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丹雍/丹祐|短 甜] 可乐红薯.

狮子吃猫粮:

姜丹尼尔×邕圣祐


A班优等生×B班混小子


by狮子吃猫粮
wb@姜味猫粮


1.
他知道他是不会打架的。这个连别人抄个作业都会叨叨念念半天说不该这样做的三好学生,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变成街头野小子。


所以金在焕打来电话的那时候,姜丹尼尔第一个反应就是看了看书桌上的台历。


不是4月1号。


他挂了电话,抓起椅子上的一件外套摔门而出。


2.
下了一整周的雨昨天才刚停,姜丹尼尔白白的球鞋踩到了好多水坑,沾上了脏东西,怪不舒服的。就好像看见教务处办公室里低头站着的,脸上块块乌青,鼻子塞着餐巾纸,嘴角还有血迹的雍成宇时候的心情。


3月的晚上,空气寒凉。


金在焕悄悄站在办公室外面,手中握着手机,半个下巴栽进围巾里,听见脚步声的时候抬起头来,眼神抖了一下。室内,雍成宇注视着地面一角,头都不抬分毫。年级主任坐在对面,可怜五十多岁年纪却大半夜还要因为好学生心血来潮的造作而气得发抖。


姜丹尼尔大力地打开门,视线直直盯着雍成宇,大跨步走到他面前。


主任感觉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压过来,偏头看到姜丹尼尔,怒气更甚,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


“你来干什么!”


姜丹尼尔还是只顾着看低头沉默的雍成宇,眼里藏着一团灰寂,然后他动了动喉结,沉声开口。


“都是因为我。”


主任愣了一下。


雍成宇这才肯抬起头来。


3.
B班姜丹尼尔喜欢A班雍成宇,这是在新入学没多久就被贴上过学校宣传栏的事情。


姜丹尼尔这个名字,最熟为人知的前缀是城东区街道霸王,说得通俗点就是不正经的街头混混人设。不过他倒是不符合这人设该有的那些个染头发带银链纹纹身穿破洞的标准配置。这人从头到脚干干净净,校服也是整套穿齐,成绩还算可以,甚至刚一开学班里有几个淘气的男同学就往上凑说要当小跟班求大佬平日照顾的时候,他也摆摆手拒绝,喜欢一个人自在潇洒。唯一带着野味的大概就是左耳那个长达好几年没碰过的几乎快要愈合的耳洞,以及即使什么表情都不做眼里都自有的那股邪戾之气。


那天看到宣传栏上那张告白字条的时候,雍成宇二话不说挤进人群一把将之扯下来,然后飞快地扔进垃圾桶里。一众同学的起哄声以及金在焕的叫喊声被他抛在脑后,他自顾自冲出教学楼区域,却在一个无人转角硬生生撞上那个罪魁祸首。


雍成宇有点后悔为什么那么早扔掉那个纸团子,不然现在还可以当做砸人的工具。他看了对面那人一眼,撇开头打算绕过,不想有太直接的交集。


却没想到姜丹尼尔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扯过他的身子抓着他的后脑就吻了上去。


那是雍成宇第一次与别人接吻。


那也是姜丹尼尔第一次一接上吻就粗鲁地撬开对方的齿关,热烈直卷舌尖。


4.
就像电影里演的那些带着灰白色调味道的青涩感情一样,姜丹尼尔的喜欢没有结果。差等生追优等生,从来不是像捅破一层薄纸这般简单的事情。


他像个黏牙的橡皮糖,B班到A班的几米距离,用大长腿轻松穿梭。那么一个大个子,一下了课就站在A班门口占了大片面积。最早的时候老有进出班级的人问他找谁,他却嚼着口香糖笑嘻嘻摇摇头。一些男粉丝会试图往上凑着勾搭,女迷妹在角落里偷偷拿着手机偷拍,再后来全年级都习惯了A班有这么一个门神。什么也不做,只背靠着墙壁,无所事事地这样看着走廊上的学生们,偶尔回头透过窗户看看座位上那个和同学谈笑风生的好学生。


他笑起来真好看,春风满面的。


他可真优秀。


姜丹尼尔看着隔了一片玻璃窗的雍成宇,也跟着笑,铃声响了之后吐掉口香糖拍拍屁股回到自己的教室里。


日复一日,喜欢也变得越来越浓。


当然好学生的课间也是会往外窜的。雍成宇被同桌拉出教室的时候,姜丹尼尔正好偏头。吊儿郎当的姿势瞬间变得乖巧起来,笔直地站着,两人互相行注目礼。


那是在接吻之后的事情了。


所以雍成宇看到姜丹尼尔的脸,脑子里突然就炸出那个画面,眼神下意识往对面那人的嘴唇上飘。


摸着良心说,姜丹尼尔的吻技是真不错。


雍成宇选择性忘却了唇齿交融之后自己给出的那一拳,脑子一个激灵逃出了那个噩梦一样的画面。他二话不说,勾着同桌的肩膀掉头就走。姜丹尼尔笑笑,当着周围那么多人的面也没做什么事,只是一步一个脚印隔着适当的距离,背着手跟在他们身后。


他们是去小卖部买饮料去了。


姜丹尼尔没跟进去,就站在出口的收银台。不过眼神倒是死死追随着那个身影。


轮到雍成宇付钱的时候,姜丹尼尔一把将饮料夺过来,然后把手中的钱扔到柜台,转身跑出人群,几步之后站定。雍成宇愣了一下,走出队伍,看见姜丹尼尔的大门牙。


“还我。”他伸手。


“这是我买的哎。”姜丹尼尔把那听罐装可乐在手里转了转,看向他,“原来你喜欢喝可乐呀。”


“关你屁事。”雍成宇皱了皱眉,“还我。”


姜丹尼尔没有任何动作,课间喧杂的小卖部门口,两个人像静止了一般。雍成宇有些恼了,本打算不和他纠缠下去直接走人,却突然听见那个人无厘头的一句。


“你真好看,我喜欢你。”


这好像是两人之间的第一次正式告白。


姜丹尼尔收敛了一下笑容,然后把可乐放在雍成宇的手心,又把头凑近他的耳边。


“不是玩笑,是真的喜欢。”


5.
气息在耳朵边上散开,酥麻感直冲抓着可乐罐的指尖。


夏天的末尾,一颗叫心动的芽冲破土壤,伴着可乐开罐一般的呲呲声。


6.
空气里的燥热因子随着月份前缀数字的增长,慢慢变成了在冰冷中温热热呼出的水汽。


A班门口的门神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下课的走廊不再像夏天一般热闹,偶尔有几个结伴出去打热水的女生。


雍成宇写着作业的时候,会突然抬起头来望向门口,然后又低下头去,望着书本上的字发呆。拿出手机想给同在B班的好友金在焕发短信,却不知道说什么。脑袋里明明若隐若现的是另一个名字。


冬天真鸡儿冷。


真讨厌冬天。


雍成宇用笔在草稿纸上写了一句脏话。


7.
在考完最后一门之后,雍成宇推着行李箱,终于在学校门口看见了咋咋呼呼捧着烤红薯在原地呲牙跺脚的傻大个。


对,是终于。


脑子里居然是这个词,雍成宇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他犹豫了一下,脚尖还是调转了个方向,想从另一边走,结果还是被一声喂给喊住了。


真是奇怪,没和他真切说过几次话,怎么就这么熟悉他的声音呢。


这么想着,姜丹尼尔已经蹦蹦跳跳来到面前了。他一伸双手,红薯的味道扑鼻而来。雍成宇瞬间就接过了那个红薯,放在手心的时候暖意直溜溜传到了心底。他抬头,姜丹尼尔笑得像个小太阳。


我是因为红薯,只是因为红薯,和人没关系。


雍成宇在心里对自己说。


“不客气。”


朝对面扔了一句,雍成宇捂着热乎乎的红薯拿起行李箱打算走人,姜丹尼尔脚一跨又把他挡住:“手机借我用一下,我打个电话。没电了我的。零钱买红薯买掉了。”


那个人一脸真诚可怜,雍成宇闻着红薯的香气,也不好意思不给借。


姜丹尼尔拿到手机的一瞬间表情立刻明朗地不像话。雍成宇眼见他手指快速熟练地按了一串数字之后,然后把手掏进口袋里。当姜丹尼尔把他自己那只响了的手机拿出来的时候,雍成宇的脑子终于恢复了运转。


“平时专顾着看你都没心思学习,这就当我期末这几个礼拜努力闭关学习的礼物咯。”


他呼出的气在雍成宇面前蒙上一片雾。


手掌已经被热乎的红薯染得暖和了,雍成宇还在发愣,姜丹尼尔却接着还手机的时候用宽肩宽臂把他给圈到怀里去了。


那个瞬间雍成宇仿佛穿越回了凉爽爽的夏天。


8.
回到家的时候雍成宇才打开他走到半路就响过一声的手机。


——A班雍成宇你好!我是B班姜丹尼尔!


那条短信带着甜甜的可乐味道。


雍成宇嗤鼻,好看的手指却按着屏幕,把那串数字添上署名。


期末考试结束了,他却被自己困进了一个新的难题。


9.
寒假过后的那个学期,来得急促迅速。


五十多天的寒假,雍成宇过得自如舒服。他和姜丹尼尔这个人除了那条问候短信,没有任何交集。雍成宇甚至还怀疑过姜丹尼尔是不是转学了。


直到开学典礼,全校通报批评之后跟着的那个名字出现。


B班姜丹尼尔与F班XX等一众同学在寒假期间发生严重的打架斗殴事件,造成数名同学受伤。


惩罚是,记过,并且转为走读生。


10.
[你怎么打架啊,就不能好好读书。]


[!!!!!!!!!]
[哇!!!哇塞哇塞哇塞]
[哇哇妈呀我都从床上滚下来了]
[哇你居然给我主动发短信了还关心我!!!哇我太感动了]


[不是关心这是提醒,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原本光明的前途被你的那点野性子毁得一塌糊涂。]


[你要是和我在一起我的前途就光明到剔透我和你讲]


11.
姜丹尼尔打完字在自家床上抱着两只猫翻来滚去,伴着厚厚厚的傻笑。


下一次的短信提示音很久才响起。


姜丹尼尔一骨碌翻身抓过手机,点开的时候表情瞬间黯淡下去。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有一个开明宽容的父母,我只知道,我的未来不允许有任何差错。]


12.
其实他姜丹尼尔从来不信什么学习成绩好前途便光明,但他尊重雍成宇的家庭教育。


噗呲噗呲。


可乐扑腾扑腾的气泡没了踪影。


13.
宣传栏上第二次出现表白的时候,是一封肉麻的信。将它一把扯下来的是姜丹尼尔。


那封表白信露骨虚假矫情废话连篇,字还奇丑。


姜丹尼尔撕下来的时候,F班的几个人在边上哈哈大笑。他转头,面无表情,有余地把手中的信纸折成了一个纸飞机,在上面吐了一口唾沫,走过去塞到为首那人的衣领里。


第二次打架,雍成宇站在人群里面,看完了全程。


一直看到有老师气冲冲地赶过来制止。


金在焕本来想把雍成宇拉走的,他知道姜丹尼尔这人好面子,肯定不想让喜欢的人看到自己被训的样子。只不过雍成宇仿佛脚下生了根。


金在焕抬眼,看见隔着几米距离,隔着喷着口水骂人的老师和看热闹的学生,视线却交凝在一起的两个人。


他看不懂雍成宇和姜丹尼尔眼神里的东西。


他只知道,雍成宇的呼吸,轻重不定。


14.
3月,简短雨季刚结束的夜晚。


金在焕透过门缝,又看见了那样旁若无人对视着的姜丹尼尔和雍成宇。


15.
——报仇了,帮你。


——你他妈打什么架啊!


——来的真迟啊你,都没看到我的英勇风姿。


——靠。


16.
主任站起来,指着姜丹尼尔,气到浑身发抖。


“姜丹尼尔,你究竟要闹几次!你,你给我退学!”


“这么严重啊!别了吧,再给我一次机会呗老师。”姜丹尼尔转头,笑嘻嘻一副无害的样子。主任二话不说,拿起桌边的手册翻出家长电话那一页,拎起电话就开始按键,刚按了开头,却被一只手止住动作。


“那我也退学吧。”


雍成宇的声音。


姜丹尼尔转头,看见他眼底波光粼粼。


风还在室外呼呼呼呼地刮,姜丹尼尔却在室内隐约闻到了烤红薯的香味。


17.
他这才知道,他的喜欢,是双向的,是有回馈的。


这个回馈让他手足无措,让他万分惊喜。


18.
“那什么,我问你啊。”


“嗯。”


“你真的会为了我退学?你爸妈不打死你?”


“你傻子吧?主任观念传统把好学生当宝不是出了名的吗,我会打没把握的仗吗?”


“行吧你牛你牛……”


“那是。”


“不对,你的意思是,你不肯为了我退学?!”


“……”


“那我为了你好好学习吧,A班见。”


19.
“喂,我也有个问题问你。”


“嗯呢,问吧。”


“你tm怎么第一次见我怎么就舌吻啊,太流氓了吧。”


“那我怎么知道你这么容易就……啊喂别打脸啊我靠!呀!雍成宇!喂!”


20.
咕噜咕噜,可乐又冒起了气泡。


这个冬天全是红薯香香甜甜的味道。


-TBC.


(21).
金在焕:wcnm我也要红薯我也要可乐!!!!我也要升到A班!!!!!


-END.

评论(1)
热度(690)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