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两厢情愿(黄豆)

_MiN痕:


◆卖萌三十题——盛夏联谊后醉酒而归的你 

◇昨天写这篇的时候没想要那么快发,但既然二百粉了那就搞事情吧 
◇单纯地想发一拨黄豆车。黄豆平时也磕但真的不是我写文的主攻,二十篇里面才会参杂一篇黄豆剧情的那种,望周知。 
◇其实并不知道是不是OCC
◇唔……建议做好心理准备再看 


这天学生会竟然要进行联谊聚餐。黄旼炫接到副会长电话的时候,借口盛夏自己中暑了身体不舒服而推辞掉了。 
他也不算说谎,他的确是中暑了。因为同居室友金钟炫连日不回,黄旼炫思恋过度,中午睡觉的时候忘了开空调,结果一觉醒来之后恶心难受,吃了药之后才好过一点。 
说起金钟炫,黄旼炫看了眼手机。那人没有给他来电话,应该还被困在导师那里脱不了身吧。他们正是大学三年级,导师课题组里的主力成员,每到课题即将结项的时候总是分外忙碌。金钟炫已经被逮住在实验室里连着熬了两个通宵了,应该没有空去联谊的吧? 
黄旼炫一边敲着文档,弄自家导师要求弄的审批材料,一边胡思乱想地自我安慰。 


他没想到的是,金钟炫还是去联谊了。 
而且还是醉得不轻地被学弟们送回来的。顾不上搭理那边学弟们揶揄的眼神,黄旼炫架着几乎整个人摊在他身上的金钟炫上了楼,进了家门,把人安置到客厅沙发上。 
金钟炫穿的还是两天前他匆匆出门时的那件衣服,不同的是袖口皱皱的,整体看着也脏兮兮的,一看就知道在实验室里他们有多忙碌以致于连仪容都没法顾虑。 
黄旼炫想了想,还是伸手去解他的衬衫纽扣,打算给他换一身衣服。 
才刚把第一颗纽扣解开,原本意识不清的人就突然醒了过来,条件反射地伸手扣住了他的手腕。黄旼炫一愣,停住了动作,这几秒足够金钟炫的视线对焦,也足够他认出来眼前在脱他衣服的人是黄旼炫。 
“……是旼炫你啊。”金钟炫像是舒了一口气一样,把手松开了。黄旼炫正踌躇着要不要继续动作,还是让那人自己去换件衣服,金钟炫就兀自地扯着他的领子把他拉过去,抱怨道,“黄旼炫,那些小的们欺负我,明天你给我教训回去!” 
急剧放大的脸,红扑扑的脸颊,眯着的眼睛,微微嘟起的嘴,不知是撒娇还是命令的语气,都让黄旼炫一下子摒住了呼吸。 

黄旼炫心想,金钟炫你现在也在欺负我。 




从高中时节黄旼炫刚认识金钟炫的时候起,他们两个就好像一直是一种被人揶揄的形影不离的状态。 
他们两个亲密的程度让金钟炫实际上真正的竹马崔珉起都不满了,课间到他们课桌前把桌子一拍,双手一插腰,“你俩这是瞒着我搞什么事情呢?我怎么觉得被你们孤立了?”黄旼炫记得当时为了安抚盛怒的崔珉起,他们三个起码折腾了有一个星期。 

后来上了大学,尽管不是同一个系同一个专业,但因为都在学生会,黄旼炫和金钟炫总是隔三岔五就能碰见,所以依旧维持着让崔珉起嫉妒的亲密关系。升上三年级之后两人还在外面一起合租了房子,过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生活,关系似乎就更进了一步。 
拿他俩开玩笑的人依旧不少。崔珉起就特别爱吐槽说你们别太明显了啊闪瞎我的狗眼了,身边的人甚至觉得他们都是老夫老妻的状态了,只差谁先告个白把这一切说开,然后要么继续这种腻腻歪歪的状态,要么比这个更进一步进入更加腻腻歪歪的状态。 
每当被那么打趣的时候,金钟炫都只是嘿嘿地笑两声就混过去了,没有解释什么,该跟黄旼炫亲近的时候还是亲近,跟他开玩笑撒娇他也能毫无顾忌地接着,但黄旼炫觉得他其实只是并不怎么放在心上而已。 

金钟炫跟他在学校里都是那种很受欢迎的类型,但两人都没怎么跟别人交往过,金钟炫是因为太能害羞加上学业繁忙,而黄旼炫则是因为实在提不起兴趣。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应付不来女朋友的那种性格,搞不清楚她们喜欢什么为什么生气,还特别不会说好听的话,在聊天软件里的时候还好,一旦面对真人就总是变得木讷又无趣,渐渐地他也就失去了恋爱的兴趣和对方分手了。 
奇怪得很,他只有对着金钟炫的时候那些甜言蜜语和亲密的举动才能顺利地输出。黄旼炫以前不懂,以为金钟炫对他而言是特别的,之后他懂了,金钟炫对他而言的确是特别的,只不过那是因为友情不知何时转换为了爱情。 

可是无论他的喜欢表现得多么明显,迟钝的金钟炫都只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说亲密他们俩是真挺亲密的,但奈何这种亲密并不是黄旼炫想要的那种。 
毕竟黄旼炫心知肚明,一直以来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黄旼炫还是忍不住问了出口。 
不对,他想问的是你怎么也去联谊了,联谊上看上你跟你告白的人多吗,你又有看上谁了吗……诸如此类的问题他有很多想问的,但最终问出口的却只有这个。 
“哇,你是不知道他们有多狠,我要不是喝醉了他们肯放我回来?”金钟炫松开扯住黄旼炫领子的手,让自己整个人倒到沙发上,捂着脑袋一脸痛苦,“不懂得敬老的小兔崽子,太坏了!” 
金钟炫在实验室忙了整整两天,课题终于提前结束了,出了教学楼刚想约黄旼炫出去大吃一顿犒劳犒劳自己,就接到了学生会干部的电话说要聚餐。他没想那么多,就去了。因为想着黄旼炫大概也在,就没再给他打电话。 
结果到了之后他才知道自己是被骗来了联谊会,黄旼炫没来他也没法找到理由离开,只能任由那堆人起哄着“会长会长我们敬你”的声音中把自己灌醉,狼狈地逃离虎穴。 
“哦,是么,我还以为一向不去这种场合的会长大人难得地去联谊了,会过的比较开心呢。” 
“哈?你说啥?我去之前都不知道那是要联谊好吗。” 
“不重要啦……怎么样,问你要电话的人多吗?钟炫在后辈那里的人气一直很高的呢。” 
黄旼炫完全控制不了自己话里的那份酸劲,看似打趣但实则句句挖苦又讽刺。连金钟炫都听出来不对了,不过他头还晕晕的,只以为是自己喝醉了产生的错觉,就没多大理会。 
“我就算啦,没有那个心思也没有那个功夫。”完了又想起了什么似地,金钟炫费劲地从兜里掏出手机,“不过倒是旼炫你啊,就没打算再找一个女朋友?我在联谊上看见文娱部的敏静啦,她好像暗恋你的样子,暗戳戳地过来问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还给我留电话了,你要是也喜欢她的话我把号码给你……” 
“我不喜欢她!” 
金钟炫解锁手机的动作一顿,一脸莫名地抬头看了看突然发怒的黄旼炫,眨眨眼之后有点尴尬地放下了手机,小声嘟囔着,“啊……你不喜欢那就算了,用不着生气嘛……” 
黄旼炫却是冷哼了一声,“我算是懂了,你这去联谊不是给自己找对象,而是想把我推出去啊,不管我愿不愿意。” 
面对他的怒火,金钟炫一瞬间慌张,“我、我不是……”
“我不信我都做得这么明显了你还看不出来,我喜欢你。” 
黄旼炫再次打断他的话,语气里的冷硬前所未有。 

明明喝多了的人是金钟炫不是他,可是黄旼炫忽然觉得自己也醉得严重,不然怎么会连一向控制得很好的情绪都突如其来地失控了。平常绝对不会说的话,绝对不会做出来的举动,全都说了也全都做了……仿佛没有明天一样。 
他在金钟炫剧烈震动的瞳孔注视下,把自己的吻粗鲁地印在对方的唇上,感觉到金钟炫要挣扎他还利用力量的优势禁锢着肩膀让人无法反抗。 

离开了金钟炫的唇,看着他的唇瓣被自己吻得覆盖上了一层水光,黄旼炫才忽然想起,下午午睡起来他其实大概不是因为中暑难受,而是因为他做梦梦到了金钟炫。梦里的金钟炫在樱花树下与他不认识的人相拥而吻,他脸上的笑容幸福得碍眼。 
那是黄旼炫一直暗示自己要适应的场景,但在真的亲眼看见之后却发现他远远难以淡定,即便那只是在梦中,也足够勾起他的不安与焦躁。然后这种不安与焦躁在听见金钟炫要把自己推给别人的时候到达了顶峰。 
黄旼炫想,金钟炫真是一个很残忍的人。平时看着对他很依赖的样子,有事没事就凑过来跟他无意识地撒娇,对他的示好全部照单全收,却总是在他觉得或许可以更进一步的时候,提前把他推开。 
从他确认了自己对金钟炫的感情的那天起,黄旼炫就一直在等待对方审判的到来。是会当庭释放,还是无期徒刑,更坏一点是直接死刑,到底是哪一种他也说不准。黄旼炫既希望宣判的日子快点到来,又希望它永远不要到来。 
一直等到了今天,该来的还是来了呢。 

“钟炫啊,我喜欢了你整整五年。”黄旼炫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颓唐,“我只希望你不要把我的这五年简单地一笑带过。” 


他大概给自己直接选择了死刑。 




“我喜欢了你整整五年。” 
“你什么都不知道,我原本也不想让你知道。” 
“可是,钟炫呐,喜欢你其实很累,我大概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讨厌我也可以的,骂我也可以的,不理我……从此不想再见到我也可以的,我只希望你不要把我的这五年简单地一笑带过,这样就够了。” 

黄旼炫说完这些话之后,直接就转身回了房间。只留下愣在了原地的金钟炫在客厅里。 
是错觉吗,金钟炫觉得自己刚刚似乎看到了学生会的皇帝最为憔悴的背影,可是黄旼炫头也不回地走得很快,进了房间就把门砰地甩上了,弄得他伸出去了一半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中,最后只能收了回来。 

惊讶吗,其实也说不上。 
金钟炫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黄旼炫对他半玩笑半真心的表白了,也习惯了黄旼炫这么一个存在经常呆在自己身边,离了他可能反而会不习惯。学生会会长金钟铉习惯了在被各种任务压得透不过气来,在会议室对着下属的询问挠头抓耳的时候,会有秘书部黄旼炫部长推门进来往桌上拍一张任务安排表,强势地拯救他于危难间。 
黄旼炫对他来说就是这么令人安心的可以依靠的存在。是他绝对不想失去的存在。但真让金钟炫去厘清两人是什么关系,他又不大想,总是下意识地逃避了之后继续逃避。 
这么说来的话他是喜欢黄旼炫的吗? 
他不知道,他不确定。 

不知道的话就去搞明白,不确定的话就去确认,金钟炫难得鼓起了勇气,强迫自己起身挪到黄旼炫的房间门口。“旼炫……我可以进来吗?” 
敲了门又出声询问之后,房间里还是一片寂静。金钟炫咬了咬嘴唇,还是按下门把手,把门推开。 
黄旼炫坐在床的边沿,似乎在发呆。看见金钟炫进来了,他才回过神来,扯出一个笑容来,“啊……我以为你不会想再看见我的呢。” 
金钟炫一时语塞,在门口停了一会才慢吞吞地走过来,“没有,我来只是想跟你说……我、我不大清楚,不是、不确定……”他说得很乱,根本没表达出来自己要表达的意思,但黄旼炫觉得自己听懂了,“没事,你不用逼自己的。” 
金钟炫摇摇头,眼神渐渐坚定了起来,“我是来确认的。” 
“一向骄傲的卡咪龟这是怎么了?这么放低身段不像是你会做出的举动啊钟炫,你真的……不用这样的。” 
金钟炫想了想,直接爬上了床,再次重复了一遍,“我是来确认的。” 
“……你真的清楚你现在的要求代表了什么吗?” 
回应他的是金钟炫勾上他脖子的双臂和凑过来轻轻触碰他的嘴唇。黄旼炫搂住金钟炫的腰的时候眼睛都要红了,声音仿佛从嗓子里挤出来的一样,“好吧,现在即便你想逃,我也不会心软地把你放掉的。” 




🚗我不大满意的车技
🛵不怕的就上吧
 




怕被打所以赶快准备的 
福利大甜饼
 

黄旼炫失踪的第七天。 
一周过去了,金钟炫的忍耐也到了极限。他去问学生会的人,他的部员说部长安排好了工作,似乎有什么事情要暂时离开,并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再去问与黄旼炫同专业的同学,他才得知黄旼炫跟院里请了一个月的长假,不过请假原因不明。 
给他打电话也不接,发信息也不回。 
金钟炫憋着一肚子的气没处发泄,整天气鼓鼓的样子,连崔珉起都不大敢招惹他了。 

黄旼炫其实也不是有意在躲金钟炫。只不过是因为那天早上他从家里出来,觉得金钟炫昨晚上只是因为酒精作用的一时冲动,睡醒了大概就会想明白了,不禁有点垂头丧气,精神涣散的时候被从后面冲上来的柳善皓撞得摔下了楼梯,结果小腿骨折,要打一个月的石膏。 
于是他就干脆请了假,整天缩在柳善皓借给他的公寓里发呆度日。 
柳善皓对于自己害得偶像旼炫哥摔下楼梯还弄得骨折一事十分自责,不仅借出了公寓,还每天屁颠屁颠地扯上赖冠霖去照顾他的一日三餐。 
黄旼炫劝不了他就不想管了,只叮嘱柳善皓不要把他受伤的事情说出去。 
可他忘了叮嘱赖冠霖了。 
这天他导师要材料要得急,但装了材料的那个笔记本电脑被他放在了家里,他只能算准金钟炫不在家的时间点让没课的赖冠霖去帮他取来。结果金钟炫跟在赖冠霖身后也进了门。 
赖冠霖一脸抱歉地把电脑放下,拉住还在念叨的柳善皓就出去了,还给他们带上了门。 

金钟炫在路上已经听赖冠霖说过大致情况了,可是真的看见黄旼炫脚上的石膏,还是忍不住心中一紧。再看那人不仅瘦了,还没什么精神,不自觉地就担心地问道,“旼炫……你还好吧?脚还疼不疼?” 
黄旼炫从金钟炫进门那一刻起就不受控制地盯着他看,听到他的问话才不得不挪开视线,“啊,你是来可怜我的吗?” 
金钟炫一愣,“我不是……” 
黄旼炫笑了,像他很久以前跟金钟炫开玩笑的那种笑容一样……虽然在金钟炫眼中其实格外勉强。起码他语气装得很成功了,“啧,真狠心啊,我都伤成这样了,你连可怜可怜我都不肯呢……” 
“呀黄旼炫!”金钟炫实在忍不住了,冲他吼了一声。“你凭什么就那么自作主张,自作主张地喜欢我,自作主张地告白,又自作主张地离开。你凭什么就觉得你想的就一定是对的,都不问一下我的想法就自顾自地逃开,你可恶,太可恶了!” 
“你明知道卡咪龟反应慢的,那么慢你应该等他的,你都等了那么久为什么就不能再多等他一小会!” 
金钟炫觉得自己要被黄旼炫气死了。 
“你躲在这里,那我的我也喜欢你要去说给谁听啊!” 

金钟炫说完了一大堆想说的话,抬头就看见黄旼炫一脸惊讶地愣在了那,然后,一滴又一滴的眼泪夺眶而出。黄旼炫竟然哭了。 
认识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哭过的黄旼炫,只有在崔珉起和姜东昊联手闹他掐他脖子,他被呛着了才流几滴生理眼泪的黄旼炫,现在在他面前哭得像个小孩。 
金钟铉抱着他,轻轻拍着他的背,“所以说啊,告白完了不要自己走掉,也听听我的回答嘛,我喜欢你的啊。” 
黄旼炫还止不住眼泪,但他笑了,这么久以来头一次由衷地笑了,“嗯,我也喜欢你!” 



后来,黄旼炫再提起那天的事情时还是难以释怀。“所以一切都怪你那天去联谊了,不然的话我就不会那么失控,也不会那么冲动了。” 
“啊要我说多少次啊,我真的不知道那是联谊,而且我以为你也在的!” 
“唔…不管,我就是吃醋了。” 
此时金钟铉正跨坐在黄旼炫大腿上,被衣服盖住的某处正与对方紧密结合,他顾忌着黄旼炫受伤的腿没法乱动,只能生生地承受着他甜蜜的惩罚。 
“别咬着嘴唇,想要就说出来。” 
“你给我闭嘴啦!” 
“…嘴上凶巴巴,可是身体却很诚实呢。钟铉,看来你也很想我吧?” 
“唔呃…都说了闭、闭嘴啦!” 


-END- 


之前可能掩藏得比较好,其实我是一个不爱看虐文却意外擅长写虐文的作者。当然了过程巨虐结局要是甜的才是我风格。

但是对于101cp我写不下手特别虐的,成为了专门产糖的写手,这一篇真的是不同的画风了。 

请相信我我的虐都是为了产糖!正经脸!

评论
热度(244)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