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喵

双向暗恋:番外-转学生【主狼辉/带昏罐/汽水line+1】

紫伊:

这篇算是上一篇双向暗恋的番外篇吧!不过也可以独立看就是了,不影响阅读。


各位再次请多指教啦!


是说,回头一看,小狼的内心戏特别精采呢哈哈~


然后,大辉似乎OOC了....对不起啊各位!下次会控制好的...


p.s:虽然说是狼辉,但攻受其实......我也不知该定谁攻谁受,就请诸位帮忙鉴定下啦哈哈~



在裴珍映终于康复回来后,赖冠霖就问了他为什么说是小感冒,却请那么久假?


裴珍映微笑。


裴珍映不说话。


赖冠霖满头问号,一脸狐疑:“你不会是藉著感冒的由头请假偷懒吧?”


裴珍映依旧挂著谜之微笑,拍了拍他的肩:“就别问那么多了吧?”


言下之意--不要问,你会怕。


只要一想到之前的情景,裴珍映心中就感慨万分。


那时他确实有感冒的徵兆,但也就只是一点点,偶尔咳咳嗽什么的根本没有到要请假的地步,连小感冒都算不上。


但当他第一次在朴志训面前咳嗽时--


“珍映啊,感冒了?”


“也不算吧……顶多快了。”


“这样可不行。到时变严重了怎么办?你应该多休息休息。”


“呃……嗯,我会的。志训哥就别担心啦!”


那时他还挺感动来著,朴志训这么关心他,虽然隐隐有些奇怪的感觉却也只是一闪而过,他没有想太多。


但当他第2次在朴志训面前咳出声时--


“珍映啊,你这样真的不行。我瞧著你这感冒变严重了,为何不多休息休息?”


“呃……有吗?”他自己是觉得跟之前没两样啊,而且也多喝温水了……还觉得症状减轻了不少欸?


“我建议你还是请假比较好,免得一发不可收拾。”他一心推崇的志训哥一脸认真的给他建议道。


“啊、喔……我会考虑一下。”他一脸懵逼,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嗯……他这病真的变严重了?


奇怪的感觉在心里挥之不去。


然后有一天,他因为要做值日让赖冠霖先别等他,直接去社办找朴志训,他做完值日就去找他们俩。


谁知,做完值日后,半途遇上老师,又被交代了几个任务、跑了几趟腿他才得空。


等他赶到社办时,社团的其他人都走了,社办里头只有一小排微弱的灯光亮著,照亮空间的一角,赖冠霖背对著他坐在地上,朴志训在赖冠霖面前靠著墙站着、笑著跟他聊些什么。


那瞬间,裴珍映脚步就这样停在门口,时间好像刹那间定格在这一刻。


一样是笑,看起来跟平常也差不多,为什么在这时总觉得多了些什么?


使的这样的笑变的别具情感,眼神里似有浅浅温柔在流动,就连嘴角上扬的弧度也显得柔情缱绻。


他觉得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总有种想要自戳双目的冲动。


但却也是在这时,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从那以后,三人待一块时,他总是会悄悄留意身旁两人的一举一动。


常常会有想要自戳双目的冲动,让他特别心累。


尤其是朴志训一举一动泄漏出来的特别与感情,简直不要太溺人。


哥,咱能别这样吗?暧昧要人命,真的。


赖冠霖也是,迟钝的也是没边儿了,大概连自己也对朴志训那啥都不知道。


于是,在三番两次不小心在朴志训面前咳了一两声,就要三番两次的被笑咪咪的提醒该休息了的苦逼情境下,裴珍映毅然请了好几个礼拜的假,还给自己一个轻松无压力不用时时刻刻都想弄瞎自己的舒适环境。


想赖冠霖还有特地给他打过电话,来关心他--


“珍映,你没事吧?真的只是小感冒?”


“对呀,我快好了,真的。”


--等你俩什么时候事成我就什么时候好,真的。


然后等他假放完,跟放假前一样健健康康的回来后,没过多久就欣慰的发现,这两人的氛围不一样了。


然而他感觉更苦逼了。


单身狗时时受到一万点暴击,迟早有一天血条会被清空的好吗?!


不过,裴小狼苦逼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一个转学生的到来。


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


裴珍映跟赖冠霖的班级转来了一个转学生,名字叫李大辉。


他是个个性活泼外向,又多才多艺的人,才刚来没多久就跟班上的人打成一片,俨然就是个人气王。


只是--裴珍映跟赖冠霖除外。


裴珍映对这个坐他旁边的转学生没什么兴趣,依然整天做自己的事,不然就是偶尔转过头去跟赖冠霖聊个天。


赖冠霖倒是挺想认识认识李大辉,只是只有他一人也不好去搭话,加上裴珍映又对他好像没什么兴趣,李大辉也整天都有人围著,也只能作罢。


一天,他们最后一节是体育课,裴珍映跟赖冠霖因为要收器具是最后走的,等他们回到教室时只剩一个人在教室--那个人是李大辉。


赖冠霖惊讶出声:“只剩你一个啊?”


“对啊。”李大辉笑笑的。


还没等赖冠霖有什么反应,李大辉就坐在他的桌子上,两腿大大咧咧的晃著,脸上挂著平时对著大家的开朗笑容,对他们两个道: “其实我一直都挺想认识你们两个的……不,应该说是,我想跟你们两个做朋友,可以吗?”


也许是那样的直接与坦率触动了他吧?


裴珍映只觉得那瞬间从没有过动摇的心似乎微微动了下。


很奇妙的感觉。


“当然可以啊。”赖冠霖笑的特别灿烂,语气欢快。


裴珍映只能庆幸朴大佬现在人不在,不然该记下这转学生一笔了吧?


“那你呢?裴珍映?”突然,李大辉双眼亮晶晶的看向了他。


“我没意见。”裴珍映很是酷guy范的回答。


“裴珍映你就装吧!”赖冠霖毫不留情的拆他的台,又笑著对李大辉道: “你别瞧他现在这样,特会装了,我跟他刚认识那会也是这样,熟了什么玩笑都开得出来,就是一闷骚!”


“赖冠霖!”裴珍映特别恼羞的喊了他一声。


裴珍映真觉得赖冠霖自从跟朴志训那腹黑在一起后胆子也肥了不少,一好好单纯的人被带坏成什么样了?!


“噗。”李大辉一个没忍住,随即又不好意思的看向他:“抱歉哈,实在没忍住。”


“……没事。”裴珍映真觉得心累。


“那你们等下要去哪?”


“啊--志训哥!”


赖冠霖跟裴珍映互相对视一眼,同样在对方眼里瞧见了惊慌,都赶紧收拾起自己的东西。


“怎么?”李大辉只是不解的看著他们。


“我们要去找一个学长,你要来吗?”赖冠霖先收拾好了东西,於是本著与新朋友多认识认识的想法,对李大辉提出了邀请。


完了。


朴志训才不会高兴多出一个电灯泡,尤其他跟赖冠霖又注定迟到了--


裴珍映真特么想捂脸。


于是,等他们跟李大辉三人赶去社办时,就见人都走了,节奏强烈的音乐在偌大的空间里回响著,朴志训一个人在空荡荡的空间里练著舞,神情特别认真,有别于以往的漫不经心。


“志训哥!”赖冠霖率先出声叫道。


朴志训停下动作,朝他们这边看来,看见了最前头的赖冠霖,先是露出了一个笑容,接著似是注意到了李大辉,微微挑了挑眉。


他关掉了音乐,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朝他们走来:“来了啊。这位是?”他笑著看向李大辉。


裴珍映正想开口,却来不及了。


“喔--他是我们班新转来的,叫李大辉。是个很好的人呢!”赖冠霖笑容灿烂的介绍道。


完了。


裴珍映又特么想捂脸了。


“喔?”朴志训眯了眯桃花眼,仔细的打量了李大辉,然后勾起魅力满等的微笑: “你好啊,我是高二的朴志训。”


“学长你好,我是刚转来的李大辉。”李大辉活力满满的回以一笑,开朗的自我介绍。


两种不同风情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冲突。


朴志训却是不为所动,仍旧挂著完美无缺的笑:“是吗?很高兴认识你。”


“呃……大家应该都饿了吧!不如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裴珍映不等李大辉再回应,急忙出声打圆场。


一无所觉的赖冠霖也跟著附和。


于是,在诡异的氛围下吃完艰难的一顿饭,终于准备各自回家,老样子朴志训跟赖冠霖一道走,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嘛--


“……你跟我同路?”


与那两人分别后,裴珍映以为李大辉也朝别的方向的走了,便也没注意他那边迳自朝自己家方向走。


走了几步才觉得怪怪的,视线一转,李大辉就在自己旁边呢,还笑咪咪的看著自己。


于是忍不住出声了。


“对啊。是不是很巧?”李大辉脸上的笑扩大了。


“嗯……大概吧。”裴珍映别过脸去。


至于原因嘛……他被那笑击中心脏了,非常有抢救必要。


只记得在那瞬间除了好可爱什么想法都没有。


他一定是魔怔了。一定是。


“怎么不说话了?”这时,李大辉的声音又从身旁传来。


“是讨厌我了吗?我没有说谎呀,我家真的是这个方向……”


听到李大辉变委屈的声音,裴珍映这才慌忙转过头,有些不知所措的用手挠了挠脸:“没事啦……我没有讨厌你,真的。”


好可爱、好羞涩。


那时看著那样的裴珍映,李大辉心里就像是有无数朵烟花炸开,那般的热烈欢喜又激动。


他其实没有表面上那样的无害,对于很多东西他都是有自己的打算的,在人际这方面也是,恰到好处是他的准则,但从看见裴珍映跟赖冠霖他就觉得他们很特别,让他忍不住想去亲近他们——尤其是裴珍映。


而刚才跟朴志训的短暂交锋里,他能清楚知道,他跟朴志训其实很像。


但也仅仅只是很像罢了,他跟朴志训最不一样的地方大概就在于表达对一个人的喜欢这方面。


从刚刚的观察来看,朴志训跟赖冠霖的关系应该不一般,表达情感的方式不会太内敛,就是……让他有一种想要向全世界宣示主权的那种感觉?不得不说的是,他的一举一动都让人无法忽视,表达感情的方式也就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强势。


是那种虽不显与外表,却无处不在的强势。


对于这点李大辉真心羡慕,但他实在做不来,也不知该怎么做。


他唯一能表达自己情感的方式大概就是死缠烂打,毫不掩饰自己对对方的喜爱。


喜欢一个人大方表达出来没什么不对的,曾经在国外生活过的经历让他有这样的认知。


从那次同路后,裴珍映就不知怎的与李大辉熟稔了起来,说的话变多了,就连神情都格外明朗。


一次,三人一起吃午餐时,赖冠霖手持著筷子、并在一起嘴巴含著,就这样盯著裴珍映。


“……怎么了?”


裴珍映被盯的一阵不自在,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珍映。”


“嗯?”


“你变了欸。”赖冠霖眨了眨眼。


“……想太多。”裴珍映做了个鬼脸给他。


“……”赖冠霖无言。


李大辉憋笑。


就在这时,赖冠霖身旁的位置有人坐下了--是朴志训。


“志训哥,你怎么会--”赖冠霖一脸不解。


通常朴志训都是跟班级里的朋友一起吃中餐的,今天却突然来他们这边,太奇怪了。


朴志训当然不会说是远远的看见他们气氛愉快心里一个不平衡就来了。


虽然经过这几天的观察,李大辉其实更亲近裴珍映,也可以明显看出他对裴珍映的意图,但不知是不是因为在国外生活过所以比较开放?时常对赖冠霖做出一些“过于亲密”的行为。


朴志训心里对于别人对赖冠霖的态度跟肢体接触是有一把很严格的尺在衡量的,牵手、拥抱、就连挽手,他一概认定只有他能对赖冠霖做,别人--不行。


就连裴珍映他也只能容忍到挽手而已。


而以上地雷,李大辉通通踩了个遍。


这也让朴志训脸上那总是完美无缺的笑常常有龟裂的迹象。


没有什么好说的,李大辉已经正式被他列入一级警戒对象。


“一时兴起罢了。”朴志训随口塘塞道,又似随意问道:“你们刚在聊什么?”


“喔……就、不觉得珍映最近变了吗?”赖冠霖寻求第二个支持者。


朴志训笑看了眼裴珍映,看的他寒毛直竖,然后才悠悠道:“确实呢。”


“我就说是吧。珍映你难道都没觉得?”得到认同,赖冠霖点了点头,随即又转向裴珍映。


“……我不知道。”裴珍映觉得无力。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呢!”就在这时,刚才旁观的李大辉笑咪咪的发表了意见。


“三对一,珍映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没了、没了!你们赢了……”


裴珍映有气无力的语气让几个人都笑了。




最近李大辉很高兴呢。


因为他跟裴珍映的互动是越来越良好了,这一发现也让他信心大增。


于是继续愉快的缠著裴珍映。


而另一方面,裴珍映则有些苦恼。


自己的变化不是没察觉,但是……克制不住啊。


看见李大辉就想微笑,只要听著他有活力的声音心情就会变得很好,有时候甚至会忍不住想捏捏他的脸或抱一抱他……对于这样的自己,裴珍映真心感到自己没救了。


他又不是赖冠霖,哪会不知道自己这样代表著什么?


只是,就是有些烦恼……李大辉的感觉是不是也跟他一样?


若是不是……


裴珍映还真不敢想。


毕竟李大辉对谁都是笑容满面的,也都相处的很好,裴珍映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跟他们似乎有些不同,有时候又会觉得自己跟他们沒兩样--真是快疯了。


思来想去,果然还是必须做点什么。


12月25日,众所皆知的圣诞节。


“冠霖啊,你圣诞节那天有什么打算?”


裴珍映实在是没有主意了,只能问问赖冠霖,看能得到点什么灵感。


“嗯、呃……”赖冠霖眼神飘忽,耳朵从里到外红了个遍。


“……”


得了,裴珍映知道自己失算了--怎么会想到要来问赖冠霖这种问题?答案想也知道啊……


毫无办法之下,他只能硬著头皮传了个讯息给李大辉。


--你圣诞节那天有空吗?


--有啊。你要约我出去吗^ ^?


裴珍映吓到了--真的要那么直接吗?


--嗯,对。


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指挠了挠脸,裴珍映真觉得难为情死了。


而另一边的李大辉嘛,一看见这讯息简直是心花怒放,整个人一蹦三尺高,兴奋的都合不拢嘴了。



在25号这天下起了飘飘细雪,寒风凛冽,大街上却仍到处都可以见到成双成对的身影。


购物广场中央有个大圣诞树,裴珍映便在那树旁等李大辉,整个人里里外外裹了厚厚几层衣服,外面罩了件米色大衣,围了個棕色围巾,两手插在大衣口袋里,脸一部分埋在围巾里。


踏踏踏的小跑步声传来,在裴珍映耳里不知为何显得格外清晰,心里一动,他微微抬眸--


只见那近日困扰著他心绪的人正灿笑著朝他跑来,还异常热烈的朝他这边挥了挥手,一身黑色长羽绒外套、围巾红的扎眼,在那一瞬间,那一黑一红似乎成了苍白的雪地里唯一的色彩,笑容映入眼里,烙在心里。


微微怔愣,不由恍了神。


直到猝不及防的感受到了拥抱的力度,并下意识伸手回抱对方,他才瞬间回过神,并且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像触了电一般立即收回手,还闹了个大红脸,有些别扭意味的别过脸去,并轻轻推了死活赖著他不肯松手的李大辉: “别这样……”


“裴珍映。”


“啊?”裴珍映被那隐含著认真的声音吓到,推搡的动作不由停住。


“我们在一起好不好?”他抱著他,下巴抵著他的肩,环抱著他的手紧了紧。


“我……”裴珍映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李大辉会那么直接,根本没做多少心理建设。


更何況在他的预想中……他才应该是那个告白的人才对= =。


“我很喜欢你……那你呢?你喜欢我吗?”


他能感受那人喷薄出来的阵阵热气打在他的颈侧,身子被紧紧锢著,还有那让他心情产生陣陣激荡的直白话语……一切都是如此真实。


微微闭了闭眼,他在心里深吸口气。


“如果我说是呢?”


轻的就如同那缓缓飘落的白羽一般,落在两人沉缓的吐息间,却又是显得如此清晰。


但李大辉仍然听的一清二楚。


“真的?”彷佛是怕他反悔一般,他放开了手,转而两手扶住裴珍映的脸,亮晶晶的眸子认真的注视著他的眼眸,“不能骗我喔--我当真了。”


“……嗯。”他微垂眼睑,两颊覆上薄薄的晕红。


可下一秒李大辉那笑的月牙般弯的眸子近在咫尺,两人气息交缠,呼哧呼哧的声音就这样隔在两人间,唇上温热的触感不似作伪--


裴珍映瞪大双眸,脸轰的红了。


后脑杓被人用手按住,李大辉加深了这个吻,啃吻著他的唇,接著舌……尝试探了进去。


裴珍映惊的跟什么一样,一个手忙脚乱就把正投入其中的李大辉推开了。


“你、你做什么……这里是公众场合!”脸红的跟什么似的,裴珍映的眸子水辘辘的,里头含著羞恼就这样看著他。


好可爱。


李大辉觉得心髒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你不也不讨厌吗?” 他觉得很委屈。


“我——” 裴珍映气结。


“好了,别生气了嘛!大不了我下次不在大家面前亲了……”


李大辉觉得自己做出了很大的让步了,他喜欢裴珍映,对他的喜爱多到无法用言语形容,他会忍不住想在公众场合对他又亲又抱,全都是因为对他的喜欢,现在要他克制这样汹涌的情感,对于他而言是有难度的。


听了他这话,裴珍映脸色才有所好转。


“那我们走吧!”说着,他挽住他的手,朝夜空下灯火闪烁的街道走去。


“嗯。”裴珍映不自觉地上扬了嘴角。


两人紧紧相依的身影逐渐融入一片旖旎灯火中。


*


“恭喜啊。”


走在去学校的路上,裴珍映的肩忽然被人拍了下,微微侧头,映入眼中的是朴志训那笑眯眯的脸,然后他笑着讲了这么句没头没尾的话。


见裴珍映满头问号的看着他,朴志训的桃花眼中显出了几分促狭来, “我昨天都看到啰。”


裴珍映脑子还没转过来,脸就先红了。


“你、你怎么看到的?” 他不是应该跟赖冠霖你浓我浓的一起过节吗?


“嗯……这个嘛,陪冠霖买东西时?” 朴志训脸上那一脸了然的笑让他想就地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啊啊啊——李大辉,都是你害的!


“阿愀——”


才刚出门的李大辉毫无预警的打了个喷涕。


嘿嘿,一定是珍映在想他了!


会错意的李大辉美滋滋的想着。


——阳光明媚,今天注定又会是个吵吵闹闹的一天。

评论
热度(111)
  1. mymy紫伊 转载了此文字

© 金三喵 | Powered by LOFTER