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丹邕】公司总让我和讨厌鬼搞cp怎么办

兔老板今天不卖羊肉串:

【姜丹尼尔X邕圣祐】


【(塑料兄弟花,永远不分家)双人组合设定】


【我,兔兔,OOC架空】


“最近天气变凉了大家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不要感冒了哦。”姜丹尼尔笑眯眯地搂着邕圣祐对镜头打了一声招呼。


“是啊,不要像丹尼尔这个傻瓜一样感冒啦!”邕圣祐好脾气地被姜丹尼尔搂着,也向镜头打了一声招呼。


两个人一进休息室,姜丹尼尔像摸到了病毒一样把邕圣祐一把甩开,邕圣祐也扭着身子逃出了他的怀抱。


“你喷了多少香水啊,头都给我熏晕了!”邕圣祐捏着鼻子闪到一边。


“我没喷香水!你鼻子坏了吧。”姜丹尼尔皱着眉头看着他。


“行了,离我远一点。”邕圣祐挥了挥身边的空气,走到房间角落的沙发上坐下后闭着眼睛养身。


姜丹尼尔气道:”谁想离你很近吗?“像是要印证自己说的话一样,他走到离邕圣祐最远的地方坐下了,低着头开始玩手机。


ongniel is science是近年来最火的一对双人组合,一个长相阳光俊朗,另一个面容精致冷淡,粉丝能忍住不给两个人凑对才怪了。


其实姜丹尼尔不喜欢邕圣祐,邕圣祐也不喜欢姜丹尼尔,可公司一看他们两个人的双人cp那么火,自然不可能放着钱不赚,硬生生地改变了男友设定这个营销策略,非要把他们两个凑做一对让他们两个多卖腐,说是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女粉丝。


而刚刚他和邕圣祐的片段已经被传到了网上,姜丹尼尔打开微博评论,下面清一色的”今天也走进科学了!“的评论,他嗤笑一声:天真。


”恭喜ongneil is science组合成为本周一位!“主持人激动地宣布道。


姜丹尼尔笑着去搭邕圣祐的肩膀,却被邕圣祐暗暗地在腰上掐了一下,他忍着痛笑容不变,捏着邕圣祐肩膀的那只手也悄悄地使上了力气,另一只手接过了奖杯,冲着镜头挥了挥。


下台时,邕圣祐和他亲密地挨在一起下了楼梯,保持着微笑咬牙切齿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操你妈。“


姜丹尼尔也凑近他,两人像是关系极好的朋友在耳语:”你说话太脏了,羞羞脸。“


”操您令堂。“邕圣祐知错能改。


公司知道他们两个水火不容,所以每次都安排的两个保姆车来接他们两个,可今天经纪人告诉姜丹尼尔来接他的那辆保姆车在路上追尾了让他和邕圣祐坐一辆保姆车回去,姜丹尼尔不情愿去坐邕圣祐的保姆车,邕圣祐更不情愿,抓了自己的包就跑,留下一片秋风扫落叶的寂静。


姜丹尼尔自然不可能打车回去,还是厚着脸皮钻进了地下停车场里邕圣祐还没有来得及出发的保姆车。


”下去。”邕圣祐觉得和他呆在一起呼吸都要不顺畅了。


“我不,我自己凭本事上的车你凭什么叫我下去?”姜丹尼尔把给邕圣祐添堵视为人生头等大事。


“我猜令堂怀你的时候一定吃了很多猪蹄。”邕圣祐懒得理他,自己带上眼罩开始睡觉。


姜丹尼尔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悄悄地摸出手机搜了一下:“吃猪脚的功效”,页面跳转出来他赫然看见猪蹄有一条功效是:“吃猪脚能让人的皮变厚。”这才明白过来邕圣祐在婉转的说他脸皮厚,气得蹬了邕圣祐的椅背一脚,越看他越讨厌。


他不知道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说话讨厌,做事讨厌,长得也让他讨厌!


邕圣祐把椅子的摇晃权当自己的按摩椅了,安安稳稳地睡到了宿舍。


下车后姜丹尼尔一把撞开他,抢先进了门,气呼呼地把鞋子一蹬就往卧室跑。


“姜丹尼尔,我劝你把你的鞋子摆正,不然你明天就去垃圾站找它。”邕圣祐在他身后阴测测地说道。


姜丹尼尔笔直地步伐适时地转了一个弯,走出去两步才反应过来:“你敢扔我鞋子?”


邕圣祐笑眯眯地站在玄关处看着他,姜丹尼尔面上不屑,却暗自用脚将鞋子踢正了一点,迄今为止他已经在门口的垃圾桶里看到过三次自己的鞋子了,今天穿的是他最喜欢的一双运动鞋,他不能再承受失去它的痛苦。


“好了你可以走了。”邕圣祐满意地点点头。


姜丹尼尔懵懵地”哦“了一声,扭头走到卧室门口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听他的话,回头再想说话挽回一点自己的面子却发现客厅里鬼影都没有一个了,这才愤愤地进了屋把门关上了。


第二天姜丹尼尔伸着懒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见邕圣祐正端着杯子坐在沙发上喝牛奶,他一屁股坐在邕圣祐旁边,邕圣祐看他一眼:”经纪人让我们去一趟公司。”


出门后为了争车,两人又是一场激战,最后姜丹尼尔和邕圣祐一个臭着脸坐在副驾驶,,一个臭着脸坐在后座终于到了公司。


经纪人急的在门口踱步,看见他们两个终于下了车,快步走上前来无奈道:“你们两个骑乌龟来的吗?”


邕圣祐抬眼和姜丹尼尔对视了一下,双双不爽地扭过了头,要不是这个傻大个非要坐他的保姆车,他早就到了!


”这次叫你们来主要是MAM电视台最近出了一档综艺,说让你们两个人一起上那个综艺。“经纪人边走边说。


姜丹尼尔觉得头疼,一起上节目代表他又要和邕圣祐当表面兄弟了。


”这次公司的意见呢还是让你们两个适当地表现地亲密一点。“经纪人说。


邕圣祐和姜丹尼尔两个人默契地翻了一个白眼,说什么表现的亲密一点,说得直白些就是让他们两个营业,春雨润无声地营业,要营得恰好,营得有分寸,营得不能太GAY又不能过于冷淡。


做明星真难。


到了拍摄场地姜丹尼尔和邕圣祐才发现自己想的太简单.


"这次综艺节目的主要内容是记录你们两个宿舍生活,你们可以不用顾忌摄像机,按照平时一样生活就可以了。”制作人在他们宿舍安排好机位,跟二人打了一声招呼。


姜丹尼尔僵硬的站在宿舍重心,不着痕迹地蹬了一眼经纪人,经纪人被他瞪得心虚,悄悄招呼他们两个去了厨房。


“你没说是在宿舍里面拍综艺啊!”姜丹尼尔掐着经纪人的脖子,大有和他决一死战的气势。


经纪人冷静地被他晃着脖子:”总之你们不能把这个综艺搞砸了,马上要发专辑了,你们得利用这次机会圈一波粉。“


其实让他们在放送局或者电视台装表面兄弟他们还无所畏惧,可是宿舍毕竟是两个人休息放松的地方,本来互看不惯的人在宿舍基本上不怎么说话,只要一说话必定是一场唇枪舌战,这要是录着录着他们两个忘记是在录节目彼此Gank起来就完了。


”不。“两人异口同声地拒绝道,听见对方的声音又嫌弃地住了口。


”三天休假,单人宿舍。“经纪人悠然地整理了一下衣领。


”节目什么时候开始?大概是个什么流程?“姜丹尼尔正色道,”你知道我这个人最喜欢工作了。“


邕圣祐严肃地认同了他的说法。


这档综艺节目是试播节目只有一期所以录一天就够了,而正式录制从明天开始,今天只录一段采访先导片。


”两位从去年出道后一直大火,粉丝都认为二位关系很好,请问两位平时的相处模式是怎样的呢?“工作人员问。


”圣祐哥比我大一岁,很照顾我,我也很依赖他。“才怪了。


”丹尼尔就是很单纯的一个男孩,像小孩子一样,很可爱。“可爱个屁。


”那两位平时有没有不满意对方的地方呢?“


”圣祐哥有些时候忙起来就不太爱吃饭,也不怎么会照顾自己,让我有些担心。“其实他平时根本不知道邕圣祐吃没吃饭,反正他没看到四舍五入就当邕圣祐不爱吃饭吧。


莫名其妙被扣了一顶”不爱吃饭“帽子的邕圣祐反击道:”丹尼尔太喜欢吃零食了,有些时候睡觉都叼着软糖睡的。“他有些时候看见在姜丹尼尔嘴边晃荡的软糖恨不得冲过去给他一把扯下来。


整个采访两个人跟打太极一样糊弄完了整个采访,经纪人走前还特意嘱咐他们明天录制千万别把本性暴露出来,邕圣祐敷衍地冲他摆了摆手。


一屋子的人都出去了,只留下他们两个热,房间里一片寂静,还是姜丹尼尔先出声打破了一片寂静。


“明天我们两个尽量配合,等这次节目完了,我就可以摆脱你了。”姜丹尼尔不由自己地开始幻想自己一个人住后休闲惬意的生活。


“哦。”邕圣祐觉得姜丹尼尔强调我不想和你玩,是为了自由才和你玩的做法十分幼稚。


“哦是什么意思?!”姜丹尼尔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哦就是我知道了,好,我会配合你的意思。”邕圣祐只想赶紧结束这毫无意义的对话。


第二天,制作组很早就来了,告诉他们今天的节目流程是是早上先去超市买食物然后中午两个人一起做饭。


姜丹尼尔真是服了这节目组了,要这样搞事情的话干脆把节目名字改成我们结婚了算了。


两个人在经纪人半威胁半祈求的目光下,不情不愿地驾车去了超市,一路上两人都在强行尬聊,幸好超市不远,邕圣祐的话题才开了个头车就到了超市。


进了超市两人马上被几个吃瓜群众认了出来,姜丹尼尔脸上挂着开朗的笑容,余光瞄到邕圣祐脸上也立刻挂上了清浅的微笑,邕圣祐的嘴角笑起来是往上翘的,姜丹尼尔一直觉得他像只老谋深算的狐狸,只要邕圣祐一笑他就觉得没什么好事。


”中午吃什么呢?“姜丹尼尔左顾右盼道。


”你想吃什么就做什么啊?炒年糕吃吗?“邕圣祐拿起一包炒年糕看了看。


"吃。”姜丹尼尔把重心放在推车上,像个小孩一样滑来滑去。


邕圣祐看得眼晕,下意识伸手拍了他一下:“下来。”


姜丹尼尔还想反驳,转眼看见摄像机,只好老老实实地从推车上下来了,不高不兴地站在一旁。


由于是早上,所有的菜上还隐约带着点水珠,水产也看起来格外新鲜,邕圣祐看见晶莹剔透的虾仁自言自语道:“不然做一点海鲜汤吧。”


姜丹尼尔无所谓地应了一声。


邕圣祐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招呼他向另一边去了。


”你不是要吃海鲜汤吗?不买吗?“姜丹尼尔问他。


”你不是对海鲜带壳类的过敏吗。“邕圣祐顺口道。


姜丹尼尔其实无所谓,大不了海鲜汤放在桌子上他不吃就行了,可他没想到邕圣祐会记得他的过敏源,他还以为邕圣祐知道他的过敏源后要把螃蟹扔他一床呢,他除了出道初期和邕圣祐一桌吃过饭,后面就算在同一个休息室他们吃饭也要隔着半个休息室。


最后虽然姜丹尼尔说了没关系,邕圣祐还是没买做海鲜汤的材料。


提着两大袋材料,二人回了宿舍,姜丹尼尔是不会做饭的,但邕圣祐会,晚上他偶尔饿了去厨房找吃的的时候会碰见邕圣祐在厨房做东西吃,邕圣祐为了不准他动冰箱里他放的零食,会很嫌弃的多做一份给他,姜丹尼尔不得不承认邕圣祐的饭做得挺好吃的。


虽然不会做饭,姜丹尼尔还是亦步亦趋地跟着邕圣祐进了厨房,经纪人也跟了过了在摄像机的死角处暗中观察。


刚刚在超市他们新买了一个围裙,因为以前姜丹尼尔为了膈应邕圣祐悄悄地把邕圣祐买的格子围裙换成了美少女战士的围裙,而他的第一双鞋子就是在这时被扔了的。


新买的围裙肩膀处是要扣扣子的,邕圣祐弄了半天都没弄好,姜丹尼尔像个木墩子一样杵在一旁看他表演。


经纪人急得手舞足蹈地示意他帮邕圣祐把围裙系上,姜丹尼尔觉得这个人很GAY,把头扭到一边不理会他,经纪人看他这副油盐不进的模样恨不得冲上来抓住姜丹尼尔的手帮邕圣祐系围裙。


“单人宿舍,三天休假!”这句话如同闪电窜进了姜丹尼尔的脑海里,他自动上前一步:“我帮你吧。”


邕圣祐不自在地放开手,感觉到姜丹尼尔的身体贴近了他的背,带来一股热气,他以前一度怀疑姜丹尼尔是火炉成精。


姜丹尼尔拉着绳子绕了邕圣祐的腰一圈,发现邕圣祐的腰出乎他意料的细,大概他一只手就能环住邕圣祐的腰,有些尴尬:“你的腰好细。”说完才惊觉自己的这句话比经纪人还gay。


“釜山男孩你知道在首尔说一个男人腰细是要被拉去浸猪笼的吗?”邕圣祐不满道。


“........”他还觉得他是在夸邕圣祐呢。


姜丹尼尔不会做饭只好拿刀把年糕弄开,邕圣祐刚提醒他不要把手切到了,他就”啊“地一声捂住了自己的手,邕圣祐抓住他的手想看一看,姜丹尼尔这才笑嘻嘻的将完好无损地手指露了出来。


邕圣祐差点素质三连。


好不容易度过了午饭时间,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相对无言,幸好节目组出来救了他们。


“下午的节目流程是两人自主安排,晚上去汉江谈心。”


然而邕圣祐和姜丹尼尔彼此并不觉得他们两个有什么心可谈。


自主安排当然不能让他们两个来安排,不然观众就会看见两扇紧闭的卧室房门,然后在一片寂静中悄然脱饭。


经纪人强行让他们去猫咪咖啡馆,反正帅哥和猫咪,总有一个是少女阻挡不了的。


姜丹尼尔喜欢猫,对经纪人的安排十分满意,那家咖啡厅很有名,所有猫都深谙营业之道,安安静静地躺在一旁任人动手动脚,眼里全是看透生活艰辛的沧桑。


虽然是以猫咪为主题的咖啡厅,店里却还有一只乖巧的萨摩耶,两只肉垫垫着下巴睡觉,旁边有只孟买黑猫靠着萨摩耶雪白的毛皮正打着瞌睡。


邕圣祐看了一眼这奇妙的组合,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那只黑猫缓缓地睁开眼睛,慵懒地走到他的脚边蹭了蹭,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躺下了。


姜丹尼尔有些惊讶:“他好像很喜欢你。”


邕圣祐看他一眼,颇有深意地说:“很少有人不喜欢我。”


空气诡异地沉默了一下,姜丹尼尔僵硬的捧起了面前的咖啡。


两人享受起这百忙中格外少见的清闲来,就算是和一个不太理想的对象一起,但这个明媚的下午也在以往忙碌日子的对比下显得格外清闲。


夜晚适时地刮起了一点小风,汉江在斑斓灯光的照映下熠熠生辉,姜丹尼尔看着邕圣祐那一年来都让他心气很不顺的脸都觉得顺眼了许多。


节目组贴心的给了他们独处的贪心时间,说是拍拍他们的背影就行了,姜丹尼尔还以为这段谈心时间会在两人的沉默中度过,没想到邕圣祐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你为什么讨厌我?一直没有机会问,但我真的挺好奇的。“


其实姜丹尼尔讨厌邕圣祐的源头很简单,他们公司很大,有些练习生比真正出道的艺人还有名气,邕圣祐就是这些练习生的一员。


姜丹尼尔的外形条件好,可以塑造的潜力也大,好几家大公司都在抢着签他,在决定公司的前一晚,他看见邕圣祐所在公司放出来的邕圣祐练习室的视频,视频里自信地跳着popin的男孩子一下子就戳中了姜丹尼尔的心,他甚至觉得会有这种练习生存在的公司肯定是一个很厉害很成功的公司。


抱着这样的心里签到了邕圣祐所在的公司,在被通知他和邕圣祐二人可能会组一个双人cp出道的时候,他开心的一晚上都睡不着,第二天终于在公司里见到了邕圣祐本人,但邕圣祐只是冷淡的看着他,说了一句:”这种小孩子和我一起出道吗?“


虽然邕圣祐的话中没什么情绪,但青春期的小男孩脆弱如纸片的自尊心是很容易被刺破的,况且是被自己喜欢崇拜着的练习生刺破,姜丹尼尔莫名的就对邕圣祐产生了一种敌对的情绪。


邕圣祐听完他的理由有些无语,他当时也不过才十七岁,练习了好几年突然被告知要和一个十六岁的空降兵一起出道,他心态不崩了才怪,况且他也没说什么太过激的话啊,姜丹尼尔该不会每天拿着一个小本本把别人说的话都记下来,夜晚独自记仇吧。


”你还说我,你不是也很讨厌我吗?“姜丹尼尔不服气地说道。


”别人针对你你不针对回去难道还要对他唱大慈大悲咒吗?“邕圣祐反问。


”.......“说的也是。


二人对彼此敌对的理由无语了一夜,知道制作组告诉他们拍摄已经完成了都没有缓过来,沉默地回了宿舍把自己关在房里。


姜丹尼尔听了沉默邕圣祐听了流泪。


从那天开始,两个人的气氛就开始变得怪怪的。


姜丹尼尔像是打开了新世界,每天都能从邕圣祐身上发现一点新的东西,比如说睫毛很长,脸很小,脸颊上有三颗痣,在舞台上好看得有侵略性,在宿舍里却是懵懵的头发软塌塌的。


姜丹尼尔不知道自己对邕圣祐日益增加的好感是为什么,只知道自己再这样下去就要变成姜弯尼尔了,这样告诫着自己,姜丹尼尔刻意的疏远了邕圣祐。


两个人好不容易回暖的关系又降到了冰点,姜丹尼尔觉得委屈但他不说,每天就哀怨地看着让自己变成这样有一份大功劳的经纪人。


躲了邕圣祐两天,邕圣祐终于来敲他房门了:“开门姜丹尼尔,我知道你在家,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有本事躲我有本事你开门啊。”


姜丹尼尔觉得邕圣祐高傲冷酷的画风越来越不对了,伸手把房门打开了,发现邕圣祐抱着手靠在门框上看着他。


“躲我干什么?”


“没躲你啊。”姜丹尼尔心虚。


“我看你看见我差点从马路这边绕到马路那边去了,还没躲着我啊。”


“我在马路对面看到熟人了。”


邕圣祐眯了眯眼睛:“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没想什么啊,我金鱼脑子想不了几秒事情的!”姜丹尼尔吓得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你喜欢我。”邕圣祐淡淡地扔下一个王炸。


”!!!!“姜丹尼尔震惊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我喜欢你。“王炸X2,”就这么简单,你非要躲来躲去,矫情。“


说完自己要说的话,邕圣祐就走了,姜丹尼尔愣了两秒追上去。


他看见邕圣祐放慢了脚步,像是在等待他,解答他所有的疑惑,他快步走上前去牵着了邕圣祐的手,看见邕圣祐微笑的侧脸,嘴角还是一如既往的翘着,不像狐狸,像那天在咖啡馆的黑猫。


============================================


其实柚柚在很早以前就喜欢上桃子了,吃了几次饭就能记住桃桃海鲜贝壳类过敏,嘻嘻嘻,桃桃干脆就是一见钟情了


是不是以为这次不是双向暗恋!你错了!哈哈哈哈哈哈!


给大家解释一下前两天锁文的事情,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最近微博上丹唯和邕唯因为个别人挑事所以有了一些矛盾,这很正常,但是把所有矛盾指向cp粉就很不正常了,说实话cp粉很委屈,做了两家饭的事情还总被两家开除粉籍,吃力不讨好真的很惨,不过唯饭和cp饭的矛盾也不是我们一家才有。


在喜欢上丹邕初期我微薄和一位现在可以称作太太的人士互粉了,在互粉前我强调了我是丹邕双人饭,在得到没关系的回复后才互粉的,后来和这位太太关系也一直很好,前两天那件事情一出来,那位太太在微博说了一些关于双人的另一人不好的一些话,我看了有点伤心,而接下来那位太太又将双人饭拉入了战区安,就差没有指名道姓地艾特我了,我???,第二天另外一个认识的朋友说他也看见那位太太发的微博,还告诉我那位太太曾经跟他聊天时嘲过我的文???


我知道自己写的不好,剧情单薄,情节傻白甜,你不满的话可以指着我的鼻子骂都行,不要在背后嘲我的文了。


......对不起还是别骂了!我悄悄地改了名字和头像,希望那位太太不要再揪着我的文不放了。


事后想想也不怎么生气了,毕竟只是网络上的塑料姐妹花,他怎么说我对我产生不了任何影响,况且我第二天去看了蜘蛛侠吃了烤肉,蜘蛛侠真的真的很好看!


通过这件事情我明白了没有一场电影和一顿烤肉不能解决的事情{划掉)


为自己的幼稚冲动和任性道个歉啦!不好意思,以后不会这样了。


新生都开始军训了,好快哦,明天抱着冰可乐和冰西瓜去操场边吃边看他们军训,嘻嘻。


对,这就是我今天又不更新lie to me的理由,我下次更新一定更新!!


没有番外,因为明天线代课我的作业还没写哈哈哈哈哈哈哈


爱大家!这几天天气变化大大家小心不要感冒了哦,我前两天才发了烧刚刚好。


有错字我明天再看看吧,先溜了,数学作业可能要写到十二点了。


兔老板今天不开车。













评论
热度(1367)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