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便利店 [丹邕]

naaahhhhh:

*姜丹尼尔x邕圣祐


*ooc


*短篇完结


*万字出头




#


隐形眼镜几乎快要自行蹦出眼眶,姜义建拧开手边的眼药水,左右两边各滴了一滴之后闭上眼休息了半天才缓过来。


现在是晚上八点五十五,周围的工位基本空了,只剩他们创意部的灯还亮着。电脑里的设计方案改完了百分之八十,估计再要一个小时就能走了。抱住后脑勺做了下拉伸,姜义建发现这一片除了自己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坐他身后工位的赖冠霖,此时这人正趴在桌上睡觉。另一个是隔着一个走道的朴佑镇,正瞪着血红的双眼带着耳机把键盘敲得直响,十有八九是在打游戏。




姜义建走过去摘掉他一只耳机,“还不走?”


朴佑镇皱着眉头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手上一刻没停歇,“恩,今晚要抢旗,公司网好。”


姜义建站旁边看了会儿,没看懂。


“我去买吃的,要给你带点什么吗?”他问。


朴佑镇摇了摇头,没工夫回话。


真是同人不同命,有的人可以轻松的打游戏,而自己得抓破脑袋的改设计,越想越气,姜义建狠狠地用手指弹了朴佑镇脑袋一下。朴佑镇“嗷”一嗓子叫了出来,眼神虽然没从电脑屏幕上移开半分,眉头倒是皱得更深了。姜义建的恶趣味得到了满足,笑了笑,重新把耳机给他塞了回去,然后摇摇晃晃的往电梯口走了去。




姜义建他们公司在这块SOHO区的五号楼,楼下就有24小时的便利店,但他更喜欢去三号楼的那家。店面更大,商品种类更多,更重要的是他们家自家做的食物味道堪比餐厅。


轻车熟路的绕去泡面那一栏货架,姜义建先是拿了杯乌冬面,然后走到冷柜准备再拿一盒寿司。他钟爱的炸虾排寿司还剩一份,就在他抬手去拿的那一瞬间,另外一只手伸了出来。






邕圣祐基本习惯了每天加班的状态,他负责的这档直播综艺节目是每周一到四晚上七点播出,时长一小时,这也就意味着他每天晚上最早八点才能下班。有时候节目播完了看看数据,翻翻评论转发和话题,又和明天的艺人公司确认了一下时间,一下子就到九点了。


今天也不例外,邕圣祐收拾好东西准备走的时候新媒体部门的实习生还在盯着微博刷着豆瓣,他走过去叮嘱了句早点下班就先离开了。


出了大楼觉得有点饿,晚上点的外卖他没吃两口就去协调脚本的调整了,也不知道哪句话惹到了那位所谓的当红小花旦,明明之前对好了的脚本到现场了又说不满意,非要改,不改不进棚。邕圣祐无奈,只好放下餐盒去协调。等协调好了也快七点了,他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在外面吃了饭再进棚里,但是看着外卖盒子里泛起的那一层油,突然就没了食欲。现在站在大楼外的小广场上,初春的风有些凉,这小风一吹,邕圣祐只觉得又饿又冷。小广场的对面就是三号楼的便利店,吃个宵夜再回去吧,他这么想着,脚已经迈了出去。






姜义建的食量一直是个谜,没人敢准确地说出他到底能吃多少东西,因为每当他们以为他吃饱了的时候,转头又能看到他在吃别的。就拿宵夜来说,即使晚饭吃了一碗石锅拌饭一份泡菜饼和一杯果蔬汁,姜义建依旧毫不犹豫的走去了泡面那一栏货架。


视线在小份和大份的屯骨拉面中转了一圈,最后选择了大份。接着转身从饮料货柜上拿了瓶可乐放到泡面盒上,又绕去饼干那一区看了看,没什么特别想吃的,于是晃悠到了熟食区。还没走到他的眼神就已锁定第二层唯一的那一条紫菜包饭,然而等他伸出手时,紫菜包饭已到了别人手里。






从来都有选择恐惧症的邕圣祐今天突然灵感来袭,在看到紫菜包饭下面贴着的巨大的“招牌”二字时就做了决定。不过这决定好像下的有点不合时宜?


邕圣祐看了看旁边停在空中的手,又看了看这只手的主人,接着顺着他的视线看向了自己手里的紫菜包饭。犹豫了两秒,最后带着几分困惑的问,“你是要拿这个吗?”


姜义建收回手,尴尬的“啊”了一声。没承认,也没否认。虽然是想吃没错,但都已经被人拿了,这时候不管说什么好像都显得自己特别奇怪,还是早点结束这对话好。正打算转身走开,旁边那人却突然把那条紫菜包饭递了过来。


“你吃吧,刚才没看到这里面有黄瓜,我不吃黄瓜。”


姜义建接过之后道了声谢,邕圣祐笑笑,没接话,只是转头盯着货架看了起来。他很少在便利店买吃的,这一家的也只是吃过三文鱼饭团、照烧鸡腿肉饭团这种基本款。




姜义建看着邕圣祐的侧颜,突然就又不想这么快结束和这个人的对话了。


“想吃面还是想吃饭?”


“啊?”邕圣祐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啊,吃饭吧。”


“吞拿鱼色拉饭团和芝士牛堡至尊饭团不错,饭的话,红咖喱鳕鱼和黑椒牛柳的也挺好吃的。”说完姜义建想了想,“热柜那边的蒸饺和可乐饼也很好吃。”


邕圣祐已经懵了,“这些你都吃过?”


“基本都吃过,好吃的还挺多的。不过如果你喜欢关东煮的话,建议去六号楼楼下的那家买,那家汤更鲜。”姜义建两年时间把这一圈七八家便利店吃了个遍,无论是人气单品还是新品他都试过,就差针对每一种食物写食评了。


邕圣祐念叨着“厉害了厉害了”,一脸佩服的向姜义建抱了个拳,然后拿了个芝士牛堡至尊饭团,“那我就试试这个吧”。


姜义建点点头,转身结账去了。


邕圣祐又拿了个可乐才绕回来结账,付完钱店员问饭团要不要加热,邕圣祐犹豫了一下。他本来是想买回去吃,但是看到姜义建在旁边叼着一块包饭,接着热水冲泡面的样子,突然就改了主意。就在这里吃完了再回去好像也不错。




姜义建三两口就吃完了半桶泡面,吓得坐在旁边的邕圣祐拿着只咬了一口的饭团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姜义建这时突然抬头,挑着眉问,“怎么了,不好吃吗?”


邕圣祐忙摇头说不是,又赶紧咬了口饭团,捂着嘴巴含糊不清的说,“好吃的。”


姜义建点点头,又埋头吸泡面去了。


等邕圣祐这边细嚼慢咽的吃完一整个饭团和半听可乐,姜义建已经吃完整桶泡面和整条紫菜包饭了,邕圣祐瞟了一眼,连汤都喝完了。是没吃晚饭吗?


姜义建擦了擦嘴,起身边收拾碗筷边对邕圣祐说,“我回去继续加班了,下次如果还有机会碰到,我给你推荐其他好吃的。”


邕圣祐“哈”一声笑出了声来,“好啊,那就麻烦你了。”


姜义建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拿着可乐转身走了。


邕圣祐看着他摇摇晃晃的背影,莫名其妙的笑的直抖。




回到办公室,姜义建“啪”的把可乐往朴佑镇桌子上一放,就往赖冠霖那边走去,“这人还在睡啊?”


瞟了眼可乐,朴佑镇吐出一个字,“谢。”


姜义建推了推赖冠霖,没反应。


“冠霖。”


还是没反应。


姜义建提高了音量,“赖冠霖。”


趴在桌上的人依旧一动不动。




突然办公室响起一阵敲锣打鼓的喜庆之声,朴佑镇被吓得一哆嗦,回头一看只见姜义建正拿着手机站在赖冠霖旁边。这回赖冠霖终于醒了,他烦躁的推开姜义建伸到自己眼前的手,哑着嗓子说了声,“吵死了。”


“不吵你能醒吗?”姜义建说着关掉了音乐,“睡多久了?”


赖冠霖看了一圈周围,“下班了?”


姜义建怒了,“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睡的啊?”


“下午开完电话会议之后吧。”赖冠霖揉着眼睛。


朴佑镇竖着耳朵听着他俩的对话,听到这忍不住感叹了一句,“服气,您比我厉害。”


赖冠霖“哼”了一声,“承让。”


姜义建不耐烦的打算了这两人的对话,“没事就赶紧走,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喜欢在公司呆着呢。我刚看法务那边也有人没走。”


赖冠霖起身一把把手机耳机钱包钥匙全揣回外套兜里,“你去阿康那边看看,我和你打包票尹智圣一整个team都在。”


听到这名字姜义建就来气,尹智圣就是那个害自己加班的人。临下班的时候姜义建正打着王者荣耀呢尹智圣突然微信上说创意要改,客户明早开会就要。姜义建微信上没回他,结果尹智圣直接来他工位堵人,还当面转了封客户的反馈邮件给自己。简直越想越气,哪来那么多非得第二天就要的创意,知道改一个设计方案有多麻烦吗。这份气,姜义建决定撒在赖冠霖头上,“废什么话,赶紧走。”


赖冠霖耸耸肩,戴上口罩走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姜义建冲着朴佑镇的方向吼了一声,“你没事也赶紧滚!”


朴佑镇觉得自己很无辜,“我有事啊,不和你说了今晚抢旗吗。”


“……”姜义建无言以对,只好把键盘敲的比他的还响。






第二天早上姜义建临近十一点才出了地铁,按照加班时间倒推上班时间是他们公司不成文的规定。但一般也没人敢加班了四个小时就真的下午两点才到,毕竟不管人到不到,活并不会停。路过三号楼的时候姜义建照例绕去了那家便利店,一进大门就看见一张熟悉的侧脸。邕圣祐和金在奐两人正站在熟食柜前抱着手臂思考人生。姜义建走过去打了声招呼,“早。”


邕圣祐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姜义建,他立刻像见到救命稻草一般抓住姜义建的胳膊,“来得正好,推荐一下,吃什么好?”


金在奐和姜义建客气的互相点了个头,然后就向他投去了期待的目光,“我陪他站这儿半分钟了,求求您,随便选一个让我解脱吧。”金在奐话还没说完就被邕圣祐不耐烦的推了一把,“不乐意吃别吃,不乐意吃你找他们吃去。”


金在奐一听这话疯狂点头,说了声“好的那你慢吃”然后转头就走。邕圣祐冲他身后比了个中指,金在奐就像有感应一样突然回头,正好就看到了他那根来不及收回的中指,金在奐笑了,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本来他们中饭就基本在周围的馆子里吃,反正主要的工作集中在下午和晚上,中午一般没什么事还能走远点慢慢吃个中饭俩小时之后再回来。今天邕圣祐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非要吃便利店,这不耽误事儿嘛。吃饭也在公司,吃完了还在公司,说好的午休时间呢?都在公司呆着了还休息个什么?




目送了金在奐离开,邕圣祐一个白眼翻回了熟食柜,“就是惯的,非得每天吃餐厅,叫个外卖都觉得委屈了他金贵的胃。”


姜义建笑了笑,“想好吃什么了吗?”


“不知道啊,”邕圣祐一脸为难,“这就是问题。”


姜义建看了一圈货柜,粥、沙拉、沙拉卷这些东西他不确定该不该推荐,虽然味道很好,但是他吃的话基本吃完一小时就饿了。有些犹豫的看了眼邕圣祐问,“想吃清淡点的话这里的皮蛋瘦肉粥和蔬菜沙拉卷都挺好吃的,这个阳光素食沙拉和鸡胸肉沙拉也不错,但是就……”


邕圣祐看着他等着下半句,“就……?”


姜义建顿了会儿,“就容易饿。”


邕圣祐一个爆笑出声,姜义建看着他挠了挠脑袋,不明白他在笑什么。


邕圣祐,“你食量到底多大?”


姜义建摇头,“没计算过,反正就,很容易饿吧。”


邕圣祐没忍住又笑了出来。




大概是两人在熟食柜前站了太久,来来回回买东西的人走了一波又一波了他俩还站在那儿没走,最后店员小哥实在忍不住了,上前委婉的问他们需不需要什么帮助。邕圣祐这才意识到问题,赶忙拍了拍姜义建说,“随便帮我选一个吧,什么都行,除了黄瓜我什么都吃。”


姜义建这时候也发现自己很挡道了,赶紧拿了一盒蔬菜卷,一盒绿咖喱鸡肉饭,一盒五花肉拌饭,边和便利店小哥说着抱歉边撤走了。




才十一点多,来便利店里坐着吃午饭的人不多,两人看到有位置便决定在这里吃了再走。再怎么边吃边聊也架不住姜义建吃饭快,邕圣祐才吃了小半碗,那边已经吃到一粒不剩了,就在邕圣祐飞速思索着自己是不是要加快速度吃饭的时候,姜义建打开了那盒蔬菜卷。


“诶?我以为这盒你是买回去下午吃的。”邕圣祐看着他一口塞进一根蔬菜卷,忍不住感叹。


姜义建摇着头,捂着嘴巴含糊不清的说,“没饱。”


盒子里的六根蔬菜卷逐渐变成一根,邕圣祐也终于快吃完了。姜义建见状把最后那一根推了过来问,“要试试吗?”


邕圣祐有些犹豫。姜义建补了一句,“里面没有黄瓜。”


“哈哈哈,记性还挺好。”




嘴里剩下的几口蔬菜卷还没有嚼完,人却已经站在了便利店门口,邕圣祐正想着一会儿要不要去哪儿转悠转悠打发打发时间,就听姜义建问,“我要去买咖啡,一起吗?请你喝。”


邕圣祐:“恩?为什么要请客?”


“昨天不是让给了我最后一份紫菜包饭吗?”姜义建说,“作为感谢。”


“不用这么客气。”邕圣祐摆了摆手,表示真的没什么。谁知道姜义建一把搂过他的肩膀就往旁边的星巴克走去,“一杯咖啡而已。”


被他这么一楼,邕圣祐的胳膊撞上了他的背包,看了几眼之后邕圣祐问,“你这是刚来还是要出去有事?”


姜义建放开手,顺着他的视线也扭头看了眼包,“哦,刚来。昨天不是加班了吗,所以到的晚了点。”


邕圣祐:“卧槽你们公司这么人性化啊。”


姜义建被他这么一问才想起来现在并没到正常的午休时间,“你和你同事怎么也这个时候来吃饭?”


邕圣祐:“我们组因为下班时间的问题,都是十一点上班,一般来了打个卡就先吃个午饭再回去做事。”


姜义建整个人都不好了,“十一点?”


自从被调到来做这档节目,邕圣祐每次和人提到自己的打卡时间都会得到这样羡慕和嫉妒的眼光,然而晚上班并没有那么美好,“是,但我们最早八点才下班啊!”


姜义建“哼”了一声,“我能有一个礼拜准时下班就谢天谢地了。”


邕圣祐:“准点是几点?”


姜义建:“七点。但是随随便便稍微来点事就八点了。”


邕圣祐笑,“都是这样,我们八点收工了也没法准时走,总会有点事突然冒出来。”


姜义建又挠了挠脑袋,也是,工作嘛,也没什么谁好谁更好的,都一样,都有操蛋的地方。




“想好喝什么了吗?”两人又一次一起站在了柜台前。


“呃……”邕圣祐盯着墙上的menu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星巴克的饮品单他都能背下来了,可即使如此,每次来也还是不知道该喝什么。


姜义建看了他一眼,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对收银员说,“两倍大杯冰美式谢谢。”


恩?邕圣祐眯着眼睛看向姜义建,怎么这就帮我点好了?


姜义建看着他,脑袋冲后方歪了一下,邕圣祐回头看了眼身后的队伍,一下明白了。恩,选择困难症患者确实没资格站在收银台前思考人生。


“先生贵姓?”收银姑娘突然问。


谁想两个人一起做出了回答。


“姜。”


“邕。”


姑娘的眼神在他们俩中间转了一圈,然后分别在两个杯子上写上了姜和“用”。


邕圣祐和姜义建也互相看了一眼,总算是知道了彼此的姓氏。其实仔细想想,发生在两人之间的事情挺妙的,短短两天,一起吃了两餐饭,喝了一次咖啡,绝对说不上是朋友,勉强可以算是认识的人吧,连名字都不知道的,认识的人。


“你姓…….?”


“邕,口巴邑字旁的那个邕。”


姜义建不止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姓这个,还第一次听说有这么个部首,惊呆了。


邕圣祐笑,“知识点啊,可得记住了。”


拿到咖啡之后姜义建和邕圣祐就在星巴克门口分手了,一个往五号楼,一个往四号楼,总算是正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一次两次的偶遇也许没什么,甚至不会觉得未来还会有太多交集,可当偶遇到第三次第四次的时候,这缘分似乎就不简单了。




第三次遇见是在一楼的室外吸烟处。邕圣祐刚开完一个会,会议室太小而参会人太多,开得他都快缺氧了。会一结束他就拿着烟往外冲,走到室外猛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之后头痛稍微好了点。本来想在四号楼底随便找个有烟灰桶的地方抽一根算了,但当他环顾一圈找空位时却意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姜义建和赖冠霖刚和一个客户总监开完会,从会议室出来他们俩就对视了一眼,姜义建看了看赖冠霖,又看了看门口。赖冠霖默不作声的眨了眨眼,绕去座位上顺手把一盒烟握进手里,然后跟着姜义建一起出了大门进了电梯。




两人靠在离六号楼门口的围栏上,不约而同的骂了声我操。看着漫天的柳絮姜义建揉了揉鼻子,转头对赖冠霖伸出手。赖冠霖用大拇指弹开烟盒,看到里面只剩一根的时候愣住了。两人默默对视了两秒,各自低头叹了口气。




“去买吧……”姜义建话还没说完,眼前就出现了一包烟。往上一看,邕圣祐就在眼前,手里拿的还是自己最爱抽的牌子。


赖冠霖没见过邕圣祐,一个陌生人就这样突然拿着一包烟出现在跟前他吓了一跳,但姜义建居然还直接拿出来一根说了声谢谢。赖冠霖不想表现的太明显,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姜义建,内心默默期望他不要抽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就着邕圣祐手里的打火机点上了烟,姜义建才不紧不慢的对赖冠霖说,“这位是邕,邕......”说了个姓姜义建才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他叫什么,还好邕圣祐自己补上了后半句,“邕圣祐。”


姜义建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面不改色的对上赖冠霖充满了怀疑的眼神,“邕圣祐,在附近工作的一位朋友。”


邕圣祐笑嘻嘻的和赖冠霖打了个招呼,主动打上火,帮赖冠霖点上了烟。赖冠霖也没再多说什么,看了两人一会儿,问邕圣祐,“你是不是也不知道你这位朋友叫什么?”


“啊?”邕圣祐一愣,还真是。


赖冠霖一副我就知道的脸,“姜义建。义气的义,建行的行。”


姜义建不满的“啧”了一声,“建行的建是个什么东西。”


“那不然您是城乡建设的建,行吗?”


看他这一脸不耐烦,姜义建抬脚就要踹。赖冠霖灵活的往旁边一跳,侥幸逃过了一脚。还没站稳呢他手机就响了,刚看了一眼就骂了句娘,“老张有病吧,催命呢天天催。”


姜义建说,“不是说好了方案周五交吗?”


“所以说他有病啊!”说完赖冠霖就认命的走去一边接电话去了。




赖冠霖走了之后就只剩姜义建和邕圣祐了,场面一度有些尴尬。姜义建猛抽着烟心想是不是该聊些什么,偷偷瞟了一眼邕圣祐,发现他在专心回信息,稍微松了口气,“很忙?”


邕圣祐一手夹着烟,飞快的回着信息,头也不抬的“嗯”了一声,“晚上的直播,有些道具好像出了点问题。”


“直播?”


“嗯。”打完了一段话邕圣祐终于有空抬头看了眼姜义建,“我是做直播节目的。”


哦,做节目的啊,那我也要自报家门吗?还是算了吧,他又没问,姜义建正想着呢,就听邕圣祐问,“你呢?”


姜义建指了指大楼入口牌子上的一个大logo牌,“广告公司的。”


邕圣祐笑了,“难怪加班。”


姜义建也笑了,“可不是吗,难怪加班。”




邕圣祐看来确实是忙,短短时间手机一直在震,他匆忙猛抽了两口就把烟头给摁了,“不行了,我得先回去了。”


“恩,”姜义建冲他挥手,“去忙吧。”


邕圣祐也笑着冲他挥了挥手,“那加班见咯。”


“哈哈!”姜义建没忍住笑出了声,“加班见。”




邕圣祐刚走赖冠霖那边就挂了电话回来了,他冲邕圣祐的背影扬了扬下巴,“什么情况啊?”


“什么什么情况?”姜义建皱着眉头瞪了他一眼。


“你俩啊。”赖冠霖说,“互相名字都不知道就朋友了?”


姜义建没说话。


“不是在这附近死命划拉约炮软件认识的吧?姜义建你这么寂寞啊?刚和人道别的时候笑得跟铁树开花似的,你这是春天来了?”


姜义建一句妈卖批就在嘴边,但最后转念一想,算了,何必呢,索性点了点头,“是是是,我每天上班不做事,专门划拉那些软件,大半个园区的人都和我有一腿。”


赖冠霖冲他竖起一个大拇指,说了声“牛逼”。话音还没落呢就被姜义建推了一把,“没你牛逼,行了,回去了。”


“别啊。”赖冠霖不乐意的被姜义建推搡着往楼里走,“我还好奇着呢。”


“憋着。”姜义建直接剥夺了他继续提问的权利。






第四次相遇是在几天后的又一个加班的夜晚。姜义建昏昏沉沉的走进便利店,困的眼皮子直抖,昨天晚上就只睡了五个小时,一大早赶去客户那边开会,开完会回来和客户组接着开内部会议,和客户组的沟通完brief他们创意组又自己开始开,这一天下来姜义建全靠咖啡撑着续命。进了便利店拿了两碗炒饭一碗关东煮,直到站在收银台前要结账了他才发现自己手机钱包什么都没带。和收银员小哥尴尬的对视着,背后“叮叮”两声,炒饭刚刚热好。倒也是可以回去拿了钱再来,但这也太麻烦了,姜义建犹豫着看了眼手里的关东煮。


“哟,巧了。”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仿佛小时候的下课铃声一般悦耳,姜义建听到眼睛一下就亮了。


邕圣祐没想到自己会迎面撞上姜义建这么灿烂的笑容,脚步止不住的慢了下来。


姜义建在片刻的惊喜之后又突然有些犹豫,找他借钱好吗?不大好吧,毕竟也不是很熟……


就在姜义建举棋不定的时候,邕圣祐走过来看了眼,“就买关东煮啊?能吃饱吗?”


收银小哥一听这话想起来身后的微波炉里还有两碗炒饭,转身拿出来推到邕圣祐面前说,“这位先生可以帮他付一下吗?一共三十二谢谢。”


邕圣祐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你没带钱啊?”


“啊。”姜义建点头,只觉得自己的脸莫名的烫,明明不是什么值得害羞成这样的事。


邕圣祐大手一挥,“没事,我来。等我拿点东西一会儿一起结。”


姜义建看了眼手里的关东煮又看了眼邕圣祐往里走的背影,想了想最后还是跟了上去,“那个……”


邕圣祐回头挑眉看了他一眼,等着他的后半句。


“你加一下我微信吧,回头我把钱转你。”姜义建说完这句觉得耳朵都开始发烫了。然后他忍不住的在心里骂自己没出息,这明明就是再正常不过的还款流程!


邕圣祐打开微信添加好友的页面然后直接把手机递了过去,“输一下你的微信号。”


姜义建很快添加了自己,把手机还给了邕圣祐然后不住的说谢谢。谢到邕圣祐都忍不住了,“行了,也就三十来块,你还想谢多少次啊。再说又不是不还了。我这要是借了你三百,你是不是就打算献身了啊?”


“借我三千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了。”姜义建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


邕圣祐听完笑得不行,“够便宜的啊!那我现在给你三千你跟我回去把片子剪了吧,我们后期眼看着马上就要自杀了,三千买回一条人命,划算。”


姜义建毫不犹豫的点头,“行,回头我一千外包给我同事朴佑镇,我还净赚两千,划算。”


邕圣祐:“你就分你同事一千啊?这位佑镇也太惨了吧。”




朴佑镇正好推门而入,正对上一脸笑意的姜义建,两个人都僵了一下。朴佑镇没想到姜义建可以笑成这样,平时一起工作以为他的脸部肌肉只能支持面无表情和面露凶光两种情绪,现在笑成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嗯?姜总监?


姜义建也很尴尬,他没想到刚说完朴佑镇转头就能碰上,脸上的笑一下来不及收回来,心里只有一句妈卖批,但到了嘴边却只能说,“哟,巧了。这不是我们佑镇吗。”


邕圣祐也没想到能能这么巧,赶紧和朴佑镇打招呼,“你好你好,你就是姜义建同事吧?会剪片吗?怎么收费啊?”


“啊?”朴佑镇愣在原地,满头的问号,“什么?”


姜义建赶紧拉着邕圣祐就往外走,“没什么没什么,先走了,一会儿楼上见。”


“不是……”朴佑镇皱着张脸举着姜义建的手机说,“我看你钱包手机都在桌上,专门来给你送手机的。你不要啦?”


姜义建头都不回,“那你再帮我拿上去吧。”


朴佑镇气得想把手机直接砸地上。




邕圣祐一路笑个不停,“诶诶,去哪儿啊?这外边儿可没地方吃饭啊。”


姜义建也知道外面没地方坐但他并不想承认,“回去吃。”


“啊?你不陪我吃饭了吗?”话一说出口,邕圣祐自己都楞了一下。好在姜义建不是那么敏感的人,他大条的神经不足以支撑他在此时感受到邕圣祐带着鼻音的隐约的撒娇。只是在邕圣祐看着自己问说你不陪我吃饭了吗的时候,姜义建觉得内心有一个小人立刻跳出来了,喊着说陪啊!怎么能不陪呢!不陪还是人吗!但没等姜义建回答,邕圣祐就抬起手里装得满满当当的塑料袋晃了晃,“开玩笑的,我还得回去给他们送吃的呢。”


姜义建“哦”了一声,“我也得赶紧回去加班了。”


邕圣祐笑着挥手,“那就拜拜咯。”


“恩,改天见。”姜义建说完鬼使神差的揉了把邕圣祐的头发,然后趁着邕圣祐发愣的空挡头也不回的跑了。




一回到办公室姜义建就感受到了来自朴佑镇的死亡注视。


”姜老师。“朴佑镇交叉着手臂靠在椅背上,盯着姜义建一步步走近,“良心不痛吗?”


姜义建假装听不见,“我手机呢?”


朴佑镇也假装听不见,“我看你手机钱包都没带,怕你玩一遇到点事儿回不来,特地,专程,下楼,去给你送手机。你看都不看一眼就让我带给你带回来,你自己说你过不过分?”


姜义建听完只是伸手,“我手机给我。”


“刚才那人是谁?我进去之前你俩是不是说我坏话来着?”问到这两句朴佑镇忍不住了,站起身来双手撑在桌子上由下往上直直的盯着姜义建,“你到底是去买宵夜,还是去借着工作时间谈恋爱啊?”


姜义建“啧”了一声,没了耐心,一把拽过朴佑镇就开始搜他的口袋,朴佑镇吓得诶诶诶的直叫唤,“你干嘛,你干嘛!办公室禁止使用暴力啊!”


“办公室还禁止用公司电脑打游戏呢!”姜义建边说边暴力的从他左右口袋里一把抽出手机,然后搭上他的肩膀用力一摁,生生把朴佑镇给重新摁回了椅子上,“写你的方案去。”


“不是,你就不解释一下吗?”朴佑镇锲而不舍的又站了起来,膝盖都还没打直呢,就又被姜义建给摁了回去。


端着保温杯从茶水间慢悠悠走过来的赖冠霖正好目睹了全过程,他忍不住摇头叹气,“年轻人啊,就是气血旺盛。”


朴佑镇没理他,只是不甘心的瞪着姜义建。突然赖冠霖问,“他是和一个黑头发高个子的帅哥在一起吗?”


一听这话朴佑镇赶紧转头看向赖冠霖,“是是是,你怎么知道?你也看到了?”


“见过。”赖冠霖不紧不慢的抿了口茶,“事情并不简单。”


姜义建一个纸团扔了过去,“什么不简单,有他妈什么不简单的,我看你现在写的案子挺简单,要不再给你分配点活?”


赖冠霖侧头躲过纸团,啧了两声摇了摇头,表示不想和姜义建计较,然后戴上耳机,转身干活去了。姜义建盯着他的耳机线在脑中幻想了无数次扯掉他耳机然后掐着他的脖子给他摁到地上的画面,但他并没有这个胆量实现,只能叹口气坐回自己位置上。


等坐下了拿起手机了,他才想起来微信他还没通过邕圣祐好友申请。匆匆忙忙的解了锁,点进微信点了同意,然后在设置分组的时候犹豫了。


正盯着页面发呆,手机突然震了一下,貌似是来了条消息。退出页面点回去一看,是邕圣祐发来了一个Hi的表情。


姜义建不想被人觉得自己拖沓,直接发了个红包,把刚才买饭的钱打了过去。邕圣祐收了红包回了句谢谢老板。姜义建看着手机乐了会儿,这才终于开始工作。






第五次相遇是在一周后。初夏的天气说变就变,早上还在感慨天气不错,下午就立马下个暴雨给你看。尽管经历了好几年这样的天气,但邕圣祐始终不长记性,出门永远忘带伞。


今天是周五,邕圣祐可以提早下班,走去地铁的路上他正盘算着一会儿是叫外卖还是在小区附近随便吃点,突然瓢泼的大雨淋了他个措手不及。抬手遮住脑袋,他匆忙的跑了两步,躲到了前面的天桥底下。这里离地铁站还有八百米,要不然叫个车回去吧?邕圣祐这么想着,打开了打车软件,看到加价两倍之后,他又默默把手机放了回去。


微信响了一声,他们栏目的群组里金在奐正在温馨提示下雨了,李大辉发了个惊恐的表情,然后@了邕圣祐问,哥你是不是刚走?


邕圣祐直接对着天桥底拍了一张:困在这儿了。


金在奐回说:没事儿你跑两步就到地铁站了。


邕圣祐愤怒的回了条语音:我家里地铁站还一千多米呢!我到了也继续跑啊?


话音刚落,邕圣祐跟前突然来了个人。以为是一同来避雨的人,他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却听那人说,“送你一程?”




熟悉的声音里满含笑意,邕圣祐这才意识到来的人是姜义建。邕圣祐抬头看了眼姜义建举着的伞,是便利店里最便宜的透明的那一种,原本就小,现在被姜义建撑着,感觉更是迷你。本来还想调侃几句,但没等他开口,姜义建就一把搂住他的胳膊拖着他走进了雨中,“走吧,一会儿该下更大了。”


走了没几步邕圣祐企图往旁边挪一挪,刚一动就被姜义建摁着肩膀给搂了回来,“干什么,想淋雨?”


“不是不是。”邕圣祐赶忙摇头,“我,我走路歪。”


姜义建在犹豫了片刻之后小心翼翼的开口,“没喝酒就走路歪,是不是得去检查检查身体啊……”


邕圣祐扭过头避开他的视线尴尬的发出呵呵呵的笑声,极度后悔自己扯了这么个狗屁理由。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在想什么,作为一个极度喜欢肢体接触并热衷于对公司同事搂搂抱抱的当代青年,在被姜义建搂住那一刻感到了紧张。大概是内心的老鹿突然从冬眠中觉醒开始疯狂开始蹦迪,但因为太久没动弹,不过蹦跶了几下就有点抽筋,那种抽搐着悸动着的感觉吓了邕圣祐一跳。一下子他也不知道是该捂着狂跳的心还是该揉一揉抽动的胃,只能先移动一下,企图躲开一点,让自己缓一缓。谁想姜义建没给他缓一缓的机会,他刚往外挪了不到一秒就被武力镇压了。邕圣祐认命的被他锁在手臂里,好死不死姜义建存在感异常强大的胸肌就在自己的视线下方,邕圣祐带着好奇瞟了一眼,然后心跳的更快了。


妈的,邕圣祐心想,自作孽真的是不可活。




八百米的路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两个人走的都挺难受的。其实半道上姜义建就有些后悔了,当然不单单是因为自己半个身子都已经湿透,还因为他搂着邕圣祐的手放下来也不是,继续搂着也不是。搂着吧确实有点太亲密了,但中途突然放下也很奇怪。这时候邕圣祐动了一下,本来是个很好的自然放下手的机会,可是连姜义建自己都没想到他的第一反应会是阻止邕圣祐离开。


好不容易到了地铁站,邕圣祐一看,姜义建整条胳膊都湿了,他实在是觉得抱歉,伸过手去拍了拍,好像拍一拍水就能少点似的。姜义建笑着看他拍了会儿,然后晃了晃胳膊,满不在乎的说,“一会儿就干了。”


两人坐的是不同的线路,分开前姜义建要把伞给邕圣祐,邕圣祐知道即使自己拒绝了他最后也会强行把伞塞给自己的,索性没挣扎,直接接了过来,但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那你怎么办?”


“我家就在地铁口。”说完姜义建顿了一下,“你没伞不还得跑一千米吗。”


邕圣祐“恩?”了一声愣在了原地,一瞬间疯狂回想自己当时除了说了那句话还有没有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趁邕圣祐发愣的空挡,姜义建摆摆手走了。






第六次的相遇颇为刻意。姜义建给邕圣祐带了份家楼底下的煎饼作为早餐,作为回馈,邕圣祐带他去了自己最喜欢的冰淇淋店。






第七次则是邕圣祐买了家附近最为出名的蛋糕,虽然一进公司就被同事们瓜分的差不多了,但在邕圣祐的坚守下有两块幸免于难,于是这两块就成了他和姜义建午餐后的甜点。






第八次是周五下班后一同去尝试附近新开的网红店,排了俩小时队,吃了俩小时饭,出来站在店门口,谁都不是太想走。邕圣祐三节楼梯走了五秒,磨磨蹭蹭的走到路边终于开口,“你一会儿还有安排吗?”


姜义建看着他点了点头。


邕圣祐楞了一下,但很快又迅速地扬起一个笑容,正准备说那我先回去了,却意外的被姜义建抢了话头,“听说今晚有月食,有兴趣陪我一起吗?”


“月食?”邕圣祐点了点头,“行啊,我上一次认真看月食好像都已经是初中时候的事了。咱们去哪儿看?”


姜义建一把搭上邕圣祐的肩膀,搂着他转了个身,“去了你就知道了。”




十分钟之后,邕圣祐抬头望着再熟悉不过的SOHO大楼群发起了呆。


“呃……”邕圣祐张着嘴,脑子一下有些转不过来,“逗我呢?”


邕圣祐此刻的表情太精彩,姜义建忍不住仰天大笑。邕圣祐本来还挺郁闷的,现在只觉得丢人。好几个路过的路人皱着眉头看了过来,邕圣祐赶紧猛拍姜义建胳膊小声说,“行了啊,别笑了,都看着呢。”


姜义建咳了两声总算是没笑了,可肩膀却依旧一抽一抽的,“你刚才是在怀疑我说看月食这事是在逗你?还是在怀疑我带你来这里看是在逗你?”


邕圣祐听完都惊了,“这他妈是重点吗?”


姜义建抿着嘴不敢笑,肩膀抖动的幅度却是明显的更大了,邕圣祐瞟了他一眼,“怎么的你还有震动模式啊?”话音刚落姜义建再次大笑出声,邕圣祐啧了一声,拽着他的胳膊就往前走,“别笑了!快说往哪儿走?”


姜义建笑得停不下来,只能抬手指了指左前方的一栋楼然后任由邕圣祐把自己拽着走。




电梯坐到八楼,姜义建带路往楼梯间走去。


“还要走楼梯?”邕圣祐问。


“因为电梯上不去啊。”姜义建答。


“废话。”邕圣祐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姜义建摸着下巴低头笑了笑,邕圣祐抱怨起来的样子实在很可爱。尽管现在姜义建必须接受身后刚上了两级台阶就开始喘的邕圣祐的怒瞪,但背后炙热的感觉在初夏也满舒爽的嘛......




楼梯的尽头是一个一米多宽的木门,姜义建从旁边的电箱里摸出一把钥匙开了锁。邕圣祐刚一踏进来就笑了,这地方看来他们是常来,明目张胆的摆着四张躺椅和一个茶几,墙角里还堆着一箱啤酒。


然而现实的理想的差距大概就是体现在“原本计划的很好看月食结果刚坐上躺椅没两分钟就相继睡着”这件事上。楼下恶劣的交通和暴躁的司机们最后用长达八秒的喇叭声吵醒了两人。惊坐起后姜义建一脸懵的看着邕圣祐,完全没缓过神来,邕圣祐和他对视了半天突然扭头笑了,“咱俩是不是错过月食了?”


姜义建嘟囔着“不能够吧”,掏出手机搜了一遍,“也没看有人发视频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邕圣祐拿手机敲了头,“能有人发吗?月食是九月六号,今天是六月九!”


“啊……”姜义建张着嘴啊了半天,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邕圣祐歪着脑袋看着他,等着他能想出什么新的说辞出来。


“那,那反正都上来了,不如,不如看星星?数星星也不错。”也不知道是为了说服自己还是为了说服别人,姜义建边说话边疯狂点着头。邕圣祐决定配合演出,跟着点了点头,然后重新躺回躺椅上,一本正经的盯着夜空找起星星来。




然而几分钟时候场面再次陷入尴尬,因为城市中心的夜空,看不到星星......


姜义建干咳一声,邕圣祐侧头看了过来。


“其实能看到星星。”


邕圣祐不明所以,“恩?”


姜义建突然伸手点上邕圣祐左脸上的三颗小痣,“喏,这里不就有三颗吗?”




邕圣祐一愣,感觉有一股鸡皮疙瘩从心底窜了起来。姜义建说完就后悔了,他僵着手勉强维持着微笑,他知道现在必须赶紧说些什么,但是大脑已经拒绝再工作了。就在这时邕圣祐突然也伸出了手,轻轻在姜义建眼下一划,“那你这……”


……


世界仿佛安静了三秒。


两个人此刻都很想死,姜义建扭头从包里摸出一盒烟递了过去,“来一根吗?”


邕圣祐二话不说的抽出一根点上就跑。




一个站在栏杆边,一个坐在躺椅上,闷不做声的抽了大半根才算是把这股子恶心的肉麻感给压了下去。


突然想起什么,邕圣祐回头问姜义建,“知道为什么看不到星星吗?”


姜义建乐了,举起手里的那个烟,“你说呢。”


笑了半天,邕圣祐看着手里剩下的烟屁股,“你说,为了能数星星,以后要不少抽点?”


“行啊。”姜义建说着从地上拿起一个空啤酒瓶把烟给掐了,然后起身走过去把这个临时烟灰缸递了过去,“周末有安排吗?我家附近开了个新的馆子,全场八折,要不要一起去试试?”


邕圣祐顺手掐了烟,“中饭还是晚饭?”


“中饭行不行?”姜义建靠在围栏上,直勾勾的盯着邕圣祐,“吃完了正好去看个电影。”


邕圣祐听玩笑了,“看完是不是再找个咖啡店坐坐然后到时间了再吃个晚饭?”


“是啊。”姜义建毫不犹豫的点头。


“怎么回事,这不是约会套餐吗?”


“我就是想约你啊。”姜义建说着伸出手,“怎么样,愿意赏脸和我约次会吗?”


邕圣祐看着他的手愣了半天,终于握了上去。与此同时姜义建突然猛吸了一大口气,喘了半天才艰难地说,“你要再迟个几秒我可能就窒息在这里了。”


“这么紧张啊姜总监?”邕圣祐上前一步,笑得一脸戏谑,“就这么想约我?”


姜义建一个没忍住,顺手搂上了他的腰,“第一眼见的时候就想了,没好意思说。”


邕圣祐挑着眉问,“现在就好意思了?”


“本来想借着月食,传达一下茫茫宇宙中人类有多么渺小,然而在七十多亿人中我们两个人能相遇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而且那么多家便利店,那么多个时间里,偏偏我们就一直在偶遇,这事真的很值得反思。”


邕圣祐全程一脸不可置信的听着他胡诌,“值得反思?那你反思出什么来了吗?”


“反思出来了。”姜义建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俩可能是命运。”


邕圣祐摇着头作势要甩开姜义建的手,结果被他死死地抓住,“当然也可能是科学,主要看你更喜欢哪种说法。”








END



评论
热度(2075)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