還跟別人睡覺的時間不一樣,沒想到這也算一種病。」


 


  大家都贊同的點點頭。


 


  「從小我的夢想就是當一個歌手,試鏡徵選也參加了不少,不過最後都因為睡過頭或叫不醒被刷掉了。」


 


  有些人已經低下了頭,邕聖祐也是其中一員,這樣的低潮他也曾經經歷過。


 


  他是在睡眠門診遇到金在奐的,來睡眠門診求助的人有很多病徵,有的是長期失眠,有的是不易入睡,卻很少像是他們這類睡覺周期和常人相反的,兩人因為都在差不多時間求診,閒聊之下發現病徵相同,突然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一來一往也變熟了。


 


  「現在我找到了合適的工作,在酒吧裡也能開心唱歌。」金在奐說,「如果真要說有什麼特別的苦惱,就是吃飯的時間都是宵夜時間,特別容易胖,看看我的臉頰肉,真是該減肥了啊。」


 


  嗯???


 


  雖然畫風不太對,大家表情各異,但是還是鼓勵的給金在奐拍了拍手。


 


  「……剛剛還滿口塞滿米糕的人是誰啊?」邕聖祐小小聲地吐槽他,「這是你易胖體質,跟病沒關係的好嗎?」


 


  「所以我吃了米做的食物!不吃澱粉!我已經很努力了!」金在奐也小聲地反駁他。


 


  「你──」


 


  「接下來,邕先生要說說看嗎?」


 


  本還想罵金在奐的邕聖祐猝不及防的被點到名,他感受到那種全部人望過來可怕的視線,準備了好一陣子才搓著手結結巴巴的開口。


 


  「最近……有個想深交的朋友,他和我不一樣,過著很規律的生活,生活圈一點都沒交集,但他約我出去看電影了。」邕聖祐扁著嘴,「但時間在周末早上。」


 


  說到這裡大家就明白了,金在奐還用手摀住臉,一臉世界末日來臨了。


 


  「我不好意思拒絕他,所以當天,就睡過頭了。」邕聖祐生無可戀的說,大家也都感同身受的發出扼腕的聲音。


 


  「一直道歉來著,我本來覺得完了,可是,他又約了我一次!」邕聖祐的表情突然變得很興奮,又帶著點本人未察覺的甜蜜,「他人是不是真的特別好?」


 


  然後下一秒又喪了,「可是時間還是早上,要約個會怎麼這麼困難呀?」


 


  「喂,邕先生,這裡可不是戀愛諮商啊……」金在奐忍不住小小聲地說。


 


  「……閉嘴。」


 


  ※


 


  跟邕聖祐交換電話號碼,每天固定聯絡問候對方,直到姜丹尼爾要把邕聖祐約出來之前,他都覺得他們的進展無比順利。


 


  雖然因為工作關係,邕聖祐回他訊息時間都在姜丹尼爾已經準備入睡的時候,但兩人仍然可以用上短短的時間聊上一陣子。


 


  對方和他想的一樣幽默風趣,透過文字也能感覺他的善良溫柔,這些天他回歸正常生活,沒能在經過便利商店時看見邕聖祐的身影,憑藉這份想念鼓起勇氣把邕聖祐約出來。


 


  沒想到邕聖祐放了他鴿子。


 


  在他戰戰兢兢問著要不要看電影時,那麼爽快答應的人,怎麼會這麼容易就失約呢?


 


  他還想著看他穿便裝的模樣,可是他等不到邕聖祐,打不通他的電話,在電影院外站到電影都散場了,那個男人還是沒有出現,最後只能一個人握著沒被剪票的兩張電影票黯然離去。


 


  回到家後收到的是轟炸般的訊息,邕聖祐的道歉訊息一直一直在湧入,他好像可以想像那個人說他睡過頭了驚慌失措的樣子,該有的怒氣好像隨之消散了。


 


  ──為了補償我,這次除了電影,哥請我吃飯吧?


 


  除了電影還賺到一頓吃飯時間的姜丹尼爾,默默為自己的聰明才智打了滿分。


 


  赴約的那天他苦惱很久該穿什麼樣的衣服,最終還是換上最普通的紅格子襯衫跟牛仔褲,畢竟是第一次,穿太正式會嚇到人家。


 


  這次的邕聖祐在赴約時間前半小時就傳訊息來表示自己會準時抵達,果然到電影院的時候邕聖祐已經站在那裡等他,他一身全黑的俐落打扮,看起來比穿著超商制服更加耀眼,只是臉色有些疲憊。


 


  「哥很累嗎?」在邕聖祐打了今天的第八個哈欠的時候,姜丹尼爾忍不住問。


 


  「哈啊──什麼?」邕聖祐才剛抬起手摀住嘴巴,又笑著搖頭說:「不累不累,走吧該進場了。」


 


  好吧。姜丹尼爾點點頭,總覺得有點奇怪。


 


  果不其然姜丹尼爾的直覺是準確的,當燈光暗下來,連前面的電影預告片都還沒播完,他就感覺到他的右肩一沉──邕聖祐靠著他睡著了。


 


  他不知道該哭該笑,輕輕搖了搖他,發現對方不知為何已經睡得很熟,他小心地把邕聖祐手中的爆米花拿到自己懷裡抱著,又輕輕給他挪了一個舒服的位置,耳邊好像聽見他舒服地哼哼了幾聲。


 


  果然是個很有趣的人啊。


 


  邕聖祐睡到電影都播完了也沒有要醒的意思,直到下場電影都要開始了,清場人員來趕了,姜丹尼爾才沒辦法地捏了捏邕聖祐的臉頰,試圖用痛覺刺激他。


 


  顯然沒用,他深吸一口氣,一把把邕聖祐扛在肩上,然後向愣住的清場人員說了聲抱歉才離開,然後忽視掉周圍對著他議論紛紛的群眾。


 


  邕聖祐做了一個夢。


 


  夢裡面他的腳被繩子綁住,頭被倒掛著,所以一直覺得頭快爆炸了,好不舒服,他拼命的掙扎,卻感覺自己屁股被拍了一下。


 


  他心一驚,抬頭看發現他的主治醫生黃旼炫穿著白大褂戴著手套,在他面前磨刀霍霍。


 


  「我說過吧,不能故意不睡覺,這樣會推遲睡眠周期,為什麼不好好遵守?」黃旼炫笑著說,表情陰冷,拿著手術刀在他面前裝模作樣的揮來揮去。


 


  他嚇死了,連忙求饒:「我不是故意不睡覺的啊,是睡不著又怕睡過頭所以想著乾脆直接撐到約定時間,我只是想要個正常的約會,醫生您原諒我啊嗚嗚……」


 


  黃旼炫不理他,拿著刀一步一步朝他走過來。


 


  嗚嗚,醫生好可怕。


 


  突然,黃旼炫不見了,他整個人所在的地方空間扭曲,他又跳躍到另一個地方和時空,他回到了自家房間,後腦勺墊著的枕頭跟平常觸感不一樣,但也很舒服。


 


  他整個人的身體連同心都感覺非常平和。


 


  ……不對啊,他不是正在看電影嗎?


 


  「哇啊啊啊啊!」他驚醒的時候頭撞到了某個鈍物,然後聽見某個人吃痛的悶哼,抬起頭來發現是姜丹尼爾,他揉著他的下巴,然後又摸了摸他剛剛撞擊到的頭。


 


  「哥沒事吧?痛不痛?」無比溫柔的問句讓他滿臉問號。


 


  不是應該咆嘯怒吼說:『你怎麼又睡著了?成天只知道睡睡睡還能幹什麼?』那類的氣話嗎?


 


  在他發病以來,他已經聽過好幾百次這種話了。


 


  「我沒事……可是我們這是在哪?電影看完了嗎?」邕聖祐因為剛睡醒很茫然,沒有辦法去追究姿勢問題,但他知道他剛剛是躺在姜丹尼爾大腿睡覺了,身上還披著他的襯衫。


 


  「電影看完了。我們在練歌房,哥睡著了都叫不醒,只好先來這裡了。」姜丹尼爾說,有點擔憂:「哥怎麼那麼累?不舒服嗎?要回家休息嗎?」


 


  邕聖祐聽見他這麼說,突然覺得眼眶濕濕的,還好空間暗,姜丹尼爾並沒有發現他的異常,可是他還是覺得很愧疚。


 


  「對不起啊尼爾,其實我──」


 


  「是不是哥平常都上大夜班,生理時鐘調不回來?」姜丹尼爾自顧自地說,完全沒意識到邕聖祐在吸鼻子。


 


  「對、對啊……」邕聖祐只好配合的點頭。


 


  「我以前也很常這樣,熬夜打遊戲然後上課瘋狂打瞌睡還被教授點名。」姜丹尼爾嘿嘿兩聲,邕聖祐知道他是為了安慰自己才這麼說,可是突然就沒辦法再說下去了。


 


  不是因為上大夜班,而是因為我生病了啊。


 


  ※


 


  「我今天在學校又被老師點名了,還被叫到教室外面罰站。」女學生紅著眼睛說,金在奐抽了張紙巾遞給她。


 


  「因為我又睡著了,老師罵我是個廢物只會睡覺,我真的不是啊──」女學生哇得一聲哭了出來,彎下身把頭埋進大腿裡面,其他人紛紛湧上去安慰她。


 


  過了陣子女學生情緒平復了,大家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順序輪到了邕聖祐,幾次下來大家已經明白這不是邕聖祐的心靈分享,而是他的戀愛煩惱。


 


  「上次看電影又失敗了,雖然這次我在電影院,可是他一個人看完了電影,大家都知道我在說什麼吧?」


 


  大家煞有其事的點點頭。


 


  「他居然不覺得我奇怪,很擔心我,還幫我找藉口,這樣我更難告訴他我有這個毛病的事實了。」他沉默了會,才又說:「我真怕他不能接受,與其讓他知道後遠離我,是不是我主動不再跟他見面,會好一點呢?」


 


  ※


 


  姜丹尼爾發現自從上次看完電影,邕聖祐主動聯絡他的次數變少了,是上次自己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嗎?


 


  他在下班後還特地出趟門,想要直接去便利商店逮住邕聖祐,可是卻得知那個人今天休假的消息,又失望的返家了,他越想越覺得鬱悶,也沒有睡意,決定點外賣來吃。


 


  緣分就是這樣,來了也抵擋不住。


 


  姜丹尼爾打開門要付外賣錢的時候,看著外送員愣了愣,對方顯然也是一樣的反應。


 


  「哥,你還做外賣員啊?」姜丹尼爾暴風吸入炸醬麵,邕聖祐坐在他旁邊打量房子環境,安全帽摘下來放到一邊。


 


  「嗯,因為也沒什麼事,幫忙朋友啦,送完這攤我就休息了。」反正他也沒辦法早睡。


 


  姜丹尼爾聽見這回答委屈了,「那你為什麼都不連絡我?」


 


  邕聖祐沒告訴他最近的內心活動,還在想著要怎麼解釋,姜丹尼爾已經吃完一整碗麵,把麵塞進邕聖祐拿來的外送箱子裡,然後提著箱子站起來。


 


  「要去哪?」


 


  「要跟哥一樣,體驗夜生活。」


 


  「啊?瘋了你?」


 


  「沒瘋,就是想知道哥平常休假的時候大半夜都做什麼,反正我明天休假。」


 


  「欸?可是──」


 


  「走吧走吧。」


 


  邕聖祐和姜丹尼爾走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他說:「大半夜的,地鐵都關了,只能坐計程車。」


 


  他招了一輛車,報了個地址,大約行駛了十五分鐘以後司機把他們載到一間酒吧面前。


 


  「哥平常就是來酒吧?」


 


  「不是,有個朋友在這裡駐唱,所以偶爾來看他。」邕聖祐搖搖頭說,「不過今天算了吧,我前幾天剛來,這裡酒很貴的。」


 


  姜丹尼爾笑著點點頭,邕聖祐又帶著他走了兩個街區,到轉角拐了一個彎,有個路邊攤人滿為患的。


 


  「這裡是有名的宵夜小吃,為晚睡或是工作到現在的人量身打造的,食物便宜又大碗,我偶爾也來吃。」


 


  「再過去那裏有個二輪戲院,睡不著的時候就去看個午夜場,我也有朋友在那裡工作。」那個朋友有這個病,邕聖祐在心裏補充。


 


  「哥比起早上,更喜歡在半夜看電影吧?」姜丹尼爾問,這裡離他住的小區也不遠,而邕聖祐那麼熟知深夜的環境和店家,他卻一無所知,就好像他們完全過著不同的生活,很疏遠。


 


  這樣的感覺讓他覺得很不好。


 


  「半夜醒著的人其實不算少,也有為了少數族群營業的店家還有工作。」


 


  「我知道了,哥住哪?這附近嗎?」姜丹尼爾有些睡意了,打著哈欠問。


 


  「不是。」邕聖祐笑了笑,今天姜丹尼爾提出要看看他平常的生活時,他是很高興的,可是現在對比於姜丹尼爾下垂的眼皮,他還是精神飽滿的狀態,就算逼他入睡他也無法睡著,頓時又感覺出兩人的差異。




  他們好像,真的距離彼此非常非常遙遠。


 


  「我啊,住在美國呢。」


 


  ※


 


  今天是回診的日子,黃醫生坐在他的左前方,邕聖祐想到夢裡面那個磨著刀對他邪笑的醫生,有點害怕的把椅子往後挪一步。


 


  「邕先生,藥物控制的如何?睡眠周期有進展了嗎?」


 


  「大概能提早一個小時入睡,不過我睡眠時間好像拉長了,偶爾還會做惡夢。」說到惡夢的時候他心虛地瞥了一眼黃旼炫,對方神色如常。


 


  「看來是藥物副作用。」黃旼炫的臉上沾染了苦惱的神色,試探性的問:「還是壓力太大呢?邕先生和那個朋友……」


 


  「醫生,如果你的戀人有這個毛病,你會怎麼做呢?」


 


  黃旼炫聽到邕聖祐的問題,默默把筆放下來,然後示意旁邊跟診的護理師去幫他複印個東西,「我跟您說個較私密的事吧,關於我的。」


 


  他一瞬間明白他是為了支開護理師。


 


  「我高中的時候有個喜歡的人,小我一屆,在校慶表演的時候他唱了一首歌,我就對他一見鍾情了。」沒想到會聽到醫生戀愛史的邕聖祐張大嘴巴,仍是點點頭。


 


  「他很遵守紀律,可是不算是學校老師認為的好學生,為什麼呢?因為他總是過了中午才來上課,就算早到上課也幾乎在睡覺,即使如此他成績還是維持一定水平,後來問了他才知道他半夜精神特別好,睡不著覺就練吉他或唸書。」


 


  「後來我們在一起了,他去看了醫生確診,發現得到了和你一樣的病症,我也因為他的影響決定要學醫,往這門專業發展。」


 


  「哇醫生,你好浪漫啊。」邕聖祐讚嘆,忍不住要鼓掌了。


 


  「咳咳。」突然被稱讚的人有點窘迫的乾咳兩聲,嚴肅又有些落寞的說:「可是這麼多年了,我嘗試了很多方法,還是沒辦法治好他。」


 


  「啊……」邕聖祐明白這也不能怪醫生,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那後來呢?你們還在一起嗎?」


 


  「後來啊……」


 


  ※


 


  「0825!」


 


  邕聖祐看完診後去領藥,聽到叫到自己的號碼了,把自己的藥單遞上去靠在櫃台前等著,藥量是一個月份的,需要一些時間,百無聊賴的望著四周,卻看見姜丹尼爾就站在自己的左前方。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在自己發現他沒多久,姜丹尼爾也朝他望了過來,這下他確定他發現自己了,並且朝著自己走過來。


 


  「聖祐哥?」姜丹尼爾叫他,語氣裡有著驚喜,但又意識到這裡是醫院,皺著眉頭問:「你生病了嗎?」


 


  藥師在這時候把藥袋遞給他,姜丹尼爾看到那幾袋五顏六色的藥丸顯而易見的眉頭更深了。


 


  他急忙把藥藏到身後,打著哈哈說:「就是小感冒啦,沒什麼的,倒是你怎麼在這?」


 


  「體檢的時間到了,就過來檢查。」姜丹尼爾說,又問了一遍:「真的只是小感冒嗎?為什麼那麼多藥?」


 


  邕聖祐把背後的藥袋捏了捏,儘量讓自己笑得明朗:「嗯!因為症狀特別多吧哈哈!我得走了,回家休息。」


 


  雖然想和姜丹尼爾多待一會,但是這個情況理智超越了情感,他怕再這樣下去姜丹尼爾會發現他異於常人的那面。


 


  太著急著要走了,以致於邕聖祐轉身的時候不小心撞上一台護理車,車上的瓶瓶罐罐也被自己碰下來,他連忙蹲下來一面撿一面向護理師道歉,等到恢復原狀,邕聖祐才發現他手中那包藥袋不見了。


 


  抬起頭,姜丹尼爾已經拿著它,低著頭檢閱著。


 


  像是隱藏許久的秘密暴露在陽光底下,他在這人來人往的地方突然感覺像是沒穿衣服一樣的赤裸,心底的焦慮不安一下子攀升。


 


  「呀!還給我!」邕聖祐克制不住地發火了,也不顧姜丹尼爾嚇住的表情,把藥袋搶過來轉身就走。


 


  「哥!」出醫院大門的時候姜丹尼爾還在後面叫他,他不理他。


 


  「哥!聖祐哥!」


 


  「我錯了!」他突然吼,邕聖祐停下腳步,但沒有轉身。


 


  背後的姜丹尼爾嘆了一口氣,語氣誠懇:「對不起,我不應該隨便看,可是哥根本不是什麼小感冒,對吧?」


 


  他的提問讓他的整顆心又提起來,還不知道怎麼回答他,那個人繼續說。


 


  「幫助睡眠、穩定精神、抗憂鬱……哥為什麼需要吃那些藥?哥有什麼、有什麼不能跟我說的?」


 


  姜丹尼爾的聲音越來越近,最後他繞過來停在自己面前,微微俯視自己,眼睛裡沒有憤怒,只有無奈。


 


  「我想多了解哥一點,可是哥老是那麼神秘,常常聯絡不到人,又不肯告訴我行蹤,現在還有這個需要就診的問題……在你眼裡,我不值得讓你相信嗎?還是你根本不在乎我?」


 


  不是的,不是的。


 


  邕聖祐在心裡說,可是他只能抿緊嘴巴。


 


  學生時代的時候,邕聖祐被老師教官不止一次的聯絡家長說不上進,在課堂上總是打瞌睡,父母也對總是叫不醒他準時上學而傷透腦筋;後來一個人在外地唸大學,他因為生理時鐘不同而錯過了多次大考,因為這樣大學暑假都在補修學分,還差點延畢;除了看午夜場電影,和朋友的邀約也總是被自己睡過去。


 


  那時候的邕聖祐是灰暗的,他明明還年輕,卻覺得他的人一點一點的在衰敗,直到某天他經過學校輔導心理師那裡的幫助,求診於睡眠科,最後被確診了他患有睡眠相位後移症候群,並且極難被治癒。


 


  但是那是他人生重要的轉捩點。


 


  他開開心心的接受了,雖然他的人生還是沒有多大改變,一樣晚睡晚起,錯過各種朋友的邀約,工作也只能找大夜班時段,但他找了很多這個疾病的資料,努力學習與它共存。


 


  他終於知道自己是個『有病』的人了,不再被掛上『懶惰』、『不長心』那些代名詞,也不再懷疑自己是否真如外界所說的那樣令人失望,他終於明白自己身上有著不可抗拒的因素,讓他無法抵擋白天排山倒海而來的睡意。


 


  他過得比從前好了,找了合適的工作,再也不會因為睡過頭遲到被扣薪;認識同樣困擾的金在奐和其他人,有群夜貓子朋友能分享生活鎖事;父母接受了自己的病情,和自己感情更好了。


 


  可是在姜丹尼爾面前,他仍舊只想做個正常人。


 


  那些苦惱彷彿都不值得一提。


 


  他想一樣朝九晚五的工作,下了班能和同事小酌,而不是從床上醒來後就準備迎接夕陽,然後在工作中迎接日出;想要早睡早起,偶爾可以因為假日就賴床,而不是住在韓國卻過著美國的時間;或是不小心睡過頭而約會遲到了十分鐘姍姍來遲,但絕不是睡得錯過了整個下午,醒來時只能萬般後悔。


 


  『像個普通人一樣』,說來簡單,卻是他努力再久都做不到的事。這個病不會致死,卻讓他脫離了正常人的軌道,可是這些難處,他沒有勇氣一一告訴姜丹尼爾。


 


  並非因為姜丹尼爾不值得相信,而是因為他太好了,邕聖祐突然就沒了信心。


 


  「哥還是不打算告訴我嗎?」姜丹尼爾的問句將他從思緒中抽離出來。


 


  他不說話,只是看著姜丹尼爾眼裡的無奈轉變為失望,浸漫了整個眼睛。


 


  可是他能怎麼辦,他早就錯過了坦白的時機,他才是那個不值得被信任的人。


 


  「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就不要見面了。」姜丹尼爾看見他瞪大眼睛,像是安心自己的話還是有點分量,可是也早就下定了決心。


 


  「直到哥想告訴我為止,我不會再找哥,哥也一樣,如果傳訊息或打電話,我都不會接的。」


 


  姜丹尼爾說完走了。


 


  過了一會兒邕聖祐才慢慢有了動作,他憤怒的把成為始作俑者的藥袋丟在地上,過了幾秒後又撿了起來。


 


  他覺得他大概失戀了,或許會比平常更需要這些藥。


 


  後來他去了分享會,金在奐缺席。


 


  尹智聖注意到今日格外不活躍的邕聖祐,一直到分享會都快結束了他還沉默不語,他關心地問:「邕先生,你還好嗎?」


 


  「我……」邕聖祐開口,「我不好……」


 


  「要不要說說看呢?沒辦法解決也沒關係,說說看?」尹智聖試著引導他。


 


  「我、我想談個正常的戀愛!」邕聖祐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說,其他人紛紛在心裡想邕先生難道被拒絕了,不過表面依然鎮定聆聽。


 


  邕聖祐的頭垂下來,沮喪地說:「想要早上醒來看著對方睡眼惺忪的樣子、一起吃早餐、一起上班,下了班後吃晚餐聊著今天發生的事,最後在床上互道晚安,想要渡過那麼平凡的一天。」


 


  「您說的應該是婚後生活,不是談戀愛了。」女學生反駁,被旁邊的大嬸推了一下。


 


  「……好吧,婚後生活,可是我連個正常的戀愛都沒有……」


 


  一直以來專心聆聽戀愛歷程的大家在心裡肯定,邕先生一定被拒絕了。


 


  分享會結束,邕聖祐還頹然地坐在位置上,尹智聖覺得他受了不小的打擊,過去拍拍他的肩膀。


 


  「聖祐你想談個正常的戀愛,可是什麼又是正常的戀愛呢?」邕聖祐抬起頭看他。


 


  「戀愛只是一個過程,走過來的路是千奇百怪的,有失敗的也有成功,那麼大家為什麼要戀愛呢?在經歷後成功到達的地方有著什麼,你知道嗎?」


 


  邕聖祐搖搖頭,但又點點頭。


 


  尹智聖笑了,說:「是會愛你一輩子,你也會愛他一輩子的人。」


 


  「生病的人跟沒生病的人,沒有人不會經過這個歷程,也沒有人所去的地方不同,只是方式有點不一樣,那無法歸類為正常或不正常。」


 


  「可是你得為了那個人,那個或許已知或不知名的人,繼續往前走才對,不是嗎?」


 


  ※


 


  姜丹尼爾自從那天和邕聖祐在醫院分別後都沒睡好,雖然話說得這麼決絕不留情面,可是一想到那時的邕聖祐用小鹿的眼神看著他就渾身不舒服,半夜翻來覆去的,臉上也掛了大大的黑眼圈,每天都精神不濟的來上班。


 


  今天甚至還睡過頭,按掉了鬧鐘倒頭就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離上班時間一個小時,於是請了兩個小時的假,慢慢地走到公司大樓。


 


  他視力不是太好,又因為不愛戴隱形眼鏡常常看不清遠處,可是他懷疑現在坐在公司大門旁花圃的人是邕聖祐,走近一看,還真的是。


 


  很神奇的是,那個人的身形不到幾個月就深深烙印在他腦海裡,他怎麼也不會認錯。


 


  他只穿了件白色的襯衫,整個人看起來更單薄了,看見他走過來連忙站起來。


 


  「哥?」他在距離他兩公尺的地方停下來,還不敢相信他找到了這裡,因為自己沒說過公司確切地址,身邊也沒有任何共同朋友,他還覺得有點說不上來的不對勁。


 


  「丹尼爾。」邕聖祐勉強笑了下,臉色也不太好,平常上大夜班都神清氣爽的人看起來病懨懨的。


 


  「我找好幾天了。」邕聖祐解釋,氣挺虛的,「因為不知道你到底在哪個大樓,只能每天換個樓等等看。我下了班直接過來,今天也想放棄了的,但你總算出現了。」


 


  姜丹尼爾心一驚,終於意識到是哪裡不對勁,他已經很久都沒看過在這個時間點醒著的邕聖祐,上次還是在第一次約會的電影院,看來邕聖祐也因為他沒睡好了,或者根本沒睡。


 


  邕聖祐慢慢朝他走過來,一邊走還一面說:「怎麼辦啊丹尼爾,怎麼辦,我也不想這樣的……」


 


  終於站定在他的眼前,邕聖祐張開雙手擁住他,把下巴抵在他的左肩上,整個人像是脫力般攤在他的懷裡,邕聖祐的腳步太浮,姜丹尼爾下意識就環抱他撐起他逐漸下滑的身子。


 


  抱住他的那瞬間,姜丹尼爾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


 


  因為是邕聖祐,所以什麼都可以被原諒。


 


  「丹尼爾,我真的、我真的……」他在他耳邊說,帶著點欲哭無淚的委屈。


 


  「我真的好想睡覺啊嗚嗚嗚嗚……」


 


  「……」


 


  以為會聽到什麼驚天地泣鬼神告白台詞,都已經準備哭一波也真心大告白的姜丹尼爾,抱著已經開始昏昏欲睡的邕聖祐在風中凌亂。


 


  他別無他法,只能把邕聖祐打橫抱起,騰出一隻手招了計程車,小心翼翼地把他放進車裡。


 


  「帥哥,要去哪?」司機問。


 


  姜丹尼爾看著懷裡開始酣睡的邕聖祐,忍不住笑了。


 


  「回家,回家睡覺。」


 


  ※


 


  邕聖祐猛然睜開眼睛,從床上彈起來發現他回到自己熟悉的房間,接著又倒回床上。


 


  他睜著眼睛,外面天色已經暗了,因為這幾天早上都在外等姜丹尼爾,沒在準確時間上床睡覺,又延後了他的睡眠週期。


 


  姜丹尼爾,不,姜丹尼爾。


 


  他抱住他以後說了啥?


 


  我的天,這世上還有比自己更煞風景的人嗎!然後他是怎麼回到這裡的?為什麼完全想不起來?


 


  有這毛病的人即使沒喝酒,睡著了也像斷片一樣,他只能開燈透過手機確認時間,然後注意到一則金在奐給他的留言,讓他醒了以後回撥。


 


  「在奐啊。」


 


  「哥你醒啦?」


 


  「嗯,找我?」


 


  「也沒什麼,早上姜丹尼爾打電話給我,說你又睡著了還叫不醒,他說之前有次也這樣,所以特別擔心你。」他想最近一次的聯絡人是金在奐,姜丹尼爾會撥過去也是正常的,而金在奐也知道姜丹尼爾是誰。


 


  「那你怎麼說了?」


 


  「我說不用就讓你睡,那是老毛病了,我也有啊。」金在奐沈默了會,才說:「還順便給他科普了我們這毛病。」


 


  「啊?啊???你就給他說了?!那麼容易?!」邕聖祐氣瘋了,懊惱地抓了抓頭髮,決定等等去酒吧揍金在奐。


 


  「不是……我那時候真的特別想睡覺、好想睡覺的,你也知道那個時間點,他就說我們倆怎麼都這樣,我就不知不覺說了很多——」


 


  「……」同為患者的邕聖祐沒話說,接著問:「那他怎麼反應?」


 


  「一開始好像特別驚訝,就是像一般人一樣不相信有這種病,可是挺嚴肅看待這件事情的,八成也上網爬過文了吧。」


 


  「我完蛋了,他一定不能接受所以把我帶回家就跑了。」邕聖祐哭喪著臉,轉念又想到,「不對啊,他怎麼知道我住這?」


 


  「……」


 


  「金在奐!你到底說了多少!」


 


  「有要緊事!掛了掛了!」


 


  邕聖祐還沒吼完,電話就傳來結束通話的聲音,邕聖祐的房門也在此時被轉開。


 


  姜丹尼爾走進來,身上還穿著早上在公司見他那套衣服,他手拿了一杯水,在他床邊坐下後示意他喝。


 


  「謝謝。」邕聖祐現在尷尬得不行,眼神也閃閃躲躲,倒是姜丹尼爾直直地像是要把他看穿一樣。


 


  「我都知道了。」


 


  「噗!!!」水突然就噴了姜丹尼爾滿臉,他慌亂的拿被子往姜丹尼爾的臉擦。


 


  「你該不會、該不會從送我回來一直沒走吧?」邕聖祐心虛說。


 


  「嗯,剛剛跟金在奐說的話我也都聽到了。」姜丹尼爾握住他的手,「我不會跑的。」


 


  邕聖祐看他那麼堅定覺得心酸,他把手抽出來,低著頭,語氣晦澀:「沒用的,跟我在一起很辛苦,你睡著的時候我醒著,你醒著的時候我在睡覺,時間老是兜不上,這樣你還願意嗎?」


 


  「那也還是有重疊的時間,不是嗎?」他重新握住他的手,「一直以來都沒顧慮到哥的感受,真的很抱歉。」姜丹尼爾說,邕聖祐不再掙扎。


 


  他從金在奐給自己的病名找到相關資訊,之前覺得在邕聖祐身上的疑點全都獲得解答,並不是刻意維持神秘感欲擒故縱,只是有著難以被認同的秘密。


 


  他才明白這類人有多辛苦跟孤獨,在其他人看不見的地方學著適應和看待不一樣的世界,想起來一開始邕聖祐為配合他所做的努力,還有從金在奐口中提到,他因為自己突然開始積極治療,連心靈分享會都參加了。


 


  他笨拙又緩慢的靠近自己,可是自己居然覺得他刻意保持距離。


 


  太傻了。


 


  「哥太傻了。」他的手與邕聖祐十指緊扣,「我也很傻。」


 


  「你哪裡傻?」邕聖祐紅著眼睛問,他還沒聽姜丹尼爾說就已經想哭了。


 


  「就算我們距離的是韓國跟美國的時差,可是我還摸得到你,抱得到你,在我眼前的你不就是真實的嗎?我怎麼能不喜歡?怎麼能說不愛就不愛?」


 


  「真的會很辛苦的……」邕聖祐小小聲說,在姜丹尼爾聽起來已經不像是反駁而是撒嬌。


 


  「可是是你啊,為了你,好像要去一次美國看看了。」他傻傻地笑了。


 


  邕聖祐也笑了,太久沒體會過這種被平等愛著的感覺,在姜丹尼爾眼裡從來未曾有過憐憫之類的情感,那他就足夠感謝了。


 


  他想起和黃旼炫最後的談話。


 


  『後來啊……』


 


  醫生笑了,世上最涼薄的眼睛彎成月牙狀,看起來風光明媚。


 


  『後來我們依然在一起,我努力適應他,他也是,我們在一起的時候,還是覺得我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當下他只覺得醫生是說來刺激他這個單身狗的,可是現在想想,醫生說得對。


 


  和姜丹尼爾在一起的時候,他真的覺得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而他們處於同片土地同個時區,卻擁有不同的時差這件事,在愛情面前那麼渺小,所謂的困擾似乎也不再如此困擾了。


 


  「哪裡都不准去!就留在這裡吧!」邕聖祐撲上去抱住姜丹尼爾,喊道:「我真的、我真的好喜歡你啊,韓國的姜丹尼爾!」


 


  總算聽到告白的姜丹尼爾把他抱緊。


 


  「我也是,美國style的邕聖祐,好喜歡你。」


 






  END.








《PLUS》


 


  「今天是我最後一次來參加心靈分享會了。」邕聖祐鄭重地說,大家相處有段時間了,都露出不捨的神情。


 


  「所以我想送個禮物給大家,是跟金先生一起合作的一首歌。」邕聖祐說完,從自己的座位後面拿出一個兒童用的爵士鼓,金在奐也拿出他的吉他。


 


  兩個人準備好後朝對方點點頭,一個人刷著吉他和弦,另一個人配合打著鼓。


 


  『別睡了


  熬夜吧


  反正也不喜歡睡覺


  別費勁睡覺了』


 


  尹智聖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想著這都是最後一次,他就忍了吧。


 


  而兩個人完全沉浸在歌曲裡面,也沒管聽眾反應如何。


 


  『不睏的話


  就睜著眼好了


  不知道要做些什麽


  才能睡得著


  不睏的話


  那就睜著眼


  玩手機吧』


 


  大家默默想,雖然歌詞內容亂七八糟,但是這首歌質量挺高的,邕聖祐還幫忙和音。


 


  『別睡了~別~睡~了~』


 


  分享會結束後金在奐接到了黃旼炫的電話。


 


  「在奐啊,智聖哥讓你下次別去了,下次再去他肯定會殺你的。」


 


  「知道啦,我還不是因為聖祐哥硬拖我去,不然我能有什麼煩惱嘛。」


 


  金在奐笑咪咪地對著電話那頭說。


 


  「我已經有你了呀。」






------------------------------------------------------------------------




照慣例的後記




是的《PLUS》裡唱的歌就是團綜邕奐所唱的歌XD


一直覺得很可愛哈哈


補充一點:關於邕為什麼不知道旼奐的關係


因為醫生病人是不能有私下接觸的,雖然兩人高中開始就是戀人,


但是仍然為了避嫌而保密kkkk




文章靈感出自於獨立樂團DSPS的《我會不會又睡到下午了》


前幾天偶然聽到 樂團名字就是病名 就興起了寫下這個故事的念頭


或許大家也可以聽聽看




寫這篇的時候我一直保持開心的心情,所以也寫得很順


但還是有些想表達的


就像後半段說的,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難言之隱,


這些病可能不會致死,可是卻會造成生活上的困擾,


對於這些人來說被確診反而是種解脫,


卻因為自尊心而不能在常人面前承認,


比如DSPS,又比如抑鬱症。


這樣的疾病可能無法治癒,他們在學會和疾病共存,


而我們需要用更美好的眼光去看待這個世界。




然後心靈分享會真的是我純粹想搞笑來著(不知道有沒有成功),


也寫了感覺特別黑洞的邕


疾病相關我都是自己科普的,可能有些不精準,請多多包涵了。


感謝大家看完話很多的後記。




然後希望丹尼爾生病快快好




好眠,晚安。









评论
热度(652)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