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昏豆昏]醋意正濃

Ryy:

*繁體字

《#醋意正濃》
①昏豆

合宿後公司終於答應可以自由出入,朴志訓趁著休假時間,到了金Samuel的公寓,說也是因為公司沒辦法讓房間給Samuel,所以才買了兩房一廳的公寓給Samuel。

「叮咚!」朴志訓按了門鈴。

打開門迎見的Samuel,一身已經打扮好了,「哥,我剛好要去公司呢,陪我去吧!」

「哎唷、難得公司放人,想去你家睡一覺呢,muel去公司幹嘛?」朴志訓雖然精神很好,但也已經被上次的練習累得像條狗一樣。

「好嘛,我們快一點來回,因為社長說太多我的禮物了,要趕緊拿一些回家。」Samuel聳肩表示無奈。

倆人邊走邊聊著走去公司,但也不過五分鐘就能到的。走進公司大廳,正要去按電梯時,Samuel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在和社長交談中。一個猛然發現是One哥哥!

「One哥!」Samuel逕自的向遠處的鄭帝元喊,然後小跑步的跑了過去,朴志訓還沒搞清楚狀況也跟著過去了。

「Samuel!好久不見啊!」看見Samuel跑向自己,張開雙臂迎接著。
「One哥,怎麼突然來了?」Samuel直接投入鄭帝元的環抱裡。
「One也要出道了呢,以後是你的前輩了!」社長笑著看兩人相見歡的情形。
「哦我知道我知道!上次有在網上看見消息!恭喜哥!那哥怎麼來了?肯定是又跟社長去吃飯對吧?」
「是啊哈哈,Samuel要不也一起來吧?」

正當Samuel要開口時,朴志訓開了口「Samuel!」向他使了個眼神意思不要去。

Samuel也回過神來「謝謝社長還有One哥,不過我已經跟朋友約好了,你們去就好。」向社長還有鄭帝元解釋清楚他已經跟'朋友'約好了。

站在一旁的朴志訓也不是毫無情緒的看著,他心裡可是無限的循環剛才鄭帝元抱著他自家孩兒的畫面,可嫉妒著呢。

跟社長以及鄭帝元道別後,「哎呀對不起志訓哥,耽誤了一點時間,好久沒見到One哥啦,沒想到他要出道了,以後我要好好的向他學習啦,不過⋯⋯⋯」Samuel自己聊著很開心,倒是朴志訓有意無意的回答。

他倆各提著兩大袋粉絲給的禮物,一路回家,但Samuel好像沒察覺朴志訓把剛才的畫面在腦海中不斷的循環播放著呢。

回到Samuel的公寓後,他倆就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吃著零食看著綜藝節目,直到Samuel發現自己好像不管講了什麼好笑的朴志訓都不笑,「志訓哥,你怎麼了?」「志訓哥?」朴志訓恍神了「蛤?啊?沒事啦」

Samuel察覺到這不像朴志訓的作風,但剛才來找我時還開開心心的呀,為什麼去了趟公司就變這樣了?Samuel怎麼想也不知道為什麼,兩人沒有對話的吃著零食看著綜藝節目。Samuel開始發慌,他的志訓哥變得冷淡了!他怎麼想也不通,只好打開手機傳了訊息給小狼。


「哥!!」
「啊啊?怎麼了?」
「怎麼辦!志訓哥不知道怎麼了,他不太理我ㅠㅠ」
「發生了什麼事??」
「他來找我時我跟他去了趟公司拿粉絲禮物,但回來後他就不理我了!」
「肯定發生了什麼,再講詳細點吧,你們去公司路上有怎麼嗎,還是在公司幹嘛了?」
Samuel想了想,他依依詳細的告訴裴珍映
「首先志訓哥來我家,我跟他說我要去公司拿粉絲禮物,於是志訓哥就跟我去了公司,後來遇到One哥哥,我就小聊了一下,然後拿完東西,我們就回家了。」
經過小狼的精細地掃描過程,他想依Samuel肯定像小孩似的抱上去的。
「遇到One哥哥你是不是抱他?」
「是沒錯,但怎麼了?」
「呀,Samuel你每次抱著人都像小孩似的,讓人都忍不住寵溺!!你哥吃醋了啦!!」
小狼道出一句驚人的話,Samuel才得以知道原來朴志訓吃醋了。

他看著朴志訓原來哥心裡是這樣子想的,因為朴志訓坐在地毯上,他從矮沙發往下坐到了朴志訓旁邊。

「哥!」Samuel喊了一聲
「嗯?」朴志訓雖然是回答了,但仍看著電視螢幕。
「哥⋯對不起」「幹嘛說對不起了?」
Samuel不知道該怎麼說,只好
「珍映哥告訴我你⋯⋯吃醋了,我不是想這樣的,只是⋯太久沒見到One哥⋯所以⋯⋯」
朴志訓聽著他解釋著急的臉,真想開口罵他真是個愛情笨蛋。

朴志訓猛然一個轉頭看著Samuel。
「以後不准你這樣子了」雖然語帶嚴肅,但卻是溫柔的聲音。
「好的哥,覺得不會了!」Samuel擺出遵命的手勢笑了」
朴志訓也會心一笑,他一把抱住Samuel「但⋯我們在別人面前還只能是朋友嗎?」朴志訓帶點哽咽

朴志訓跟Samuel交往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但是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他們也不想被媒體知道,只好這樣子遮遮掩掩的。

「為了我們的未來,哥我們一起加油好嗎?」顯然Samuel很樂觀看待。

「嗯⋯我們努力加油吧⋯」語畢,朴志訓握著Samuel的肩膀,朝著他額上親了一口。

哪怕是好幾天見一次面,他們也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時光。

—End

评论
热度(59)
  1. 金三喵陆森 转载了此文字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