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宠儿

零下沸腾:

·非典型金主故事


你生来应该,被温柔对待,享受全宇宙的宠爱。


宠儿-林宥嘉


————————
姜丹尼尔x邕圣祐
————————



1



零点的电影院意外的热闹,过道里、检票口挤满了手里抱着爆米花还是要牵手的情侣,聚完餐的上班族,穿着校服的学生党,这其中有一个人,奇怪的有些突出。


男人个子很高,肩膀很宽,穿着贴身的西装,修长结实的腿包裹在剪裁利落的西裤里,纯黑色的领带被微微扯开了些,领扣解了两颗,露出点光洁白皙的胸口,高挺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前襟的襟花胡乱的折叠了塞在口袋里,整个人看上去是矛盾的优雅,和深夜电影很不搭。


男人推了推镜腿,动作中衣袖底下无意露出的腕表都是价格不菲的,他这幅模样,分明是该呆在金碧辉煌的会议厅,再不济也是几十层的写字楼,此时此刻却出现在零点的电影院里,被进场拥挤的人群一阵推搡踩到了皮鞋,烦躁的皱起了眉头,一副格格不入的样子。



首映场里几乎是座无虚席,广告时间观众们还插科打诨聊着天,等到灯暗下来,片头开始播放,气氛却默契似的静下来。


画面摇的很远,身姿窈窕的少女红裙摇曳,长长的马尾扎的很高,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走在日落的废弃铁轨旁,暮色疏朗稀薄,残阳昏暗,镜头慢慢推近,一个男人穿着老式卡其色格纹西服,还是带着垫肩的那种,小心的跟在女孩的身后,时不时左右看看,配乐有些阴郁紧张,叫人为女孩悬起一颗心,害怕背后的男人有图谋不轨的可能。


女孩走着走着似乎意识到有人尾随,嘴角隐约有些不确定的笑意,说不出是害怕还是欣悦,男人见她停下来,便走近了扑上去捏住了女孩的肩。


大概是气息太熟悉安心,女孩几乎是下意识的顺着男人的动作转身,慢动作画面里,终于出现了男主角的脸。


笑眼看上去纯真无害像是含着蜜又带着电,精致的五官在巨幕下突出又深刻,无限放大的镜头画面对他来说不是挑战而是加持,鼻梁高挺,眼眶深邃,剔透的皮肤上好的白玉都比拟不过,长而密的睫毛微微掀着,嘴唇很薄,看上去却格外多情,每一道曲线的勾勒都是上帝再精心不过的安排,他说:“是我。”


在场的观众几乎是瞬间舒了一口气,又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不一会儿便听见几位按耐不住喜欢的姑娘小声感叹:“邕圣祐,太帅了吧,我没法活了”,边上的女孩似乎正捂着心脏应声:“不看首映的话,我真的会后悔死。”


黑暗里的男人听了傻气的话,悄悄的翘起了嘴角,可惜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


邕圣祐,亲了那女孩。


男人捏了捏有些凉的手心,稍长的指甲嵌进手心里。


回去一定要讨个说法,他想。





2



酒会总是这样,衣香鬓影,玉盘珍馐,觥筹交错,用体面光鲜的外表包着内心的筹码,即使往往醉翁之意不在酒,也脱离不了惯式。


姜丹尼尔手里托着高脚杯,婉言拒绝了方才某位少女共舞一曲的邀约,晃了晃深红色的酒液,对着唇瓣准备一口饮尽。


“抱歉,抱歉,真的不好意思。”


姜丹尼尔这口酒还没进到嘴里,半路被人冒失的碰到了手肘,身子一歪,大半杯酒全洒在衣服上了,他夜里穿的是黑西装黑衬衫,虽看不见晕开的酒渍,打湿的衣料贴在胸口上还是让他浑身不自在,姜丹尼尔放下手中的酒杯,脸上维持着体面,没有愠怒的表情,心里却想着,今天真是倒霉到家了。


转头对上的是一张很有风情的脸。


姜丹尼尔一直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第一次见到邕圣祐的场景,大概是这世间万千的风情都在他脸上,眼里。


男人眼神有些着急,写满了歉意,低垂着眉眼的样子很温顺,见他愣住没有开口,急急忙忙从前袋里抽出手帕帮他擦。


邕圣祐想这个男人是不是反应特别迟钝,酒洒了也脸色如常,帮他擦干的时候一动不动的,直到过了一会儿,他的手腕才被男人一把握住:“别擦了,楼上有换衣服的地方。”


男人踏着台阶慢慢往上走,邕圣祐思忖了半天他话里的意思,还是亦步亦趋跟着他进了客间。


姜丹尼尔站在衣柜前,把湿了的衬衫和西服脱在一边,挑了件白衬衫穿上,邕圣祐坐在沙发上,眼睛无意识的向男人身上瞟,他身材真好,肩宽腰窄条顺,肌肉轮廓匀称饱满,真叫人羡慕,察觉到沙发上时不时移来的视线,姜丹尼尔侧过身瞥了眼,看着男人尴尬移开视线又摸了摸鼻子的表情,终于露出了今晚酒会的第一个笑。


“你是哪家的?”姜丹尼尔见他穿着上好的西装,领扣也是自己常用的那个牌子,又来出席今晚的酒会,想必是哪家还没合作过的公子哥。


邕圣祐听着他有些陌生的问话,想着这人估计把自己当成同类了吧,挑了挑眉,开口说:“我不是哪家的,我是个演员。”


姜氏旗下娱乐公司占大头,他平素也算对旗下几个当红的摇钱树颇为上心,对这个圈子多少有些了解,可眼前这个人,任凭他脑海里怎么搜索,却没有什么印象,他的话也很直接,脱口就是:“那你红吗?”


这话在别人耳朵里听起来大抵会觉得难堪、丢面子,邕圣祐却神色不变,回应着:“很快,很快就会红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有一种矜贵自信的美感,像是稳操胜券,姜丹尼尔心底竟是生出了一种想要破坏这种美感的恶意,他想揭下他的面具,看他内里最真实的东西。


“母亲说,演员都是戏子。”


姜丹尼尔自诩绅士风度,待人接物从不高姿态,颇有礼数,平素温文尔雅的态度到了邕圣祐这里却止不住的想要咄咄逼人,他想他在心动这件事上再也八面玲珑不起来,变得笨拙而贪心。


邕圣祐也不恼:“她这么说,有她的道理。”


“那你是吗?”


“也许吧。”


姜丹尼尔有些挫败的低了头,觉得自己实在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这个人大概演技是真的很好,他想一见钟情这种烂戏码发生的真不是时候,不然他也不会连自己的筹码都抓不住,在这个人面前节节败退。


半晌男人却突然靠近来,抬手在他耳边说温热的悄悄话:“那杯酒,我是故意碰翻的,这句是真的,我发誓。”


姜丹尼尔又笑了。





3



邕圣祐果真没有食言,酒会之后不出三个月,由他挑大梁主演的电影《荒岛隔岸》横空出世,短短几周时间,占领了各大院线,一举拿下当年的票房冠军,作为男主角的邕圣祐也在短时间迅速蹿红,名声大噪,消息一出,轰动了整个南港,也传到了姜丹尼尔耳朵里。


姜丹尼尔后来又想起邕圣祐那句话,心里反反复复默念了几遍,却发现自己被自己绕了进去,是不是猜测演员的心思总是要复杂一些,“故意打翻的酒”,到底是因为喜欢自己,还是想要自己让他红,大白话说,就是想让自己做他的金主。


距离酒会过去已经两个月了,他手上留着邕圣祐的联系方式,这么多天过去了,也不见他打一通电话过来,照理说想要他姜丹尼尔包养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怎么说也应该表现的殷勤一些,结果传来的消息不是邕圣祐的电话,而是这人出道作品便爆红的新闻。


姜丹尼尔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觉得被主观臆断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姜丹尼尔抽空也看了这部电影,题材有些阴沉压抑,讲的是一群青少年罪犯在一个他们的狱友自杀后,被带往一个小岛进行一周的品格修养活动。而当他们意识到岛上还有训练了一群狗和使用强弩的家伙在捕杀他们时,一切都成了可怕的错误。*


邕圣祐扮演的主角,不如以往的大电影那样,是完全正义的角色,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坏男孩,曾经是抢劫犯,在经历了荒岛逃亡,躲避捕杀,与大自然依存,与险境搏斗,最终成为了最后的幸存者,也在杀戮、抗争和孤独中,体会到了以前从没领悟到的感受。结尾走向光明的空镜头,也预示着他的人生将从此不同。


青少年霸凌、暴力在近来一直都是备受关注的话题,怎么说都有些敏感,这类题材少有人有胆量拍,也亏的导演是业内德高望重的王导,否则大概没拍前就被毙了,至于王导为什么启用这样一位不起眼的新面孔,看了电影的人就能马上得到解答。


邕圣祐真的是天生的演员,姜丹尼尔想,他不吃这碗饭都是暴殄天物,这样一部整体色调阴沉灰暗的电影,要拿捏住主人公所有的情绪,并且精准的表达出来,对那些老戏骨来说尚且是挑战,邕圣祐初出茅庐,表现的却挑不出一点毛病,的确红的很有道理,也难怪他那天会有这样的自信,或者说底气。


“那杯酒,我是故意碰翻的,这句是真的,我发誓。”这么想着,这句话又在他脑海里浮现了,既然不是金主的意思,那么……


飘远的思绪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大老板,我的话,不假吧?”


是邕圣祐,他一秒钟就听出来了:“恭喜你啊,大明星。”


“我跑宣传呢,就城市阳台这。”邕圣祐说的无心,听到姜丹尼尔耳朵里偏偏是多了层旖旎的意思,半戏弄的开口:“一下子冷淡,一下子又这么热情,大演员真是有两幅面孔呢。”


邕圣祐只当他怨自己这么久没联系他,应声说:“可不是,我憋了这么长一口气,当然得证明了再联系你,不然我多没面子啊。”


姜丹尼尔了然,调笑着:“那天我真当你是胡说八道,还以为小明星是要我捧你做你的金主呢?”


邕圣祐愣了一会儿,不久又从善如流说:“那现在也不迟啊,大老板,你要不要捧我?本人业务能力很强,包你值回票价。”


“你等着。”这还是第二次聊天呢,人要不是不在自己面前,大概早就天雷勾地火了吧,姜丹尼尔下腹有些紧,握紧方向盘,驱车往邕圣祐给的地址去。





4



男人长手长脚钻进车里的姿势有些委屈,指尖凉凉的,戳了戳边上面色有些不虞的男人:“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搞定经纪人哥从庆功宴逃出来的诶,你怎么这个表情。”


“你们那剧男二号叫什么名字来着,他他他、他搂你的腰,我要封杀他!”


邕圣祐顺了顺姜丹尼尔明显有点炸毛的头发,把他的手牵到手里扣住:“大老板息怒,息怒,是我上台阶没走稳当,他不扶我一把难道看我摔啊。”


人前冷淡的大老板到了心上人面前活脱脱成了缺爱的大狗狗,一副要发作又看大明星眼色的可怜模样,邕圣祐见他可爱,故意逗他:“包养小演员心理承受能力这么低可不行啊,你说吧,这拍戏可不得有吻戏,等我再长几岁,床戏也不是没有可能,那你要怎么办呢?”


姜丹尼尔委屈死了,早知道这样,自己死活不提金主这破事儿了,谈个恋爱还要被对象贫,脑子里一团乱麻纠缠着,越想搞清楚缠的越紧,想着想着又被自己绕进去了。


邕圣祐笑嘻嘻的看着小可怜,一个不留神就被男人握着手腕压在车窗上,方才还可怜的滴水的姜丹尼尔眼神突然变得有点晦涩难测,唇瓣一张一合:“我母亲也说,戏子无情。”


邕圣祐心里一惊,没几秒气的脸涨得通红,他想姜丹尼尔这家伙才是两幅面孔,刚刚还这么可爱的讨喜欢,现在却压着人说伤人的话,他脸一沉,使劲甩开姜丹尼尔的手,拉着车把手就要下车。


眼疾手快的人立刻反锁了车门,长手一伸,把人整个圈进自己的领地里:“你不准走。”


邕圣祐还在挣扎,好一会儿才脱力似的在姜丹尼尔收紧的怀抱里安静下来,听男人的话从耳边传来:“我这么喜欢你,那我要怎么办呢?”


“你喜欢我还妄加揣测。”邕圣祐瞪圆了眼睛,可惜姜丹尼尔窝在他颈窝里,并不能看到,察觉到大明星的怒气,拍拍他的后背顺顺气。


“那本电影我也看了,哥的演技真的很好。”没头没脑被这么一句话堵住,邕圣祐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可我不一样,我演技不好,喜欢怎么都藏不来的,所以我会被自己绕进去,怕你用演员那一套对我。这么喜欢你的我,要怎么办呢?”


邕圣祐还在气头上,没好气地说:“你要是反悔了,那我走了,我走我的独木桥,你走你的阳关道去吧。”


话虽这么说,怀里的人却没有再挣扎,乖乖靠在他肩头上:“我是反悔了……”


“你,姓姜的……”


“你听我把话说完,我不应该说要当你的金主的,邕圣祐,我想和你好好谈恋爱,可以吗?”


邕圣祐的心总算安稳的热起来了,看着姜丹尼尔眼里诚实的、饱满的爱意又觉得心软,塌陷下去,伸手回抱住眼前这个笨拙的展示着一片真心的男人:“丹尼尔,我是真的,你不要怕,我会给你安全感的。”





5



邕圣祐最近接了一个广告代言,经纪人没用几天就谈成敲定了,这广告主还挺爽快,邕圣祐翻了翻手里的宣传册,想着自己前些天还和姜丹尼尔说过喜欢这个牌子的腕表,没几天这代言就找上门来了,可不得在大老板面前好好炫耀一下,你们家大明星出息了。


隔了几天,到片场拍摄,中途休息时间化妆师走上前给他补妆,邕圣祐手上戴着那块当季主打的腕表,准备摘下来放到展示柜里,等一会儿正式拍摄的时候再带上,摘表的动作被一个人按下来:“摘下来做什么。”


邕圣祐抬头看,来人不是大老板还是谁,他聪明的很,三两下就懂了姜丹尼尔的意思:“金主大人,还兼职广告主啊。”


姜丹尼尔被他的话逗笑了,坐到他边上把那块腕表重新戴好:“你说过喜欢的。”


“我说广告主怎么这么好说话,结果是自己对象啊,我还想着在你面前耀武扬威的呢,这下没资本了,是我不够有出息,老板,我会努力的。”


姜丹尼尔把他的手抓到掌心,十指紧扣着:“在我面前,你一直都有资本,毕竟你喜欢的东西里面,我最贵,我都是你的了。”


甜言蜜语真有一套,邕圣祐腹诽。




从第一场雪的相遇到年末的演员大赏,其实时间并不长,姜丹尼尔却觉得和邕圣祐已经爱了很久。


虽然说自己工作日程忙,大明星又三天两头往海外跑,本地小情侣生生活成了异地恋,但他们总能在爱和忍耐思念中找到默契的平衡,邕圣祐在事业上让人省心,爱他也让自己放心的很,大概天生一对、灵魂伴侣说的就是他们两人。


因为和邕圣祐在一起,他的人生一直是前所未有的快乐充盈。




“最佳男演员的得主是……”


镜头扫过几个提名的演员,都是姜丹尼尔熟悉的面孔,邕圣祐就坐着几张老面孔中间,穿着白色成套的西服,领带是自己帮他打好的,领带扣也是自己挑的。


镜头里邕圣祐鼻子有点红,这人天生就瘦,因为演戏总是在控制体重,身无二两肉的又畏寒的紧,只能在镜头扫过的时候克制住忍不住要瑟缩的肩,鼻子冻的通红,还是扯了扯嘴角礼貌的微笑,姜丹尼尔握紧了拳头,皱起眉头,早知道再让他多穿几件了。


“最佳男演员的得主是……”


女嘉宾卖够了关子,葱白纤细的指尖捏着那张小小的手卡,对着早就从信封里拆出的那个名字,缓缓的念出:





“邕 圣 祐,恭喜你。”


邕圣祐方才已经拿了最佳新人的奖,对影帝的头衔本就不抱希望,此时此刻迎着身边几位前辈表示赞同祝福的握手和拥抱,着实惊的说不出话。


台下的观众也炸开了锅,一时间掌声雷动。


“最年轻影帝的诞生:演员邕圣祐同时拿下最佳新人和最佳男演员两项重量级大奖。”


“《荒岛隔岸》战绩辉煌,共拿下五项大奖。”几家行动力强的新闻媒体立刻写好了通稿,发到网络上。


时隔不久,邕圣祐和《荒岛隔岸》又一起上了热搜。





6



“接下来欢迎我们的颁奖嘉宾,姜氏财团的少东家


姜丹尼尔先生。”


邕圣祐还没从刚刚获奖的惊喜中反应过来,看着穿着黑西装拿着奖杯向他走来的姜丹尼尔,只觉得自己简直要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姜丹尼尔朝他眨了眨眼,用嘴型告诉他:“恭喜你啊,我的大明星。”


捏着从姜丹尼尔手里接过来的奖杯,邕圣祐甚至觉得重的有些托不住,他举了举手中的奖杯,对着话筒致感谢辞:


“……承蒙大家厚爱,我一定会以更好的作品回报大家的支持。”


邕圣祐站在灯光下,身边站着自己的爱人,特地穿着黑西装与自己相配,手里握着自己最想要的两项大奖,他原先规划的五年时间内希望达成的愿望,竟然在短短半年就握在自己手中了。


狂喜冲撞上来,让他有一种虚幻的、不真实的错觉,直到下了台被姜丹尼尔捂着手圈在怀里,这颗凌空泡在蜜里的心才得到了些踏实的真实感。


“还是穿的太少了。”爱人是天之骄子,却依旧因为这点微不足道的细节疼他怨他,抱他抱的更紧,暖热着他的心。


邕圣祐想,当时鼓起勇气撞到姜丹尼尔身上真的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是他选中了他,也是上帝选中了他和他。


他们拥有彼此,拥有同等的幸运。


彼此之间的温柔对待,比全宇宙的宠爱都要来的奢侈,而他们居然已经牢牢握在手里了。邕圣祐反手抱住姜丹尼尔的腰,把脑袋埋在男人宽阔的可靠的肩膀上,还贪心的往颈窝蹭了蹭。


姜丹尼尔被他蹭的发痒,收紧了手上的力道:“怎么,冷啊?”


邕圣祐亲了亲男人的侧脸:“我在和你撒娇。”


男人的脸肉眼可见的迅速红了一片,在邕圣祐笑开的时候猛的衔住他薄薄的唇瓣,软舌伸进去勾住他的。


邕圣祐被亲的唇上水光一片,头晕目眩,却动心动情,还是贪恋着轻吻姜丹尼尔冒了点胡渣的下巴:“我也好喜欢你啊,我要怎么办呢?”


姜丹尼尔牢牢把他抱紧了,不让一丝风透进来,吻了吻爱人的额发:“我也是真的,邕圣祐,对你,我永远是真的。”


大荧幕上的你是属于全宇宙的,可真实的你,只属于我一个。我也一样,属于你。


姜丹尼尔想,即使再给他无数次选择重来的机会,他永远会张开怀抱,等着邕圣祐冲冲撞撞的闯进来。





7



电影院里那个奇怪的人又出现了,只不过这一次他身边坐了一个人。


两个奇怪的人把上次的电影又看了一遍。


“你你你、你亲她。”男人看上去稳重大方,脱口而出的话却意外的孩子气。


边上身型窄窄、戴着墨镜的男人凑上去,吻住了大狗狗喋喋不休的牢骚。


“笨猪,亲你亲的比较久。”





————————
*摘自电影《荒岛》


文字本身是有局限性的,回头看看自己写过的故事,拼拼凑凑的写的不算多,文字和情节勉勉强强配合着算是故事,总是够不到科学真实的温柔。

这篇也是,我好喜欢《宠儿》这首歌,这种喜欢大概是,到了婚礼那天也想作为唯一的单曲循环,丹邕是好多人眼里的宠儿,彼此眼里也同样,生来应该被温柔对待,备受全宇宙宠爱的。

我想啊,这首歌的氛围和丹邕真的很像,soulmate,灵魂伴侣,以前总认为soulmate大概是最后总要结婚的,看见他们了,又觉得不限于爱情了,他们的友情我甚至舍不得只用友谊形容,默契不用说,克制而成熟,当局者相处的太自在,留的我们这些局外人好奇着去猜,被种种细节耍得团团转,却还是乐在其中享受着,也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感同身受呢,我在努力把自己的感受通过文字传达给大家。

本来想在生日这一天写一个BE的,抽风了想要深刻一点,最后还是偏爱这首歌,偏爱温柔,当作生日愿望也很好。

我很贪心呢,也想成为和丹邕一样的宠儿,再贪心一点,把这样的期待分给你们,希望你们也成为被选中的宠儿。无论是在友情上,还是爱情上。

总之我们还有青春,手里握着一切,平庸也是金光闪闪的,那就继续往前奔跑吧。




评论
热度(1236)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